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超级大乐透走势图2元网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山西省三分之一的地下埋藏著煤,世界第一產煤國——中國的煤有四分之一來自這里。從手工采煤的小煤窯,到現代機械化大煤礦乃至世界最先進的露天煤礦,今天的山西濃縮了中國近一多世紀以來的采煤歷史。煤不僅為山西提供了一半以上的財政收入和將近1/20的就業機會,也為這個省帶來了環境污染、產業結構等諸多問題。

煤海上的山西

  四月的山西大地懶懶地躺在白晃晃的陽光下,車窗外的風景可以用兩種顏色來概括:黃色和黑色。
  黃色是連綿不斷、荒涼干旱的黃土丘壑和平川,黑色是——煤:散布在黃土地上的大小煤礦,鐵路線上疾駛的運煤專列,沿著被超重的煤車壓得坑坑洼洼的道路運往鄰省的煤,一路灑落的煤屑稍微掃掃就成了房前屋后的煤堆……這是一個生活在煤上的省份,如果在路上看到有輛運煤的卡車油箱上綁著煤塊,不必驚訝,那是司機準備用來在路上向飯館換取一頓飯的“貨幣”。
  人稱“煤海”的山西,全省有三分之一的地下埋藏著煤。在山西,你遇到的每20個有工作的人中,就可能會有1個的生計與煤有關。從遠古以來,山西人就和煤結下了不解之緣:據明朝著名的學者顧炎武考證,中國人的老祖宗女媧在山西平定的浮山“煉五色石補天”,用的就是當地產的煤炭;在山西發掘出的古墓中,人們甚至發現了殉葬的煤塊;直到今天,山西某些地方還有正月十五家家產戶燒煤通宵達旦“點塔火”的風俗。
  進入山西,你不可能不接觸煤。

  山西煤:探明儲量全國第一

  在中國礦業大學的標本柜里,我看到了各種各樣的煤炭:從剛剛變成黑色,表面上還看得出木質纖維結構的泥炭,到已經變成煤、顏色從棕褐色逐漸加深到鋼灰黑色的褐煤、焦煤和無煙煤……在外行眼里這些煤并沒有多大不同,研究煤的專家卻能說出每種煤的用途和性質的種種差異。
  年屆84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礦業大學教授韓德馨先生研究了一輩子的煤,談起煤的家世順手拈來:“我們看到的煤,是遠古時期的植物遺體在地下埋藏,經過缺氧、溫度和壓力增高以及漫長的時間形成的。一般來說,埋藏時間越長,深度越深,受溫度和壓力的影響變質程度就越高,形成的煤的發熱量就越大。比如變質程度最低的褐煤,含水分高,發熱量低,質量相對較差;而變質程度中等的焦煤發熱量高、結焦性好,最適宜煉鋼鐵;變質程度最高的無煙煤,發熱量最大,是非常好的動力燃料和化工原料。”
  “山西預測煤炭資源總量雖然不是全國最多,但得天獨厚,幾乎擁有所有種類的煤,而且優質煤的質量和數量在全國乃至全世界都屬上乘。其中煉焦煤和無煙煤的儲量,在全國同類煤儲量中分別占52.20%和38.42%,遠遠勝過煤炭資源總量排前兩名的新疆和內蒙古。”

  煤的誕生;滄海桑田的故事

  20世紀50年代蘇聯煤炭專家來到中國,有件事讓他們十分迷惑:中國尤其是山西的煤埋藏并不深,一些地方煤層深度只有幾百米,卻出產煤級高、質量好的無煙煤,而在蘇聯,同樣的煤要在一萬米以下的地層中才可能找到。
  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地質大學教授楊起先生從1944年就開始研究煤的成因,他以長期實地考察的結果解開了這個謎團:“煤的形成和變質主要受地溫影響,正常情況下地下每深100米溫度就上升3℃,埋藏越深溫度、壓力就越高,形成的煤級也高。但中國的煤除了正常地溫,還受到燕山期巖漿劇烈活動的影響,巖漿熱的疊加使埋藏不深的煤也變成了中、高級別的煤。”
  “中國較高煤級的煤就分布在當時巖漿活動劇烈、橫貫中國北方的6條東西向構造帶上。其中有兩條活動構造帶穿過山西,一條在北緯37度到38度經過臨縣、太原和陽泉,另一條在北緯 35度到36度經過二峰山、陽城和晉城一帶,山西煤級較高、質量優異的無煙煤和煉焦煤就分布在這些地方。
  “山西的煤儲量十分豐富,是因為這里煤的形成和保存條件都比較好。”中國地質大學教授、煤地質專家李寶芳教授補充道:“河北、山東與山西當時都位于華北板塊上,煤的形成條件相似,但保存條件不如山西的好,很難找到像山西那樣規模大、埋藏淺的煤田。這是因為中國大陸板塊與太平洋板塊碰撞拼合的過程中,越向東構造活動性越強烈,太行山以東地區構造活動比山西劇烈,含煤地層被斷裂和巖漿活動破壞,所以不如山西保存得全。”
  “對于煤的形成來說,溫暖濕潤是必需的氣候條件,其中濕度比溫度更加重要。”
  “山西人部分地區的煤主要形成于石炭二疊紀,大約距今2.7——3億年之間,當時山西所在的古大陸板塊位于赤道附近,氣候炎熱潮濕,長滿了由高達30多米的石松、羊齒和蕨類植物組成的熱帶森林,茂密的氣根和板狀根十分粗大,枝葉交錯纏繞、遮天蔽日。隨著海平面的緩慢升降,人片樹木倒在水中,植物遺體在沼澤水的覆蓋和微生物的參與下,經過生物化學變化和物理化學變化變成了泥炭。后來地殼下沉導致相對海平面上升,泥炭在越來越厚的沉積物覆蓋下壓實脫水,又在不斷升高的地溫作用下逐漸變成了褐煤、煙煤以至無煙煤。”
  “隨著華北板塊繼續向北漂移,到了距今1.5——2億年左右恐龍出沒的侏羅紀,山西終于到了氣候濕潤的北溫帶。山西北部可能就是當時巨大的鄂爾多斯湖盆的一部分,湖邊重新長滿了新的森林。隨著地殼下沉,湖水淹沒了岸邊的森林,倒下的樹木埋藏在沼澤里形成年紀更輕的煤(內蒙古、陜西一帶許多煤就生成于這個時代)。在距今6千萬年左右的新生代,山西北部又經歷了另一個成煤期,這時形成的煤主要是煤級很低的褐煤。后來氣候逐漸干燥,煤的形成終止,燕山期和喜山(喜馬拉雅山)期的造山運動使華北聚煤盆地發生構造分異,山西境內聳起五臺山、太行山、呂梁山等高大山巒,有些地方的煤在活動劇烈的巖漿烘烤下慢慢變成了各種煤級更高的優質煤。”
  “山西前后有三個成煤期,由于各個成煤期植物遺體堆積的速度與地殼下沉的速度配合得非常好,加上成煤期后地質構造穩定,含煤地層受破壞不大,使山西保存了今日采之不盡的煤。”
  經歷了滄海桑田,山西的煤在地下至少沉睡了6千萬年甚至 3億年之久。

  “山西煤可供世界用上2千年!”

  時光追溯到1860年,中國的國門剛剛被外國勢力強行推開,一個高鼻子德國人隨著一支“東亞外交商務使團”來到中同。他,就是在當時中國地質界的一張白紙上落下首筆的李希霍芬。12年間李希霍芬7次漫游中國各地進行地質考察,其間還有另一個秘而不宣的目的:為德國在中國尋找海軍基地。在考察過山東后,李提出這樣的建議:“欲圖遠東勢力之發達,非占領膠州灣不可。”然而,李希霍芬在小國最大的發現,還是在山西。
  經過兩次在山西進行的地質調查,李希霍芬發出驚嘆:“中國是世界第一石炭(舊時對煤的稱呼)國”、“山西煤炭資源可供世界二千年之用”。在報告中他寫道:“中國山西省的煤田總面積5.5萬平方公里,若仔細考察的話,則它很有可能奪取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的榮譽,因為后者(指山西)的煤田比例大大超過了前者。該省有幾處煤礦出產的無煙煤,其品質明顯地堪與賓夕法尼亞州的上等煤媲美,而每噸僅售1先令,所有煤塊都大達幾立力英尺。”
  李希霍芬走了100多年后,在山西省會太原,我們遇見了山西煤田地質局前總工程師許惠龍先生。談及這段歷史,他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當時李希霍芬是用什么方法調查山西煤田面積的,他的結果與我們現在掌握的數據很接近。”
  許惠龍先生畢生在山西從事煤田勘查,曾在山西煤田地質局主管全省的煤田地質勘測規劃,1991年又參加了中國煤田地質總局主持的第三次全國煤田預測和資源評價,可謂對現代山西煤田的勘探開發了如指掌。“我在山西煤田地質界算是第三代了,第一代就是在中國地質界有‘山西王’之稱的王竹泉先生,他是中國科學院地學部最早的學部委員,也是山西煤田地質的奠基人。”
  “我剛參加工作時在王老領導下工作不到兩年,印象里王老從來不穿西裝,喜歡穿長袍布鞋留光頭,看上去一點也個像留過洋的人。從1917年到1923年,他5次在山西進行野外調查,騎毛驢吃干糧住破廟,足跡遍及66個縣。1929年王老發表《山西煤礦志》,對全山西的煤田進行詳細介紹并汁算儲量,指出‘山西為中國含煤最富之省份’,‘為全國工業之基礎’。他首先指出大同煤田是華北石炭二疊紀煤田與塞外侏羅紀煤田的過渡區,并推斷中國華北凡出露奧陶紀灰巖的地方,鄰近的沖積平原下面很可能找到石炭二疊紀的含煤地層,后來這一推斷果然在不少地方被證實。”

  數度易手、起起落落的山西煤

  李希霍芬的報告發表后,英國國會專門為攫取山西煤鐵礦權召開了會議,1897年成立旨在謀取中國礦產的“福公司”。1898年福公司以白銀2萬兩與清政府交易,獲得山西平定等地60年煤礦開采權。1905年福公司在山西樹英國旗勘地,禁止當地人開礦,激起山西各界的反抗。雙方僵持不下,清政府外務部電催山西巡撫限期批準福公司開礦。留日學生李培仁聽到這個消息,悲憤交加,寫下絕命書以身殉礦,于1906年投身東京灣溺水而死。(太原道注:李培仁系個人原因自殺,他死后,留日山西籍學生出于鼓舞晉人爭礦士氣的目的,借用李培仁的名義撰寫了絕命書。)絕命書呼吁“礦產者,命脈也”,號召山西父老奮起爭礦。靈柩運到太原,山西各界舉行萬人追悼會,會后學生罷課、工商界罷工罷市,堅決要求廢約自辦。福公司迫于壓力,在索要賠銀275萬兩后退出,山西成立保晉礦務公司開采全省礦產。這場轟轟烈烈的“山西爭礦運動”,使山西的煤礦得到保全,不致像河北開灤煤礦那樣解放前就被英國人開采得將近匱乏。
  英國人之后來了日本人,日本侵華目的之一就是掠奪中國的資源。據記載,抗戰期間日本從中國的東北、華北和華中占領區共掠走原煤4億多噸。在山西省檔案館,我們看到當時日本在山西掠奪煤礦資源的一段記載:“1937年日軍入侵山西,將占領區內的煤鐵各礦作為軍管工廠; 1942年成立山西產業株式會社,統管各廠礦。直到1945年該社所屬廠礦才為西北實業公司(中國)接管。”
  50年間山西煤礦數易其手,直到新中國成立后才真正開始為中國所用。“山西煤炭儲量豐富,煤種齊全,地理位置處于東西部交界,是中國由西向東、山北向南輸送煤炭能源的前沿,所以很早就被確定為國家能源基地。”許惠龍先生親眼目睹了50年來山西的煤炭工業起起落落:“山西煤炭工業在解放后經歷了發展、萎縮、再發展、再調整的幾個階段,經濟效益最好的時候是‘六五’時期,也就是80年代,煤炭年產量首次突破1億噸,山西省經濟也發展到歷史最好水平。 90年代后,山西煤炭年產量一度在1996年創下歷史最高記錄的 3.49億噸,后來由于全國煤炭供大于求,煤炭行業不景氣,1998年開始實行結構調整,2001年產量回落到2億多噸。50年山西省共產煤60多億噸,年產量一直占全國煤炭年產量的1/4左右,位居全國第一。”

  平朔——美式露天礦的嫁接

  在從太原到朔州的汽車上,同車一位在朔州經營醫藥廠的民營企業家的話讓我們大為吃驚:“山西只有三個城市有機場,除了太原、大同,就是朔州,平朔露天礦有自己的飛機直飛北京。我們曾去礦區參觀過,那可真是朔州一景,看上去根本不像一般的煤礦。”
  百聞不如一見,進入平朔露天礦的生活區和辦公區,規劃齊整的公園、樓房和綠化讓剛剛看慣了單調黃土的我們眼前一亮。正像平朔人自詡的那樣,這里到處不難發現“中西合壁”的“平朔模式”的影子,號稱“全省第一家三星級賓館”的平朔賓館,門口的石獅和漢白玉雕花欄桿附近就掛著比薩餅的招牌。
  “中西合壁”源于改革開放之初鄧小平和美國西方石油公司董事長哈默一次具有歷史意義的握手,這次握手促成了世界兩個煤炭大國的聯合和中外合作的第一個大型項目的建成。
  一進礦區大門,一座外表漆成天藍色的亞洲最大的洗煤廠進入我們的視野。安太堡露天礦選煤部副經理王寶林告訴我們,這里的年人洗煤量可達2000萬噸,由礦坑送來的原煤在水中分離出雜質,最后出廠含灰分低、煤質穩定的洗精煤,其一半以上出口到17個國家。
  我們的車沿著蜿蜒的土路一直開到礦坑旁,整個露天礦只有這一個礦坑。它大得可以容納一個村莊,里面幾乎看不到人,只有螞蟻般上上下下的170型重載卡車沿著坑邊螺旋形的道路爬行,將電鏟挖出的土石和煤分別送到地面。礦坑旁調度室的侯科長對我們說:“安太堡露天礦的絕大多數設備都是進口的,包括這種卡車,它裝的煤量相當3個火車車皮,耗油也多,安太堡的油庫相當于中國一個中等城市的油庫那么大。投入高產出也多,安太堡礦是目前國內效率最高的煤礦,只有職工2800多人,年產量1500萬噸,人均效率是普通煤礦的幾十倍。”
  “這樣的特大型露天煤礦只可能出現在山西。”侯科長說,“山西雨少地下水也少,挖到200米深也沒有多少積水,一點也不影響開采。只有夏天才下點雨,用泵一抽剛好可以給灑水車在現場降塵。如果在東北的煤礦,開坑不見水是不可能的。露天礦有很多優點:事故少,回采率高,地下100噸煤可以挖出98噸,相比之下礦井因為要留支撐地面的煤柱,能挖出 50%就不錯了。現在發達國家的煤礦很多都采用露天開采。”

  大同——中國煤礦百年縮影

  總面積1827平方公里的大同煤田并不是山西最大的煤田,只是山西6萬平方公里煤田的一個零頭,沁水煤田就比它大得多。不過大同煤礦卻是山西開采歷史最悠久、發展最完備的煤礦,論歲數和產量都稱得上是中國煤礦中的“老大”:在這里可以找到2000年前西漢時開采的痕跡,近代曾由山西保晉礦務局開采,抗戰期間又為日本人占領,是一個歷經滄桑的老礦區。新中國成立后歷經半個世紀的建設發展,目前年產量已達到3500萬噸。
  大同市的近郊林立著各式各樣的煤礦,在云岡石窟旁就有一片礦工村,緊鄰附近一帶小煤礦。村里人告訴我們,地方小煤窯最常見的采煤方式還是爆破后人手挖,再用騾子馱出來。據說馱煤的騾子熟悉了工作時間,到了點怎么拉也不肯再進礦井。這些小煤礦的礦工大多來自外地,四川、安徽、湖北……
  如同許多原始礦工一樣,大同煤礦集團公司下屬燕子山煤礦的老礦工王茂周也來自農村。當被問及為什么選擇干這份工作時,他憨憨一笑:“掙的多啊,我是1976年來礦上的,那時在老家種地每天才掙1毛錢,出來當礦工一天就是2塊。”他的兒子目前也在井下工作。陪同參觀的宣傳部干事麻向軍告訴我,礦工的職業往往世代相傳,因為礦山一般離城市遠,環境封閉,不容易找到其他的選擇。“80年代礦工收入曾是重工業工人中最高的,現在已明顯下降,月收入不過1千元左右。煤礦工作辛苦又危險,相對來說報酬還是低,這么一比較,離開的人漸漸比以前多了。”
  “燕子山煤礦的工人目前以山西本地人為主,因為從80年代開始國有煤礦98%都采用現代機械化方式采煤,以前的農民工大多被清退,留下來的文化水平一般較高,以大中專、技校畢業生居多。”
  現代機械化礦井里的采煤究竟怎樣?攝影師姜平講述了在燕子山煤礦礦井里的見聞。
  “下井前,我和工人們一起換上棉制衣服(為防摩擦引起瓦斯爆炸),套上齊膝的水靴,在窗口領好瓦斯儀、自救器和一些小工具,戴上頭盔和礦燈準備下井。經過一段長長的黑暗走廊,我們終于進入能裝28個人的罐籠,轟隆一聲周圍一片漆黑,罐籠隨著絞車聲沉下豎井,像電梯一樣幾分鐘就到了我們要去的工作面。然后是一個長長的斜坡,我學著別的工人抱住斜掛吊索一滑而下,經過十幾分鐘到了200米深的井底。”
  “周圍岔道四通八達,像一座地下迷宮。燈光下4、5米寬的巷道中,鐵軌和煤車看上去有點像地鐵。遠處礦燈閃動,那是另一批工人走過。風很大,呼呼掠過耳邊,那是送風機送下井口的風(工人告訴我,在礦井里逃生要逆風而行)。從這里走到挖煤的工作面還要一個小時,越往里走風越小,巷道也越簡陋,空氣中的煤粉令我有種窒息的感覺。周圍很靜,只聽見水從壁上滴下的聲音,經過的有些地方水深及膝。”
  “到了工作面噪聲就非常大, 2個工人站在旁邊操作滾筒采煤機,3米長的滾筒切下壁上的煤,落入輸送帶源源不斷送出。我在旁邊拍攝,因為濕度大、煤塵也人,鏡頭擦干凈沒有3分鐘又是一層黑。渾身熱得直冒汗,隨手一擦都是黑的,連吐出來的痰也是黑的。礦工的勞動強度非常大,在井下干一班7、8個小時沒法吃喝,直到上井。令我驚訝的是他們看上去都很樂觀,一出來就嘻嘻哈哈地開玩笑。上井之后他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深吸一口新鮮空氣,然后開始抽煙。”

  煤給山西帶來了什么?

  中國最大的煤炭輸出港秦皇島煤碼頭,春天淡綠色的海面上彌漫著霧氣,一艘來自上海的“長白山”號巨輪正由2艘拖輪推曳進港,裝船機的長臂在不停地往另一艘來自韓國的5萬噸巨輪“PAN”上裝煤。附近就是大秦鐵路的終點,現代化的翻車機正同時翻轉3節火車車皮,將煤傾倒在皮帶機上源源不斷送往碼頭,卸空的煤車再由循環線路返回大同。
  “秦皇島港的煤絕人多數來自山西。”陪同我們參觀的秦皇島港務局宣傳部張利民科長介紹:“2001年秦皇島港煤炭吞吐量突破1億噸,其中內銷煤占 70%,主要輸往華東、華南的大電廠;出口煤主要運往日本、韓國、新加坡、香港和臺灣等地,日本是大客戶,常年進口大同煤,用于提煉化工原料。最近由于世界市場油價上漲,煤的出口量也在上升。”
  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一大煤炭生產國和第二大煤炭出口國,出口煤有一半以上來自山西。解放50年來山西出產的60億噸煤 60%以上運出了省外,這些煤為山西帶來了全省50%以上的財政收入(部分地區這個比例高達 70%以上),可以說,煤是山西的立身之本。可是,在山西,我們聽到另一種不同的聲音。
  “是煤毀了山西。”在采訪中,一位山西人的言辭頗為激烈:“有了煤,山西人的眼睛就只盯在地下,為了短期利益毫無遠見地進行掠奪性開采,挖出的煤也大多簡單地運走燒掉,白白浪費了資源。而且,挖煤挖斷了山西的水脈,60、70年代山西還像歌中所唱‘人說山西好風光’,汾河的水嘩嘩地流,到80年代后隨著山西煤產量持續上升,山西的生態環境也在這段時間里急劇惡化,現在赤地千里,到處是白花花干涸的河床。”
  在山西,沿途我們已經看到挖煤給當地環境造成的一些惡果:
  大同云崗溝旁,公路邊有一條只剩下涓涓細流的“黑水河”。當地人說“這條河叫十里河,就是丁玲《太陽照在桑干河上》中寫到的桑干河的支流,90年代初這里的水還是清的,水中有魚還有泥鰍,現在小煤窯的水都直接排入這里,煤灰堵塞河道,成了一條污水溝。”
  太原電視臺記者張建國給我們看了一組他在太原西山煤礦附近一個小村莊拍攝的照片:畫面上,挖煤造成的地表塌陷和房屋裂紋觸目驚心,再加上水源枯竭,整個村莊不得不搬遷。
  從南至北橫貫山西大地,沿途所見都是陽春四月依然荒蕪的田壟。大同郊外的田間,農民剛開始用牲口翻地,一位當地人告訴我,晉北已經連續三年干旱,去年顆粒無收。據此間報道,目前山西全省正在全力抗旱。
  山西已經成為全國最缺水的省份之一。今年4月6日15位來自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和國務院經濟發展研究中心的院士專家,在山西分析當地煤炭業的情況,指出山西挖煤對水資源的破壞非常嚴重,平均每挖1噸煤就要損失2.5噸水,該省投入巨資即將見效的引黃入晉工程,1年引水量與挖煤1年所消牦的水量基本相當。
  “水資源缺乏,也限制了煤礦的發展。”許惠龍先生憂心忡忡:“在煤礦建坑口電站用煤直接發電是一個很好的方法,但山西缺水,電廠光有煤沒有水不行,煤礦缺水也難以運轉。”
  與此同時,隨著煤炭產量迅速上升,供過于求導致了山西煤炭企業的普遍虧損。許惠龍先生談到:“六五期間國家經濟發展煤炭不夠用,提出‘有水快流’,一時間山西涌現了六七千家小煤礦,產量迅速攀升。小煤礦成本低,不僅拉低了煤價,還由于濫采濫挖,限制了國有礦的發展,破壞了資源和生態環境。從去年開始國家對小煤礦實行關井壓產,煤價才逐漸回升。”

  煤價就是山西經濟的晴雨表。六五期間,隨著煤炭工業形勢一片大好,山西省經濟曾一度上升,社會總產值、國民收入和居民消費水平等經濟指標的年均增長幅度與全國同期相比高出2—3個百分點,在29個省市自治區中名列第七。隨著煤炭產量急劇增長,煤炭工業產值占國民經濟總產值的比例卻逐年下降,如今山西已經成為全國最窮的省區之一,去年才剛剛擺脫人均收入在全國倒數第一的尷尬局面。
  如今,接二連三的煤礦事故又給山西蒙上了一層陰影。據統計,2001年山西省共發生 185起煤礦事故,平均每兩天就有一起。其中,缺乏監管和必要防護的鄉鎮煤礦死亡人數占了 3/4,主要的事故原因往往是瓦斯爆炸,當時不是通風系統破壞就是檢測設備失靈。貧窮的環境下人為了對金錢的貪欲更是不擇手段,在指責那些財迷心竅的小煤窯老板之余,山西的現狀不能不令人深思。
  “光靠出煤不是山西的前途,而且實際上煤不是挖得越多越好,而應適量,并兼顧環保,通過深加工提高產品附加值。”所幸,許惠龍先生的看法已經成為許多山西人的共識。
  “未來中國的能源還是要靠煤炭,山西作為煤炭大省的地位不會動搖。”中國煤炭工業協會朱德仁副會長說。“煤炭資源分布廣、儲量大,仍然是世界最可倚賴的能源。根據資源儲量和當年產量的比值計算,世界石油只能開采41年,而煤炭可開采230年;在中國,煤和石油的這個數字分別是110年和20.6年。”
  “美國是世界上煤炭儲量最大的國家,和中國一樣存在富煤少油的問題。最近在美國的能源會議上,美國專家指出‘煤的未來就是美國的未來’,對中國來說也是如此。而且煤炭價格相對便宜,通過潔凈煤技術可以減少污染,將來仍然會是中國能源的主力。隨著世界化石能源逐漸短缺,油價因為各種不穩定因素可能上揚,煤炭作為戰略能源儲備也將會越來越重要。”
  我想起攝影師姜平的一句話:“在離開礦井回到地面上時,我忽然有種沖動,想帶回一塊剛挖下的煤收藏。因為我知道,每塊山西的煤都在地下埋藏了上億年。”也許,當山西人乃至全中國都開始認識到煤炭的價值并善用煤的時候,煤給山西帶來的,才會是一個光明的未來。

patb.jpg (67529 字節)

平朔安太堡露天煤礦礦坑

摘自《中國國家地理》2002年第6期,本文作者:王莉、陳丹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ctyu.icu ( 2002-06-26 )

太 原 道 >> 晉陽書屋·山西紀實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國際域名: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晉陽書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 时时彩2星稳赚技巧 重庆时时现场开奖视频 老重庆时时下载 爱配资可靠吗 3肖6码免费公开肖 单关投注什么意思 彩发发安卓版下载 ac米兰 二人斗地主规则 球琛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