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超级大乐透走势图2元网

太 原 道 >> 山西民俗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二月二那些事

  剃頭

                                  安淑媛

    農歷二月初二在老輩人心里是個重要日子,全國各地各有各的風俗。太原人的風俗是“二月二,龍抬頭”,一定要剃剃頭。

    記得小時候,我經常看見剃頭挑子從街上走過。剃頭師傅多半是山西長治人,他們肩上挑著挑子,手里拿著“喚頭”,一邊走,一邊擦響“喚頭”。那金屬擦出的聲音很響亮,老遠都聽得見,根本用不著吆喝。有人要剃頭,師傅就放下挑子,摘下扁擔,挑子的一頭是凳子,讓顧客坐下,挑子的另一頭是火爐和又黃又亮的銅盆。坐好熱水泡上毛巾,拿出能折疊的剃刀,三下五除二,一個锃光瓦亮的光頭就剃好了。

    我大舅屬龍,很早就在兵工廠(后來叫“二四七”)上班,是位手藝高超的八級鉗工,他一年四季都剃著光頭。每年的二月二,他都結記著去剃頭,剃完頭回到家里,大舅一邊摸著光光的頭一邊滿意地自言自語:“嗯,今年抬頭了。”

    隨著時光流逝,時代變遷,街面上大大小小的理發店取代了走街串巷的剃頭挑子,男性的大人小孩都留著時髦的分頭,很少有人剃光頭了。但是到了農歷二月二,這些理發店同樣格外忙碌,因為人們依然按照老習慣來理發。“龍抬頭”嘛,不是迷信,圖的是一份好心情。

 

                                  郝妙海

    打記事起,村中就有舞龍燈的習俗。

    上世紀50年代,每年的年祖下(除夕),村內參與舞龍的后生們,便會在村內風水先生的指引下,按金木水火土五行的說法,擇定東西南北的龍行方向,敲鑼打鼓出村去某地供奉一番,名曰“接龍”。“接龍”以后,舞龍隊伍便從村東觀音廟上將龍燈取出。由于“龍”已附到龍燈身上,整個過程村民們都十分虔誠,小心翼翼,一絲不茍。

    那時候,由于村內其他娛樂活動極少,因而,一個正月間,一條龍燈便舞紅了一個村。

    俗話說:“二月二,龍抬頭。”正月里的舞龍,鬧紅火的意味要濃些,當這條龍一直舞到二月二,又形成一個高潮時,更多的就是民俗的味道。龍在中國人心目中是和風化雨的主宰。農歷二月二正是驚蟄前后,大地回春,萬物萌生。風調雨順才有豐稔之年,因而這時的舞龍便有了祈盼風調雨順的意味。同時更為有趣的是,在我們的家鄉,還有一個“拔蠟”的習俗。相傳,龍生九子,各有所長,因而,家鄉的百姓便相信借來龍種,即可多子多孫,香火旺盛。于是,有家中缺子的人家,在二月二村中舞龍時,便會與領頭人約定,進行“拔蠟”儀式。當龍燈舞到這一家時,院里院外燈火通明,全家鳴放鞭炮,迎接龍的到來。這時鑼鼓家什敲得格外有勁兒,龍在院內舞上一個回合后,在龍珠的引領下,龍燈便向這家的臥室游去。進家后,龍頭要在他家的炕上小酣一下。這時,男主人便將龍口內所含龍珠中點的那支蠟燭小心地拔下來,恭恭敬敬地供在家中,任其自然燃盡。

    說來有趣,小時候,還真有那么幾戶人家,在“拔蠟”后的當年或第二年生下了兒子。生了兒子自是對龍感恩不盡,這時就要還愿了。即在下一個舞龍季節到來時,買一匹白布,重繪一條新龍,謂之“換龍皮”。而換下來的舊龍皮,也會被村民們珍貴地分割回家,給家中的小男孩縫個肚兜戴起來。以驅除災病,護佑孩子健康成長。

    二月二午夜,舞龍完畢。村民們會鼓樂喧天到接龍的原地再次供奉一番,名曰“送龍”。一年的舞龍便正式結束了。

 

炒“虼蚤”

                                 

    在我老家,有個不成文的習俗,每到農歷二月二這天,家家戶戶都要炒“虼蚤”。說是炒虼蚤,實則是炒黃豆和玉米。

    在過去,人們身上總愛生虱子和虼蚤。當過罷正月,趕在二月二

    這天,人們頭天晚上就張羅著炒黃豆和玉米了。平日里捉到了虱子和虼蚤后,都習慣用大姆指甲狠狠一擠。而炒黃豆和玉米那畢畢剝剝的聲音,正如平日里人們擠虱子和虼蚤發出的聲音一樣使人解恨。只是玉米在炒的過程中容易“爆花”,聲音特別大;黃豆相對來說聲音較小。于是,家鄉人就把黃豆視為虱子,把玉米視為虼蚤。每到農歷二月二的頭天晚上,一大家人就點著煤油燈,聚集在廚房里炒“虼蚤”了。

    每年都是父親燒火,母親站在灶臺邊炒,我和妹妹就都掙搶著拉風箱。而且炒的過程全家人還要邊炒嘴里邊念叨。當我和妹妹、父親三人發問:“你炒啥哩?”這時母親就會樂呵呵地回應:“我炒虱子虼蚤哩!”“炒死沒?”“炒死啦。”隨著鍋內黃豆和玉米發出的畢剝聲越頻繁越清脆,我們的口號也隨之越高漲越響亮。這時全家大小每個人的臉上都像初春的迎春花一樣紛紛綻放,好不快活。

    每每此刻,我和妹妹可高興了,一會兒來幫母親翻鍋鏟,一會又去幫父親拉風箱。這時母親是最忙碌的,手里的鍋鏟不停地在鍋內翻攪,嘴里還要不停回應,生怕一不小心炒糊了。有時猛不防鍋內的玉米一連串爆發,伴隨著“啪啪啪”的聲音,像是放鞭炮一樣甚至蹦到鍋外。

    怕滾燙的爆米花會傷及人,母親就趕緊抓起鍋蓋來抵擋。每炒到緊要關頭,只見母親一手握鏟,一手執鍋蓋,半側著身子,一探身一弓背,時而蓋鍋,時而翻攪,可謂是口手并用。其情形完全不啻于一名雜技演員。常常回應我們的話還沒說完,就又叮囑:“別拉風箱了,別拉風箱了,當心糊了。”時常連額頭的汗也顧不上擦一把。

    當滿屋子氤氳著炒黃豆和爆米花的清香時,我和妹妹早已饞得直流口水了。不待滾燙的炒黃豆和爆米花出鍋,我和妹妹就迫不及待地和大人們圍坐在一起,顧不得滾燙就開始大快朵頤起來。

    光陰荏苒,現今,家鄉的人們身上很難再見到有虱子和虼蚤的蹤影了,可農歷二月二炒“虼蚤”的習俗還依稀存在。

 

炒糖豆

                                 李洪敏

    我想對于小孩子來說,過節時能夠留下印象最深的莫過于是吃的東西了。兒時的我,要盼的除了元宵節的面燈,接下來就該是二月二的糖豆了。

    二月二,龍抬頭。元宵節時放到糧囤里的龍燈,這時就可以拿出來吃了。可惜經過半個月的擱置,它早已風干得嚼不動了。我最多是好奇地把龍燈把玩一會兒,早沒有吃它的欲望了。我要盼的是母親炒的糖豆子,噴香噴香的。

    每年二月二的頭天晚上,吃過晚飯后,忙碌一天的母親就會把提前挑選好的花生放到鍋里炒熟,然后涼透。等母親做好糖豆的時候,往往是大半夜了,我們小孩子是熬不到的。二月二那天,一睜眼,就麻利地穿好衣服,找糖豆吃了。一邊吃著糖豆,一邊站在院子里看著母親端著簸箕用里面的草木灰畫一個糧囤,中間放上五谷雜糧,美其名曰圍倉。據說圍倉可以預示今年糧食大豐收,傳達了人們盼望有一個好收成的愿望。畫完糧囤,母親再用草木灰圍著宅子的墻根撒一圈,一邊撒,一邊念叨:“一把灰,兩把灰,蝎子蚰蜒死到堆。”傳說這樣小孩子在墻根玩耍,就是有這些害蟲,也不會傷著孩子了。

    看著母親做完這些有趣的事后,我們兄妹就懷揣著自己分得的那份糖豆,高高興興上學去了。去了學校,好朋友的糖豆都放到一起品嘗,然后評出誰家的最好吃。好的糖豆,不僅味好,色好,而且還要呈整塊且結實。母親炒得總是略勝一籌。

    長大后,我向母親討教炒糖豆的妙招。母親說,炒糖豆的好壞關鍵在于把握熬糖的火候。糖熬得太輕,做出來的糖豆不僅發粘,而且不能成型;熬得太重,不僅色黑,而且味苦,不好吃。那么如何拿捏好熬糖的火候呢?母親又說,熬糖之前,先找好一個飯碗,里面盛上涼水。等鍋里的糖熬到一定時候,就用筷子蘸一下糖水,讓它快速地滴到碗里。如果糖水在碗里立即成一個點狀,說明熬得正好,此時把炒好的花生放進去攪拌均勻,然后把它們倒出來,攤平,涼透,再切割,就是上等的糖豆了。照著母親說的這個方法,這些年,我從來沒有把糖熬糊過,且恰到火候。捎到單位里,同事們都夸我的手藝好。

 

搬棗山

                                   姚潤生

    在清徐縣的農村,二月二這天的早晨,各家的主婦要給供奉的財神爺、灶王爺、天地爺、土地爺諸神燒香。然而,對于土地爺更是虔誠有加,燒香前,要把陶塑的土地爺從神龕里請岀來,擦拭干凈,然后,再安放到打掃干凈的神龕里。中午燒香時還要擺上些供品。晚上,還要在神龕前點兩盞小油燈。傳說二月二也是土地爺的生日。土地爺掌管著人們賴以生存的土地,人們祈盼風調雨順,五谷豐登,過上好日子,當然要對土地爺另眼看待了。

    早晨燒點的香燃盡后,上香的婆姨要把除夕夜供奉在各神位前及各門楣上的棗山(鑲嵌紅棗的花饃)收集起來,我們這里叫搬棗山,因為有個“山”字,所以必須使勁兒“搬”,才能移動地方。面對這些落滿灰塵、又干又硬的棗山,農村人是絕對不會扔掉的。把這些干硬的棗山,泡在水中,洗去塵埃,再放入籠屜內蒸軟,就是一頓可口的午餐。在清徐農村,二月二的中午飯,大多吃面條或餃子。然而有屬龍或小龍()人的家庭,油糕是一定要吃的,是為了在二月二這一天討個吉利,祈求吉星高照、步步登高!

    二月二這一天,在清徐有剃頭、理發的習俗。在我們鄉下,多數婆姨們會剃頭的手藝。男人的長發,在熱水中泡洗一陣,隨著剃頭刀的移動,頭發徐徐落下,不一會兒工夫,即可剃好。剃胡須的難度要大得多,往往會拉個血口子,要特別小心行事。男孩子也要在這天理發。男孩子的前額上,留著手掌大的一片長發,叫馬鬃;腦后發際上方,有一小縷頭發很長,梳著細辮,人們叫“老漢辮”,意寓著可以長壽。剃了頭的孩子們見了面時,要盡力拍打對方的光頭,互相追逐嬉戲,一邊還振振有詞地說:“剃了新頭打三摑,不打三摑起圪垯。”孩子們的趣鬧,給人們增添了歡樂。

 

父母為我做春餅

                                  張素蓮

    因為一直在城市生活,我一向不太關心農歷節氣,但有一年的二月二卻使我永遠難忘。

    那時候,我擔任一個部門經理。一天,我剛進單位,就見職工劉姐在發表議論:“今天是二月二,龍抬頭,咱們這兒有四條龍要抬頭了。”大家奇怪,劉姐解釋說:“咱們單位不但有四人屬龍,而且還都是同一年生的。”我仔細一想,還確實是,我和劉姐就是屬龍的。劉姐看我點頭,就提議,“咱們排排隊,看哪條龍最大?”我隨口說:“我是3月。”其他人有5月的,有10月的,劉姐是11月的。她說:“頭兒,你的生日最大,要不然你怎么就能當頭呢?不過,你是一條忙龍。”我來了興趣,問:“何以見得?”劉姐說:“你看啊,你的生日是陰歷的二月,就是龍抬頭的這幾天。傳說,冬眠的龍被春雷驚醒,抬頭飛騰升天,行云布雨,迎接春天的到來,那整天飛來飛去的,還不是忙龍嗎?你們說對不對?”大家哄笑起來,我也被她的這一番議論逗笑了,就又追問,“那你們呢?”劉姐說,其他兩條龍按生日講,不會太忙。“那么你呢?”大家紛紛追問。劉姐得意地說:“我嘛,是11月的龍,莊稼收了,雨水也少了,秋高氣爽的日子,我就優哉游哉地旅游去了,所以,我是最悠閑的龍。”劉姐又說:“二月二吃什么?”“吃春餅!”大家一齊喊,劉姐說:“還要卷上各種菜,這才叫二月二的吃法,記住,今天回去吃春餅。”

    劉姐的話讓我有所觸動,我確實是忙碌一生。母親去世早,我要照顧兩個弟弟;婚后,婆婆有病,孩子小,我忙得兩頭打轉;管理一個基層企業,更是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每天有很多事情要考慮。下班回家后,累得渾身發軟。我苦笑了,人到中年忙啊!哪有時間去做春餅呢?

    中午回到家,桌子上擺著肉絲炒豆芽、拌菠菜粉絲,還有一盆散發著炸花椒香味飄著蔥花的湯,我奇怪了,到廚房一看,繼母正在火上攤春餅,用麻線刷子蘸上稀稀的面糊,在餅鐺里一刷,就很快揭下來,繼母刷,父親揭,很快,就攤好了一摞春餅。原來他們知道我顧不上做飯,特地帶著準備好的半成品來給我們做,讓我們一家能在二月二吃上可口的應時飯菜。望著父母的滿頭華發,我的眼睛濕潤了。

 

與春餅有關的日子

                                  陳士琴

    上世紀60年代后期,我已經是一個“老”插隊生了。在農村幾年實實在在的摸爬滾打,在與

    老鄉們親密無間的朝夕相

    處中,我慢慢成長起來,

    也結交了很多待我如同親人的好鄉親。

    這一年的正月十五剛過,我便興致勃勃地上了山。我是村里的第一個手扶拖拉機手,再過幾天就是農歷二月二,紅紅火火的年節就要結束了,大伙又該忙著春耕前的準備工作了。

    一天,我和徒弟開著拖拉機剛下地回來,裹著一雙半大小腳的張大娘顫顫巍巍地來到了大隊院里:“閨女,跟我回家去!”

    “甚事呢?”“走哇!”做事干脆利落的大娘,不由分說地拉起還沒有洗涮干凈的我就往她家走。

    一進了大娘那個簡陋的小院,我就聞到一股香噴噴的味道。“傻閨女,今天是二月二,人家講究要吃春餅,我不會做,也沒有啥好吃的,就吃點我給你做的雜面菜餅子哇!”一句樸實又親切的話說得我心里暖暖的。勞動了一天的我,也確實很餓,就不客氣狼吞虎咽地就著黃豆小米稀飯吃了起來。其實,我對大娘也沒有做什么,只不過前幾年挑燈夜戰為她寫過家史。只顧埋頭吃的我當時不理會,后來就有些后悔了:大娘的家境我是知道的,這幾個菜餅子,肯定吃掉了她好幾天的口糧!

    時間過得好快,我已經是花甲之年了。又一個二月二來了,外甥女叫我到她家吃春餅。只見她左手掌著那個不太大的鐵餅鐺,右手拿著一個面團,麻利地在鍋里來回一抹,一張比手掌大點的春餅就成型了。薄薄的春餅熟得很快,一眨眼工夫,她就把做好的春餅放到一個冒著熱氣的蒸鍋里。外甥女卷春餅的菜也準備了好幾種:翠綠色的菠菜和韭菜段、金黃色的雞蛋絲、嫩嫩的綠豆芽等。我看見她做得那么好,就趕緊請教。“主要是和面的竅門,面要和得筋道有力。”外甥女回答我。回到家,我迫不及待地照著干了起來:哎呀,這張餅太厚了,那張餅又沒有成功。最后還是沒有把做春餅的本事學到家。

    轉眼進入了新世紀,迎澤橋東的一條小街上有家飯店新開張,主打竟然是春餅,正逢二月二,好友邀請我們一家前去品嘗。古色古香的裝修,小巧精致的餐具,卷春餅的各種菜肴更是五花八門,葷的、素的不下二十種。在年節最后的鞭炮聲中,我們喝著熱乎乎的玉米粥,點了滿滿當當一大桌小盤小盤的菜,吃著那韌性十足、挺有嚼頭的一張張春餅……

    這一次,我們吃的不僅僅是春餅,還享受了它給我們帶來的記憶。

 

我家節日餐

                                 李汝驃

    二月二的食俗大多與龍有關。據老人們講,這天吃水餃叫吃“龍耳”,吃春餅叫吃“龍鱗”,吃面條(或粉條、粉絲)叫吃“龍須”,吃米飯叫吃“龍子”,吃餛飩(元宵)叫吃“龍眼”。中國人過節是很講究吃的,久而久之,便形成了一種獨特的飲食文化,一道經久不衰的“節日大餐”。

    有一年二月二的前夕,在北京出差的大兒子打回電話,說明天就是二月二,他要去全聚德買一只新鮮的烤鴨,立刻乘飛機回太原,讓我們準備好春餅和配菜。我馬上翻出退休以來積攢的菜譜卡片,一張是“自制春餅”,另一張是“豆嘴炒粉條”。我先制春餅。先將面粉一分為二,分別用冷水和溫水和起,再把兩部分揉在一起。做成劑子后,一半刷上油,撒上干面粉,每兩個劑子摞在一起(有油的和沒刷油的)搟成薄餅放入平鍋烙熟。然后又做“豆嘴炒粉條”。“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現在就等著烤鴨了。

    兒子回來了,一家人圍坐在一起就著烤鴨,蘸著甜面醬,還有蔥絲、素菜,一大摞春餅連同從北京帶回來的全聚德小薄餅都吃完了。

    飯后,我帶孫子們去理發,他們理完了,我這個“智慧廣場”頭型的爺爺也在光頭的邊緣剃了一圈,就圖個“鴻運當頭”。我心中默念:“二月二,龍抬頭,國運昌盛、風調雨順、農

    業豐收、家和萬事興。”

 

娘為我理發

                                 彭慶東

    農歷二月初二這一天,大人、孩子都要剃頭理發,意思是剃龍頭,以顯尊貴、圖吉利。而每到這一天,兒時娘為我理發的情景便浮現在眼前。

    那時,父親所在的單位每月發放一張理發票、一張洗澡票,可以在國營理發店通用。但我們家人口多,兩張理發洗澡票還想變現補貼家用。為了能省則省,也是一個二月二的日子,樸實能干的娘買了一把上海產的理發推子,做起了長遠的節省。她像抓小豬一樣按住我們兄弟三個的腦袋試著推剪。因為我是老大,娘先拿我的腦袋當試驗田。那把锃亮的理發推子一到娘的手里說什么都不好使喚,我又是一個不長俊的孩子,偏好護頭,總覺得那推子在我后腦勺上薅一下,下拽一下,生拉硬扯似的。娘才不管我連哭帶鬧的不讓剪,和我別上了勁兒,她深一下淺一下地揮動著手里的推子,被我鬧騰出了一身汗,我也撲騰扭扯出一身汗。終于剪完了,娘后退幾步打量起我的腦袋。我瞅見她皺了一下眉頭。原來,我的腦袋在娘親手里變成了一塊凹凸不平的自留地。“再找找就平了。”不知娘是安慰自己還是在哄騙我。她再次拿起推子摁住我的腦袋,努力把高的地方剪平,去救活那些短的地方。被她這么一加工,原先高的地方竟露出了白花花的頭皮,可原來低的地方又豎茬茬地高出來。娘尋思了一會兒,下定決心地說:“娃子,再來兩下就平了。”結果,我的腦袋就變成了一片光禿禿的寸草不長的平地。當我如釋重負地抬起頭對著鏡子一照,“哇”的一聲扎進了墻角的被窩垛里。娘生氣地大聲喊道:“頭發茬子都蹭進鋪蓋里了,黑夜咋睡覺呀?”娘一伸手把我拽到地下,我就勢滾到地上使勁兒地蹬著雙腳放聲大哭起來……理解不了娘親辛苦的我,兩天沒有出門。

    如今的二月二,娘已走了。可我一輩子也沒給娘理過一次發,甚至洗過一次頭。“子欲養而親不待”,我也只能以愧對之心告慰娘的在天之靈。

 

“布袋”情

                                 宋殿儒

    每年二月二龍抬頭的節日里,總有一個女人給我提及有關“二月二蒸麥面布袋”的事兒。過去她是提前給我打電報寫信,現在她是給我發短信,內容很簡單,就一個內容:“……你那半截麥面布袋真是香甜……”

    我知道是她,是童年時在老家一塊兒讀書的一個女同桌。那時她頭上扎兩個小羊角辮兒,紅紅的蘋果臉蛋兒上長著一對會說話的大眼睛,非常惹人喜愛。她是從外地來姑姑家上學的。三年級時老師安排我們同桌。

    豫西老家二月二是個真正春天的界限日。老人們說,萬物是從這一天開始復蘇的,枯黃一冬的小草百花這一天要醒來,那些蟲蟲鳥鳥的也要在這一天醒來……每到二月二這天,家家戶戶都要蒸麥面“布袋”。這是用小麥面包著紅小豆餡搓成“布袋”后蒸成的一種饃,是為了預示年里豐收。“金布袋,銀布袋,二月家家蒸布袋;布袋滿,布袋流,一年四季不發愁。”這是家鄉人吃“布袋”時念叨的歌兒。那會兒家家戶戶都缺糧,人們的最大愿望是豐收有糧不餓肚子。所以二月二這天無論家里有沒有麥面,有沒有糧食下鍋都要設法蒸些“布袋”來。那時我家里很窮,到二月二那天,媽媽跑到娘家才借了一碗麥面。爾后就攪了些白玉米面,蒸了一篦子白“布袋”和一篦子黑“布袋”(黑“布袋”是用紅薯面蒸成的)。

    二月二那天,放了學回家,媽媽就把兩根白面“布袋”放到我的肩上。媽媽說,先不要吃,要扛著“布袋”在家里糧囤跟前走三個來回后再吃。媽說這是必須的,是祈求上天神們保障糧食豐收,有吃不完的白饅頭,有喝不完的白面條,穿不完的新衣裳……我做完這一切后,媽媽就說那兩根大白“布袋”就歸我了。我先是狼吞虎咽地吃了一根,第二根就沒舍得吃了。第二天,我把它帶到了學校。上過一節課后,我就悄悄地躲到太陽地一點點地掰著吃那根白面“布袋”。就在我享受布袋甜香的時候,一抬頭發現了女同桌那雙會說話的大眼睛。“莫非她沒吃上麥面‘布袋’?”在家鄉,二月二吃不上麥面“布袋”是一件很不幸的事,預示著他們今年缺糧少吃。我開始并不理會她,只管自己一點點地享受麥面布袋,可當我第二次再看到她時,我的心就動了一下。因為她那雙好看的眼睛在流淚……我的心軟了,雖然有點不舍得,但我還是掰了半截麥面“布袋”硬塞到她手里了。我知道她姑姑家是地主,家里早就吃上紅薯和野菜了。下課后她就悄悄地躲到一邊把麥面“布袋”吃了。打那后,我倆桌面上的“三八線”消失了。到五年級時,她遠在省外的媽媽把她接走了,臨走時她在我的書里夾了個小紙條,紙條上寫了一句話:“你那半截麥面‘布袋’真香甜……我會永遠記著。”

    現在大家都不缺吃喝了,而她仍然對我說那句話。她是在永遠地感激著我,感激著那個時代的苦給我們真摯的友情。

本文來源:太原晚報;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ctyu.icu ( 2013年06月24日 )

太 原 道 >> 山西民俗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民俗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民俗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 宁夏11选五开奖号 极速北京pk赛车开结果 南粵36选7开奖结果 极速时时是私人的 分分彩后二组杀2码技巧 11选5安徽走势 福彩3d黑彩倍率 pk赛车规律公式 一分钟开奖的彩票是正规的么 足球竞彩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