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超级大乐透走势图2元网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黃土山西——記憶與現實

  山西大同地界,黃土的豐富性開始次第體現。家家戶戶的院墻、裸露的黃土層斷面、干枯矮小的向日葵、土崖上閑置不用或者仍在住人的窯洞、鄉村土路上飛揚起的久久不散的黃塵……滿眼黃土,黃黃的沒有盡頭。而長城,早已融合在高原遠遠近近濃重的土色中。從當地百姓眼光看,專家學者所說的“萬里長城”,實際上與他們自家的院墻是一回事兒,就是長些、高些,“那是秦始皇修的邊墻呀”。一個秦始皇,涵蓋了他們對于歷代“風流人物”的“混合”評價。

  護院的“邊墻”————這樣描述我們習慣稱之為“偉大”、“壯美”的萬里長城,是否有些褻瀆?其實,越往西走,長城“世俗化”的特征就越明顯,完完全全變成了一道與高原形神一致的、泛黃的土墻。磚塊剝落、夯土斑駁、荒草飄搖,黃土老墻在同樣黃黃的高原上站著。山包上、溝坎間、城池邊,從來沒有這樣一種建筑物與大地融合得如此渾然一體。

  我們今天面對古墻,就如同面對今天的黃土高原一樣,其豐富駁雜,不是一個簡單的“偉大”、“壯美”可以說清楚的。

  得勝鑼鼓

  得勝堡大概是解讀中原地區與北方游牧民族關系的一個典型場景。它現在是大同市新榮區下邊的一個村子,城墻北邊就是內蒙古豐鎮地界。

  這里存留著黃土夯起、較為完整的城堡群落。人少的時候,靜默了400多年的黃土古堡,會在你眼前展現出一幅野性十足的邊塞圖畫。“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四面邊聲連角起,千嶂里,長煙落日孤城閉。”這樣的“邊塞情緒”,往往當你置身特定場景之后,自然流露出來;此時才明白,長煙落日的邊塞,對于生命個體而言,并不僅僅是“戍邊苦”,還會產生極大的心理滿足———即如我們這些后來者,隔著遙遙幾百、上千年,同樣能夠體會到這種滿足。

  得勝堡群由得勝堡、鎮羌堡、四城堡、得勝口月城四堡連環組成,四堡之間相距很近,這樣的夯土城堡群落目前在長城沿線并不多。尤其是在漫漫黃土地上崛起,給人的心靈震撼是很難一下子說清楚的。從整個城堡群現存的格局看,得勝堡應該是指揮中樞,墻體高高聳起,墻臺密集,全部630丈的城墻周長上,共建有18座體型碩大的墻臺,大致每隔110米就建一座。其北部1公里左右為明萬里長城,當地人習慣稱“邊墻”,墻上與蒙古高原溝通的關口叫得勝口,得勝口外有小小月城。得勝口與得勝堡間,還有鎮羌堡、四城堡。鎮羌堡緊挨著長城,而四城堡實際上是“市場堡”的訛稱,據說,在當時是一座用來交易馬匹的空堡。馬市繁盛時,邊墻內側馬商云集、馬嘶牛哞;而邊墻外,則帳篷散布、長調低回。深溝高壘的嚴陣以待與馬來茶往的繁忙交易共同構成了一種和平的場景,這種場景的直接結果就是促進了邊墻內外民族關系的緩和。明朝曾有詩寫道:“天王有道邊關靜,上相先謀馬市開。萬騎云屯星斗暗,三秋霜冷結旄回。”撇開其間皇帝圣明的說辭,詩句對于當年馬市的記錄應該是真實的。

  我們探訪得勝口的時候,當年的馬市交易場所已經是青青菜地,芹菜蘿卜生長得蓬蓬勃勃,“萬馬云屯”的場面只能在想象中勾勒了。不過,就在邊墻上,一座高高聳起的建筑還在眺望著曾經的馬市,當地文物干部介紹說,那就是馬市樓,是開設馬市的標志。從邊墻上北望,一條土路蜿蜒北去,是通往蒙古高原的道路,馬市的光背馬由此來,殺掠的金戈鐵馬想來也應該由此而來去。

  邊塞的故事雖已過去,殘存的還有與黃土地同樣厚重的威風鑼鼓。

  同行的記者屈先生在得勝堡前看了威風鑼鼓后,對女指揮的健美贊不絕口。實際上,大同女子的健美由來已久,所謂“宣府的校場、山西的城墻、大同的婆娘”,屬于“宣大三絕”。稍稍學究一些,大同女子的美麗正是一種邊疆社會民族融合的典型體現。

  大同一帶歷史上就是蒙漢兵爭頻繁的地帶,少數民族與漢族的沖突、碰撞與交融的情況十分普遍。兵爭時的兩軍對壘與間歇時的通婚時消時長,人種上的雜交優勢體現在具體的個體上,就不僅僅是一個健美的問題了。比如,早先的鮮卑、樓煩族現在都已不存,不存不等于沒有,只不過在與漢民族交融中被同化了而已。當地人講,現在大同市大多數姓元的人都是鮮卑的后裔。北師大教授曹大為認為,大同何謂“大同”?野蠻的殺掠不是、你來我往的爭斗也不是,農耕與游牧兩大民族在碰撞中產生的秩序下相互融合才是“大同”。

  這或者也可以用來詮釋大同的馬市和威風鑼鼓?

  左云馬市

  大同市左云縣的邊墻有“大邊”、“小邊”之分,“大邊”就是明長城,“小邊”則是指明長城里邊的一道較矮、較薄的城墻,可能是為了防御上的縱深吧。在“大邊”邊墻外,就是內蒙古自治區的涼城,墻體就建在陰山余脈之上,對面的高原游牧民族一旦秋高馬壯時,即穿過陰山,南下大同平原牧馬。

  在左云“大邊”外側,我們第一次見到了長城外深深的壕溝————當然,10幾米深的溝,絕不僅僅是當年夯土筑墻時挖就的,人工的壕溝后來就成了自然的泄洪渠道,以至于越來越深。這樣,我們得到了關于深溝高壘的完整印象。這樣的地方沒有辦法不“深溝高壘”,站在“大邊”之上南望,大同盆地一派平疇原野,防護林帶層層有序,套用一個習用的說法就是:昔日古戰場,今日花灼灼。這樣的自然條件,在幾百年前應該比現在更好,所以遭受搶掠的可能就更大。而“大邊”所在的山梁幾乎是惟一有效的自然屏蔽了,這種屏蔽的意義在冷兵器時代,對于戰馬的阻攔可能起到作用。

  我們注意到一個很有意義的現象,這一帶的地名基本上都是“殺氣騰騰”的,威魯(虜)、寧魯(虜)、破魯(虜)、平魯(虜)、殺虎(胡)口……等等等等,從這些地名可以看出,在那個時代,這一帶民族矛盾尖銳的程度。寧虜口磚砌敵臺的門額上,也刻著“鎮寧”兩個字。

  當然,歷史已經證實了,所有事情并不僅僅是進攻和防御、搶掠和追殺、深溝和高壘就能解決的。除此之外,經濟上的互相交流,往往能“化干戈為玉帛”———很多時候,搶掠是由于短缺經濟的超強依賴性造成的。距寧虜口不遠,有馬市樓,而寧虜口所控制的河谷就叫馬市樓河。馬市既開,農耕民族與游牧民族互通有無,使得軍事上的爭斗暫時緩和;同時,經濟上的密切聯系也促進了文化的互相滲透影響。

  馬市繁榮的時空條件、政治決策都已經成為過去,不可復制;今天的大同長城沿線,百姓生活仍然很苦,希望加快發展的愿望十分強烈,這樣,我們的考察就多了許多有關當地經濟的話題。好在這本身與長城并不矛盾,長城兩邊的百姓生活問題不解決,長城保護也勉為其難。

  陽高土地

  一進大同市陽高縣招待所,我們驚異地發現道路兩側竟站滿了數十個小學生,正揮動著花束喊著:歡迎、歡迎!天很熱,孩子們可能站了有一陣了,姣好的小臉紅紅的,使勁向著這群他們并不了解的人們歡迎著————外邊來的人,都是客人,不可失了禮數。

  黃土地的熱情讓人略覺不安,不過,當我看到一份由陽高提供的縣政府文件時,才真正察覺到不安背后的東西。在這份剛剛下發的《陽高縣關于招商引資的優惠政策》紅頭文件中,有幾條讓人難以忘懷,一是“零地價”,凡投資500萬元以上者,縣政府無償向投資方出讓土地使用權50年;再一條就是企業用水半價、用電半價。

  在這樣一個背負著多少年兵燹與貧窮的地方,面對外邊的花花世界時,只剩下最后一點賴以支撐的資源,那就是土地,腳下厚厚的黃土地。在這個時候,沒有人考慮一旦土地用完了之后的后果。實際上,經濟落后地區新一輪的發展狂潮正是一場新的“圈地運動”。沒有人知道在這場出讓土地的狂潮中,誰會是最后的勝者。但是有一點是明確的,那就是,土地除了規定了農民身份的意義之外,它同時也是農民的最低、最后一道社會保障,失去了土地的農民,當他們并不能融入城市生活時,新的問題又會出現。

  以我們考察過的明代長城古堡守口堡而言,這個村莊早先是一個爭戰的要地,現在還可以清晰地看到村莊北部、西部高高的墩臺和土城墻。這樣一個閉塞的村莊,就因為村里擁有大片水田而自足。所有1400畝耕地中有800畝是水澆地,村莊的幸福大半賴此。不然,就以土堡環繞的山村,怕是很難擺脫城墻、墩臺投射下的陰影。在村口的大標語牌子上,這些都以一種自豪的口氣寫在那里。

  當然,要求改變的愿望是如此強烈,不生活其間很難理解。該縣縣長在向我們介紹情況時,說縣里正加緊與北京等高校聯系,搞起科技園區,把北大方正的人請進來,“教會我們的孩子計算機技術,出去打工去!”出去打工,打一份好工,在當地仍是好出路。

  右玉綠色

  右玉縣從行政上隸屬于朔州市,右玉很小,僅有10萬人口;右玉很大,全縣面積為1984平方公里。該縣多年來致力于綠化,沿著蒼頭河河谷,草樹漫漶開來,整個黃土丘陵區,基本上做到了“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由此,右玉人自豪地稱自己是“塞上綠色明珠”。現在他們全縣196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森林覆蓋率是41%,副縣長趙閏虎說,到2005年,森林覆蓋率將達到60%。以我們親眼所見,這樣的表態并不虛妄,當一個地區的生態治理到一定程度時,生態區域本身的自我修復能力將極大釋放出來,良性循環已經形成。

  “綠色明珠”的形成,就我們觀察,實在是上下一直用力的結果。從50年代開始,從全縣殘存的8000畝林地起頭,這里的各級領導就接力般地開始了綠化山河的工作,16任縣委書記、縣長都沒有偏離這個主題。

  而在民間,造林的信念甚至已經融入他們的家常日用,完完全全通過他們的口語表述出來。在一個叫做草溝堡的村莊,我們在墻壁上看到了這樣的標語:誰不讓我樹活,我不讓誰活;誰砍我的樹,我砍誰的頭。據說,標語是村小學一位老師設計的。

  我們乍看之下當然一驚,仔細想來,覺得這只是一種農民化的表述方式而已,不值得大驚小怪。因為它本身就是農民寫給農民看的,在這個偏遠的山村里,在這樣一種相互了解的話語環境下,這樣說說,說得稍稍重些,并不過分。事實上,當我們在與老鄉聊天時,老鄉承認,盡管如此,仍不斷有盜伐樹木者。

  在長城沿線上,像右玉這樣50年如一日勾畫出的“綠色場景”,極為難得。即使撇開長城不談,他們已經和正在構筑的也堪稱“綠色萬里長城”。磚砌、土夯的長城,可能會在歲月的打磨中日漸坍塌;而這樣的綠色長城,將會長久庇護黃土地上艱難的人民————實際上,他們已經嘗到了小環境的好處,植被好、雨水就足、莊稼就壯。

摘自《燕趙都市報》,本文作者:胡印斌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ctyu.icu ( 2003-01-19 )

太 原 道 >> 晉陽書屋·山西紀實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國際域名: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 快速时时计划 老重庆时时开彩结果 大小点规则 大小单双怎么看规律 额度转换藏分技术 聚宝盆官网手机版 pk10滚雪球全天计划 即时比分007 中信彩票网站首页 百赢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