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超级大乐透走势图2元网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資源、貧窮與礦難:山西的困局和未來

  通過大同煤礦集團新總部建設工地的公路邊,矗立著一棟棟密布風霜的老房子,曾經恢弘的建筑如今成為穿堂風肆意游蕩的天堂。本來遠離城市工業體系的移民們,將過去幾十年的悲情與困頓銘刻在擁擠不堪的街道上。

  把他們帶到這里來的,不僅僅是幾公里之外的煤礦、機器和生產模式,更是一套價值觀念和一種經濟模式。

  至今仍然不敢讓自己真名出現在報紙上的王正興,每天面對的都是這樣的生活。他試圖改變,但發現無從著手,他渴望突圍,但發現除了煤炭自己缺少立足的支點。

  他將自己的困惑融會于一本小冊子上。因為觀點尖銳的緣故,這個冊子只能在煤礦系統內私下流傳。在這個用半月寫成的、名為《山西困局》的冊子里,王正興希望山西能夠從一個“弱國家對強社會”的狀態過渡到“強國家對強社會”的理想狀態。

  他確信,山西已經從一個依靠政府調控進行變革的時代過渡到利用勇氣在技術層面重構秩序的時代。

  形成這個觀點,王正興說用了自己十年時間。

  “地上服務地下”之困

  在地球上似乎再也找不到與山西相像的省份。這個龐大的經濟體依賴黃河而立,因為它的母體是著名的山西煤田,所以被稱為資源型省份。

  但它最大的敵人也是煤炭,因為煤田總有衰竭的時候。

  學者張蓮蓮說,20多年來,山西依托煤炭資源優勢,采取非均衡發展戰略,使山西成為全國最大的煤炭生產基地。數據說,該省累計煤炭外調量為50億噸左右(1979-2003年),晉煤外調量占到全國同期省際間調運量的80%左右。

  然而,隨著山西能源生產規模逐步提升,區域經濟實力在全國的位次卻逐年下降,此結果出人意料。

  據資料顯示,從1978年到1998年的21年中,山西的綜合經濟實力由全國第16位一路下滑到第26位,平均兩年落后一位。更為突出的是,這里的城鎮居民收入長期滯后,1980年排位第23,1998年排到第29.1999年,2000年則連續2年全國倒數第一。即使在2002年山西經濟奇跡般地出現“拐點”,但也僅排在全國第27位。

  她認為,山西能源企業生產過程中的不經濟性導致價值外逸,是引發上述結果的重要因素。價值流失隨能源產品輸出同步,是主要原因。

  于是有學者說,如果沒有煤炭,山西可以活得更好。告別天生的資本,山西或許會有更多的活法,就像其他沒有資源的省份一樣可以成為經濟重心一樣,畢竟晉商的輝煌告訴世人,山西人從不缺少經濟的基因。

  但這個假設從來就沒有成立過。因煤而生就是山西的宿命。

  一個公認的觀點是,山西立省的根本就是“地上服務地下”,即省份的功能定位必須服從于煤田的生產建設。

  直到今天,煤炭仍然是山西省的命脈。作為山西最大的支柱產業,煤炭工業的起伏與山西經濟基本上呈現同向波動態勢。煤炭工業增加值占全省工業總量的比重,最低年為27%,最高年為36%。再加上與煤緊密相關的煤炭轉化和高耗能工業,煤在山西經濟中的分量顯而易見。但是,單一的煤農二元經濟結構不可能支撐一個省份的持續發展,煤枯城衰的命運最終將不可避免。

  于是從1990年代起,關于山西的發展方向問題,就一直存在爭論。在不確定的環境中向前推進,山西從來沒有轉型的勇氣和動力。

  有一種觀點在山西廣為流傳:山西今日的貧窮源自多年來向國家做了太多無私的奉獻。從數據上看,山西煤炭儲量在2000億噸,全省118個縣中94個地下有煤,共有大小煤礦4760多個,其中鄉鎮煤礦3771個。2002年全省共產煤近4億噸,占全國的30%;外調量2.7億噸,占省際煤炭外調總量的70%;出口4330萬噸,占全國煤炭出口的50%。無論從哪個方面講,山西煤炭都可以說在中國能源市場上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但資源大省帶來的不全都是榮耀。從上到下幾十年來國家給山西的定義都是“能源基地”。潛臺詞是,全省所有的項目投資都向能源傾斜,其他的甚至可以忽略。由于煤炭工業的單一發展,給山西經濟發展帶來多方面的隱患,特別是造成產業結構的嚴重失調。如該省輕重工業的產值比,1980年時僅為28.7:71.3,而到2001年這一比例卻進一步發展到15.26:84.74.

  這被視為一種犧牲:在滿足了國家的需求后,山西發現自己所有的產業都和煤緊密相關,甚至說山西省就是煤炭的配套項目也不為過。因為自身經濟結構的畸形,山西長期低價輸出能源產品,又只能高價買進消費品(輕紡工業消費品60%以上需要從外省調入),使山西蒙受了嚴重的雙向價值流失。

  數據統計,僅1980到1988年9年間流失金額就達654億元,年均流失72億元以上。而能源基地20年損耗價值僅考慮經濟損耗、環境損耗兩項,年均損耗價值量為156.9225億元,損耗總價值量為3138.45億元,相當于1949-2000年山西預算內財政收入總合1371.069億元的2.29倍。

  問題的癥結在于,總有一天,煤炭的資源將會耗盡。那曾經榮耀的城市,留下來的將是一群不知如何轉業的技工和被龐大的礦業社會榨取一百多年而幾近荒廢的土地。

  正如王正興在他的小冊子里面提到的,榮耀過后,山西只能坐以待斃。

  田成平的邏輯

  1999年,山西的人均收入排在了全國最后一位。在這一年的6月,田成平由青海省省委書記調任山西省省委書記。

  當地媒體說,在最初到任的4個月時間里,田成平走遍山西119個縣,并到工廠,到企業做深入的調查研究,試圖尋找山西經濟發展的突破口究竟是什么。最后形成一致的共識:山西一定要進行結構性的調整,經濟發展才會有出路。

  也就是在這一年的十月。山西省新任班子在運城地區召開了“調整產業結構”(簡稱調產)的大會。現在看來,選擇在運城啟動這場足以改變山西命運的革新充滿了暗示的意味——這個城市是不產煤炭但卻是山西經濟發展最快的。

  當地學界認為,與此前山西黨政官員不同,田成平對山西的經濟秩序心懷敬畏,但田認為,山西過于依賴煤炭的能量——雖然現在能源形勢嚴重緊張,但資源總有吃空的一天,瞻望未來百年,“能源大省”危機四伏,政府必須把“無為”與“有為”結合起來,必須把民間創新和政府創新結合起來,加快山西傳統產業格局轉型,幫助山西的“能源企業”變成“能源豪門”并放置于全省經濟模式轉型過程中,惟此才能保持并發展自己的競爭力。

  正如王正興在冊子內所寫,這位信奉“功成不必在我”哲學的省委書記,與他的下屬們共同推動了山西的“強勢政府”運動——他們希望山西從一個“弱國家對強社會”的狀態過渡到“強國家對強社會”的理想狀態。

  他們確信,山西已經從一個依靠政府行政調控進行變革的時代過渡到利用勇氣在技術層面重構秩序的時代,所以,“調產”成為田成平實現施政目標的重要手段。

  因而,與以往不同,此次調產突出了市場的味道,改變了過去從產業比重硬調的做法,提出了以“潛力產品”為切入點的新思路。所謂潛力產品,即:大,規模可以做大,能夠取得規模效益;強,市場競爭力強;好,效益好;少,數量少,不鋪攤子,不重復建設,全省只要有這么三五十家,每家能搞到30億的效益,全省就是1000多億。

  此后3年多時間里,山西省共選擇150個潛力產品項目,拿出10個億進行投入和貼息,并以四兩撥千斤的手法,帶動社會和銀行資金100億。而與此同時,由大同煤炭集團和山西焦煤集團為突破口的山西省煤炭資源整合大幕開啟。

  一個學者作出定義:政府思路是“傳統產業新型化,接替產業規模化”。

  然而,被動的改變從來不會擁有革命的容光。充其量這就是一次突圍。難以回避的現實是,這樣的轉變充滿著悲壯的意味。

  張蓮蓮的一份報告指出,目前山西省煤炭工業的固定資產原值比重為36.8%,職工比重為25.7%,工業增加值比重為37%,利稅比重為37.4%,如果再加上各項預算外的收入,全省可用財力的50%來自煤炭行業——在一個因煤而生的省份里,削弱煤炭對經濟的干預無異于“在雷區中蹣跚前行”。

  正如一位接近田成平的人士所言,在這個環節中,“做什么”要讓位為“為什么要這樣做”。

  官場的邏輯是,經濟發展和政績緊密相關,根本在于,政治上的績效和經濟上的利益如何統一。事實上,二者在目前的山西是一個基本背離的關系——山西官場干部任職很短,一般地市五年,縣里三年,實際上一兩年一變。

  “挖煤是條升官捷徑,經濟數字明顯上升,官員成績則顯而易見。”當地一位官員說,而調產的見效周期就非常漫長,而且風險難卜——二者相比,地方利益和地方官前途發生沖突時,做出的抉擇,“不見得都會是按照省里指示辦”。

  而有媒體披露,山西擁有一個龐大的官員隊伍。2002年,山西財政供養人員由1990年的91萬增加到133萬,增長46%;財政供養人員由20世紀90年代初32人供養1人變為目前24人供養1人。

  摘別人的帽子自然會受到壓力,但田成平已經顧不上這個。他在接受央視采訪時說:一個地方的發展究竟如何,它總是從長遠和近期這兩方面來衡量的。從長遠來講就是為它規劃一條能夠使它走向現代化的正確道路,這是最主要的;其次還要讓農民、讓群眾每一年看到你在這個道路上邁了幾步,你使人民群眾得到一些什么樣的實際利益。光給群眾畫一幅(藍圖),說我們將來會好那也不行。

  用田成平的話說,在制定這條突圍的路線后,“我在這條道路上每年都要檢查我們辦成了一些什么實事”。

  顯然,他的努力正在收到成效。數據說,山西省城鎮居民的收入1999年、2000年都是全國31個省市中倒數第一位,但是2001年前進三位,2002年前進四位。而在其中更大的變化是,煤炭產業對其的貢獻每年都有略微下降。

  不能把全部身家都壓在煤炭上,當地官場普遍認為這才是田成平的邏輯。

  或許在這個喜歡作詩的書記看來,煤炭的歸宿就是市場,而山西的未來取決于人心。當銀行的存款和地下的資源一同貧瘠后,沒有什么阻力可以干擾革新的信念。

  悲情和煤有關

  難以回避的是,調產作為強勢政府宏觀指導上的一種策略,它所起到的作用只是尋找一種長遠的突圍方向,而這種方向在過去三年間已經被證實是確實有效,但卻又意味著犧牲和矛盾。

  沒有人會忽視這種沖突,因而當地的普遍觀點是,從長遠看調產勢在必行。但就目前情況而言,作為天賦于山西的資源,煤炭仍將承擔起山西生命支點的作用。

  畢竟除了這個,山西可以依賴的資本寥寥無幾。

  這種矛盾的心理始終存在。“每個人都知道僅僅依靠煤炭是不夠的,而這種資源早晚會被吃光。但要想讓他們實現徹底轉型,絕對不可能。”一位學者說。

  一份調查報告指出,從山西經濟社會發展的實踐來看,在全省的自然資本中,資源資本正在日趨減少,其煤炭資源2000米內探明儲量僅有2661.6億噸?按現有的開采水平、規模和速度,僅能開采70多年,其中,優質侏羅紀煤僅占其1.6%。環境與生態資本將更加有限,不僅現有的環境污染無法在近期內消除,按現有的污染排放情況,每年又將造成90多億元的新的環境損失。

  然而,卻很少有人在意這些。

  礦難這個幽靈時刻在提醒著山西,攫取自然資源必然要付出代價。雖然到現在為止,并沒有一個準確的數據說在過去20年來的礦難中總共有多少人失去了性命。但在民間,“血煤”的說法早已變得平常——干陰間的活掙陽間的錢,對于很多農民來說,無異于天經地義,畢竟煤炭資源利用的歷史就是山西存在的歷史。

  而在挖了幾十年煤之后,山西眾多采煤區的人們發現,他們正在失去居住的家園。縱橫交錯的裂縫撕開了房屋,一個個黑洞侵吞著賴以生存的土地。地下支零破碎的采空區已難以承載地面的負重,大地正無可避免地下陷。

  數據說,目前全省煤炭行業累計塌陷、破壞、和煤矸石壓占土地已達6.67萬公傾,而且正以每年塌陷、破壞土地5000公傾的速度遞增,其中40%為耕地。

  這同樣也是山西的宿命。但要放棄煤炭改變宿命卻更是山西難以承受之重。

  在一個國家級媒體上,則有文章指出:煤炭對于山西而言,就是一種“鴉片”,是“毒品”,吸起來可以暫解經濟之痛,長期吸食卻會導致肌體衰竭和死亡。

  山西省農村調查隊曾經做過一個調查,數據說該省90%的農民的生活都多少和煤炭發生著聯系。而煤礦工業除大型綜采礦區外,總體上技術落后,職工文化技能要求不高,井下礦工多數靠出賣勞力生存,技能單一,崗位適應性差,一旦市場逆轉,或資源開采枯竭,其再就業問題便顯得十分突出。

  所有的問題都和煤炭有關。雖然有些人因之富裕有些人因之貧窮,但難以更改的是,如果沒有煤炭,他們甚至連立足的本錢都沒有。

  因而,政府主導的調產工程在某種程度上擁有了悲壯的色彩:這不是一個摸著石頭過河的實驗,因為沒人能夠承擔失敗的代價;但這又是一次沒有前景的試探,因為煤炭對于山西無異于血液之于人體。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斷臂求生,只為獲取新的機會——但這個機會對于山西而言是否最好,沒有人敢于給之定義。

  5月18日,當晉華宮煤礦礦工梁高升在下井之前厲聲高呼“天生就是挖煤的命”時,王正興聽到確切消息,他所寫的《山西困局》在山西省政府大院廣為流傳,很多高層官員看到了他的觀點。但沒有人愿意發表評論。

本文作者:楊 磊,21世紀經濟報道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ctyu.icu ( 2004-07-15 )

太 原 道 >> 晉陽書屋·山西紀實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國際域名: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 快乐时时彩是国家 31选7全部走势图 11选5复式投注器 云南时时技巧 我要一个极速快三平台 11选5任二稳赚 广东快时时彩开奖结果 老北京pk赛车 竞彩足球多久可以兑奖 体彩p62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