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超级大乐透走势图2元网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陳為人:尋析柳宗元的命運軌跡

 

 

 

 

 

  2013年,山西省作家協會和北岳文藝出版社開啟了“山西百位名人傳記”系統工程。我原本不想承當此項目中的寫作任務。現實中那么多激發我創作沖動的人物,那么多令人夢縈魂繞的事件,難道我也要“時光倒流數千年”,把自己的寫作縮頭回故紙堆中?

經不住組委會、編委會三番五次地“動員”,你作為一個傳記文學作家,怎么能不參與故土省的如此重要項目?是啊,作為一個山西作家,我責無旁貸、義不容辭!

我開始準備工作,落筆寫《柳宗元傳》。出乎始料,我驚喜發現,研究柳宗元的命運軌跡,引發了我強烈的共鳴。

柳宗元認為“官也者,道之器也,離之非也”,“守道”比“守官”更為重要。“夫為吏者,人役也。役于人而食其力,可無報耶?”所謂的當官,就是要做老百姓的仆人。

柳宗元一生升任的最高官階為禮部員外郎,這一職務在隋和唐初,又稱為“儀曹郎”,所以,后人也有稱柳宗元為“柳儀曹”。

唐朝的官制序秩基本是沿襲隋朝。把尚書省(類似于當今的國務院或政務院)諸曹正式確定為吏、戶、禮、兵、刑、工六部。部的首長稱尚書、副首長稱侍郎。部下設司,司的正職稱郎中,副職稱員外郎。柳宗元獲得的最高職務,類似于現在的“副司局級干部”。柳宗元在《與楊誨之第二書》一文中,寫有這樣的字句:“吾年十七求進士,四年乃得舉。二十四求博學宏詞科,二年乃得仕……時遭訕罵詬辱,不為之面,則為之背。”柳宗元泣血無淚地勾勒出自己艱難的求仕之途。

柳宗元屢試不中落第后的復雜心理,在《送元秀才下第東歸序》一文中得到淋漓盡致的表達:立志堅定的人,“窮躓不能變其操”,困頓挫折不能改變他的節操;飽學多才之人,“屈抑不能貶其名”,壓抑屈辱不能貶低他的名聲。“夫有湛盧、豪曹之器者,患不得犀兕而之,不患其不利也。”你擁有湛盧、豪曹之寶劍,何愁找不到犀牛兕象之類來試刃?

柳宗元在“仕進之路”上屢試不中而越挫越勇,給人一種“官迷”的誤覺。好像他削尖腦袋也要鉆進官場。其實,柳宗元在《上大理崔大卿應制舉不敏啟》一文中,早就闡明了自己對“舉仕入官”的看法。他認為,想當官的人無外乎這樣幾種想法:一種人并不知道當官要做什么,只因為“舉天下而好之,吾何為獨不然?”人棄我棄,人取我取,大家都爭著當官,當了官光宗耀祖。一種人,“有慕權貴之位者,以將相為悅者也”,當了官自然帶來一連串的好處,權力很容易轉化為利益。還有人“有樂行乎其政者,以理天下為悅者也”,占著茅坑不拉屎,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而柳宗元“吾何修而可以登之乎?必求舉是科也”。學得屠龍術,總得有一個施展屠龍的舞臺,而不是扮演一個“葉公好龍”之人。

柳宗元在《唐故給事中皇太子侍讀陸文通先生墓表》中,表白自己參加科舉,其目的不在于登朝廷、列將相,而是“書而志之者,其事大備”,是準備干一番大事業。柳宗元在《送寧國范明府詩序》中說:“夫為吏者,人役也。役于人而食其力,可無報耶?”所謂的當官,就是要做老百姓的仆人。后來,柳宗元被貶官永州期間,在《送薛存義之任序》中,又重申和強調了“吏為人役”的觀點。柳宗元說出了自己的一番見解:“蓋民之役,非以役民而已也。”他們的職責應該是,為百姓辦事的奴仆,而不是去奴役他們的百姓。“凡民之食于土者,出其十一傭乎吏。”老百姓為國家納稅,從他們的收獲中抽出十分之一來養活官吏,希望官吏公平地為自己辦事,是這樣一種雇傭關系。而現在的一些官吏拿了百姓的錢卻沒有盡忠職守。進一步說豈止是不盡忠職守,還監守自盜進而竊取他不該得到的分外之利。假如你家中雇傭了一名仆人,他接受了你的傭金,卻怠慢你的工作,還偷盜你的物品,那么你肯定會非常氣憤,撤掉他的差役,對他進行處罰。“有達于理者,得不恐而畏乎”,如果官吏明白這層道理,怎么會不誠惶誠恐而有所顧忌呢?

柳宗元在多篇文章中,都涉及到一個“官”與“民”的關系問題。并毫無疑義地表達了“官為民役”的觀點,提出對“怠事”“盜器”之吏應由民眾“黜罰”的主張。當官不為民謀福,不如回家賣紅薯。

柳宗元初入官場,還寫過一篇《守道論》。柳宗元認為“官也者,道之器也,離之非也”,“守道”比“守官”更為重要。也就是說,當官只是為實現你理念的途徑,而不能說你走上了這條路卻忘記了最終目標。柳宗元基于“官所以行道”的原則,主張“守道”與“守官”的統一。柳宗元雖然迷戀于金榜題名,但是如果當官不能實現自己的主張,則“言從則人留,言不從則人去”,完全可以掛冠而去,棄官職如敝屣。

在柳宗元看來,登科第、做高官并不是自己的目的,“得之不加榮,喪之不加憂,茍成其名,于遠大者何補焉!”他希望通過自己的政治實踐,“興堯、舜、孔子之道,利安元元”。

柳宗元原本是一個富有“彌賽亞”情結之人,立志要把自己的經天緯地之才,報國利民熱心于改革現實,并無意于當一個“空頭文學家”。柳宗元在《答貢士元公瑾論仕進書》中,直言不諱地表白:“始仆之志學也,甚自尊大,頗慕古之大有為者。”認定“天降大任于斯人”,理應干一番轟轟烈烈的大事業。柳宗元在《〈答吳武陵論非國語〉書》中,也表達了相似的意愿:“仆之為文久矣,然心少之,不務也。以為是特博弈之雄耳。故在長安時,不以是取名譽,意欲施之實事,以輔時及物為道。”柳宗元認為,為文只是雕蟲小技,沽名釣譽,為有志者所不屑。大丈夫在世,自當“鯤鵬展翅九萬里”。柳宗元在第一次科舉落第時,不僅不為之沮喪,反而給大理卿崔做寫信,表示自己不是“探奧義、窮章句”,“為腐爛之儒”。他寫道:“有愛錐刀者,以舉是科為悅者也;有爭尋常者,以登乎朝廷為悅者也;有慕權貴之位者,以將相為悅者也;有樂行乎其政者,以理天下為悅者也。然則舉甲乙、歷科第,因為末而已矣。得之不加榮,喪之不加憂,茍成其名,于遠大者何補焉!”在柳宗元看來,人各有志,“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登科第、做高官并不是自己的目的,他也不愿做尋章摘句、皓首窮經的“腐爛之儒”,而希望“行乎其政”以“理天下”。他所謂的“政”,即孔孟儒家提倡的“仁政”,他希望通過自己的政治實踐,“興堯、舜、孔子之道,利安元元”。

在封建時代,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讀書人皓首窮經,苦學力文,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熬得人憔悴。以致膚革不豐,齒發早衰,也要以求仕進。所謂“學成文武藝,貨與帝王家”。人生的四大快事也被描寫為“久旱逢甘霖,他鄉遇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讀書成為求仕的“敲門磚”,讀書人夢寐以求中科入仕,獲取官職,為了給自己的才能尋求一個得以施展的舞臺。

古希臘哲人亞歷士多德有名言:“人天生是政治的動物。”有志男兒誰人沒有濃郁強烈的政治情結?

韓愈在《柳子厚墓志銘》文中,說了這樣一番話中有話弦外有音之言:“子厚前時少年,勇于為人,不自貴重顧藉,謂功業可立就,故坐廢退。既退,又無相知有氣力得位者推挽,故卒死于窮裔,材不為世用,道不行于時也。”韓愈以極含蓄的貶抑筆法勾勒出柳宗元短暫的官場之夢的破滅。

韓愈所說柳宗元“不自貴重顧藉,謂功業可立就,故坐廢退”之言,是指柳宗元參與王叔文的“永貞革新”一事。

唐順宗李誦即位后,啟用王叔文等人進行“永貞革新”:“禁中文誥,皆出于叔文”。王叔文“尤奇待宗元”,尤其看重柳宗元,“以宰相器待之”。“密引禁中,與之圖事”,“言無不從”。柳宗元任尚書禮部員外郎。原本還想更“大用之”,柳宗元的仕途前程似錦。

然而,“永貞革新”猶如夏夜里迅疾短暫的一道閃電,撕裂了如磐如漆的封建蒼穹,不到八個月的時間,很快醬缸抽刀,一切又復歸混沌鴻蒙。柳宗元等“永貞革新”的操盤手,政治新星“二王八司馬”們,為了流星般的一刻輝煌,付出的是整整一生的悲情生命。

命運之神是一個喜歡“惡作劇”的老玩童,他把手中的命運之魔棒輕輕一撥,柳宗元的人生就此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發生了南轅北轍的轉向。

“有心栽花花不開,無意插柳柳成蔭”。柳宗元的貶謫永州,封建王朝少缺了一個憂國憂民的官吏,卻多得了一個名垂青史的“唐宋八大家”。柳宗元的人生,是悲劇抑或是喜劇?

早在中學時代,我就熟誦柳宗元那首千古絕唱《江雪》:“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當年,以一個中學生的理解,只是感嘆于詩人遣詞造句錘煉語言的功力。他為讀者描繪出怎樣一幅幽靜寒顫的畫面:在廣袤的江面上,大雪覆蓋了一切。蒼茫的天穹下,沒有鳥影,沒有人跡;整個天地之間,惟有一葉孤舟,一個孤零零的漁翁,在雪漫漫中獨自垂釣。天垂云暗勾勒出一個孤寂的身影,萬籟無聲而“于無聲處聽驚雷”。這只是一個中學生的“唐詩欣賞”。

有些凝煉的詩句是需要人生閱歷才能讀懂。隨著年齡的增長,隨著對柳宗元生平經歷的了解,我終于讀出了柳宗元凄涼畫面中力透紙背的內容,越來越驚悚于柳宗元詩中所展示或者說所創造的意境:這是一個落魄士大夫的心電圖!柳宗元以寥寥二十個字,向世人展示出一幅凄涼凄慘悲愴悲苦的畫面:群山千韌連飛鳥也絕跡無影,這是何等蠻荒的自然環境。路有萬條卻難覓到人的足跡,又是何等惡劣的生存境遇,了無生氣滅寂絕望。舟是“孤舟”,又是在那里“獨釣”,柳宗元作為一個“大孤獨者”的形象,襯著那凄愴的背景,鐫刻到了世人視覺記憶的熒光屏上。

孤獨是一種內心豐富曲高和寡知音難覓的情形;孤獨又是一種見微知著洞若觀火與現世格格不入的反映;孤獨還是一種一騎絕塵會當臨絕頂背負青天往下看高處不勝寒的寫照。

柳宗元的《江雪》使我見識了一個孤寂封閉的靈魂,在剪不斷理還亂遮天蔽地的困境中所發出的罕有哀鳴。這種靈感靈動的噴涌而出,一定是在長久的孤寂中被偶然激發。一種基于靈魂深處的孤芳自賞伴隨著寂寞油然而生。

驀然間,我走進了一個千年先賢的魂靈。我似乎讀懂了柳宗元。

那個寫出《藏書》《焚書》等離經叛道名著的明代著名思想家李贄,在《復焦漪園》一文中說過這樣一番話:“文非感時發已,或出自自家經畫康濟,千古難易者,皆是無病呻吟,不能工……借他人題目,發自己心事,故不求工自工耳。”短短數語,道盡千古文章成敗之底蘊。柳宗元之所以能夠成為文章大家,自唐以降,盛名不衰,鮮有與其比肩者,蓋出于“言發于心聲”。

當柳宗元經天緯地的從政理想破滅之后,他不甘心“出師未捷身先死”,就此退出人生舞臺。他在《寄許京兆孟容書》一文言道:“賢者不得志于今,必取貴于后,古之著書者皆是也。”他在《貞符序》中進一步表白心跡:“……念終泯沒蠻夷,不聞于時……茍一明大道,施于人代,死無所撼。”他在《上襄陽李愬仆射獻〈唐雅〉詩啟》中還說:“宗元身雖陷敗,而其論著,往往不為世屈。意者殆不可自薄自匿,以墜斯時。茍有輔萬分之一,雖死不憾。”

《后漢書·馮異傳》中有句古語:“始雖垂翅回奚,終能奮翼黽池,可謂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儒家向來把“兼濟”和“獨善”視為二道。一旦政治上失意,也要回歸文章。柳宗元在永州的十年,可說是“天恐文人不盡才”,是天意促成了一個文學大家的誕生。作為“閑員”,柳宗元被迫退出了政治舞臺,“輔時及物之道,不可陳于今,則宜垂于后”。在長安期間,因為忙于政務和應酬官場,整日置身于喧囂及騷動之中,深入地思索問題和潛心寫作都受到影響。現在有了充裕的時間和平靜的心態,柳宗元廣博地閱讀,潛心地思考,深入地訪求,認真地研究。除了有閑暇之外,更重要的是他積累了更多的人生經驗和感情體驗,對生存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柳宗元的許多名篇佳作,大多是在永州流放的十年中寫出。《柳河東集》收錄他的詩文五百四十七首(篇),其中就有三百一十七首(篇)是寫于永州。尤其最能顯示柳宗元思想和文學才華的議辯、對、答、說、傳、騷、吊贊箴戒、銘雜題等一百零七篇,就有八十二篇寫于永州。如《非國語》《天說》《天對》《捕蛇者說》《三戒》《永州八記》等。

柳宗元在永州的十年,是他文學創作的井噴時期。正所謂“有心栽花花不開,無意插柳柳成蔭”,因禍得福,家國不幸詩人幸。柳宗元的貶謫永州,封建王朝少缺了一個憂國憂民的官吏,卻多得了一個名垂青史的“唐宋八大家”。

歐陽修在《薛簡肅公文集序》中說了一段意味深長的話:“君子之學,或施之事業,或見于文章,而常患于難兼也。蓋遭世之士,功烈顯于朝廷,名譽光于竹帛,故其常視文章為末事,而又有不暇與不能者焉。至于失志之人,窮居隱約,苦心危慮,而極于精思,與其有所感激發憤,惟無所施于世者,皆一寓于文辭,故曰窮者之言易工也。如唐之劉、柳,無稱于事業,而姚、宋不見于文章。彼四人者,猶不能于兩得,況其下者乎?”歸隱書齋著書立言,出將入相叱咤風云,難得二者兼顧。走時運之人,高居廟堂,把文章之事視若閑為;至于失志,退守書房,滿腔激憤無以宣泄,只能訴諸筆端。所以窮困失落者易工文辭。即如柳宗元之大才,尚且不可魚與熊掌兼得。

韓愈也為此發出感概:“使子厚在臺省時,自持其身已能如司馬、刺史時,亦自不斥。斥時,有人力能舉之,且必復用不窮。然子厚斥不久,窮不極,雖有出于人,其文學辭章,必不能自力以致,必傳于后如今,無疑也。雖使子厚得所愿,為將相于一時,以彼易此,孰得孰失,必有能辨之者。”柳宗元如果仍然一直身居官場,處于高位,他還會致力于文章?如果貶謫后很快有人抬舉,他復得志于官場,不是一直困頓蠻荒,他還能寫出那樣的錦繡文章?如果遂了柳宗元之愿,出將入相,把位置予以交換,我們是需要一個政治改革家的柳宗元,還是更鐘情于一個文學領軍人的柳宗元?孰得孰失,幸矣不幸?也許我們當今人的智慧不足,只有留待智力更為發達的后人來予以評價了。

愛因斯坦的相對論認為:“質量是能量的一種表現形式。質量的高低決定于能量的大小。”什么是生命的質量?如何贏得人生的最大價值?對于法蘭西民族來說,究竟是以劍征服了整個歐洲的拿破侖可稱之為偉人,還是用筆征服了全世界讀者的巴爾扎克該稱之為偉人?

柳宗元的人生,是悲劇抑或是喜劇?千秋功過得失,誰人來與評說!

 
 

 柳宗元像

 

 

柳宗元故里

 

柳宗元像

 

掃描二維碼,關注太原道微信公眾號,了解更多三晉文化

本文來源:;本文作者:陳為人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ctyu.icu ( 2016-03-01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 36选7好彩1中奖 五分彩预测软件 网络棋牌 浙江27选7走势图 吉林时时奖金 新一代时时彩计划 加微信送28万金币 捕鱼 黑龙江福彩 排列五开过的号码查询 福建体彩36选7模拟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