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超级大乐透走势图2元网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雁門長城:沉寂的要塞,荒廢的商道

 

 

 

 

  明王朝將長城建筑藝術推向了極致,山西北部的雁門長城是其中的重要代表作。這段長城沿恒山山脈西段勾注山、夏屋山分布,蛇行于山脊,綿延于天際,像一條金蛇在青山間飛舞。雁門長城雖修筑于明代,但許多土石多就地取材于北魏時期修建的“畿上塞圍”。雁門長城多是未經修飾、修復的“野長城”,原汁原味地保留著古代建筑工藝和古戰場舊貌,是不可多得的明長城樣板。

 
 

青山舞金蛇  深谷鎖雁門

 

 

 

 

 

 

  與眾不同的雁門關,很難分清“關內”與“關外”

跟其他許多名關相比,雁門關的地理位置似乎有些模糊,甚至我身邊不少朋友很難將它與山西這個內陸省份聯系起來。得到這種印象其實并不奇怪:從兩漢到唐宋,近及明清,將歷代詩詞收集起來,我們就會發現,雁門關并非一個簡單、具體的地名,而是一個含義豐富的文化符號——它意味著邊塞與疆域、征戰與御敵、節烈與忠義、生離與死別……事實上,許多文人墨客的腳步并沒有踏上過這里,但并不妨礙他們用詩詞進行表達。雁門關跟玉門關、陽關等一起,勾勒出了中國疆域消長變遷的輪廓,也衍生出一種糾結數千年的家國情懷。 

雁門關似乎是一座脫離了具體地域的古關,它以如此豐贍的含義靜靜地躺在各種典籍之中,倒是模糊了其具體模樣。所以,高大的城門、龐大的長城,似乎不那么重要了,以至于長期被拋棄荒野,無人問津。莫說那又高又長的邊墻,就是關城上一縷掠過斑駁苔痕的陽光,關城下一道道印有深深車轍的石板小徑,也會讓人頓時浮想聯翩,感受它身上厚重的歲月積淀。 

廣義上的雁門關,不是一座孤立的關,它是以內長城雁門關為核心,管轄著東西兩翼18座隘口的龐大防御體系,包含山、陘、關、城、堡、寨等各種自然或人工屏障。更令人瞠目的是,在晉商叱咤風云的年代,這座軍鎮還扮演過商業要埠的角色。

 
 

雁門十八隘 紫塞壁立墻如崖

居庸關以西、偏頭關以東的明長城一分為二:北線為外長城,俗稱“頭道邊”,南線為內長城,俗稱“二道邊”。整個長城防區有九鎮,山西境內的大同鎮防守的是“頭道邊”,山西鎮(即“太原鎮”)防守的是“二道邊”。西起陽方口,東接平型關的雁門長城是“二道邊”的中樞部分,18座隘口連成了340里長的邊墻,北望大同盆地,南扼忻定盆地。“雁門十八隘”所在的山區富含赭石、長石和黏土,遇水之后呈紫紅色,所以雁門關號稱“紫塞”。李白詩“紫塞嚴霜如劍戟,蒼梧欲巢難背違”以浪漫筆法對這一帶地形進行了描述。繪圖/劉震宇

 

 

 

雁門關以北地區緊鄰農牧交錯帶,北接大漠、南連中原—北宋楊家將鎮守的金沙灘古戰場就在這里。

當時,北宋與遼國在雁門關一線進行過曠日持久的拉鋸戰( 繪圖/孟凡萌)。

 

 

 

 

 

雁門關所在的勾注山基本上是兩個政權的自然界線。在宋遼舊址基礎上,明人建設了許多雄偉的城堡要塞,今山陰縣的新廣武村聚落就是由明“新廣武城”發展而來。新廣武城扼守山口,城東河灘有長城跨過,是萬里長城上為數不多的幾座“水關”之一。民國年間,城堡和“水關”毀于大的山洪暴發,現在河邊僅存一段殘墻。

 

 

 

 

 

 

  2013年中秋節期間,我同作家趙瑜一起奔赴朔州,去感受雁門關兩側的不同風情。前幾年剛修通的高速公路將我們一直送到雁門關隧道,這是華北地區第一條由現代機械設備開鑿的人工隧道,它將晉北兩大糧倉——桑干河盆地(即大同盆地)和滹沱河盆地(忻定盆地)連了起來。一路上,南邊的滹沱河谷霧氣彌漫,村郭、道路、河流則只能辨清點點痕跡,“秋老虎”的余威尚在,空氣里沒有一絲涼意,只感到陣陣悶熱。隧道北側,出現在我面前的是無垠的桑干河平原,此地進入朔州市山陰縣地界,也就是傳唱楊家將故事的金沙灘古戰場。大山嵯峨,長城墻垣沿山脊延宕的身影清晰可辨,圓形的烽燧、方形的敵樓、炊煙裊裊的城堡似乎近在眼前。遠遠近近,我們恍然身處塞外。 

老趙笑著說:“每一次過雁門關,就有一種錯覺,以為從關內到了關外。咱們總覺得雁門關在山西,拱衛著省府太原。其實哪里能想到,人家真正保衛的目標是京城。這么說,從南到北,恰恰是從關外到了關內。”豈止他有這樣的錯覺!其實大部分山西人也固執地認為,雁門關以南是關內,向北過雁門關就到了“胡天八月即飛雪”的關外。而雁門關以北,朔州、大同兩市境內眾多的游牧文化遺跡,以及積淀于民間日常生活中的粗獷民風,為此種錯覺提供了有力的佐證。當然,這個“錯覺”恰恰是雁門關漫長歷史在民間的影射。實際上,從戰國到明清,以雁門關為節點,關外、關內的概念一直處于不停的變化狀態,并沒有十分嚴格的規定。從這個意義上說,從南而北過雁門關,說出關,不錯,說入關,也有道理。

明初,朝廷在邊塞地區推行戍卒墾田政策,雁門關內外因此開墾出大量農田。昔日的軍糧供應基地,到了今天依舊是當地重要的“米糧倉”。隨著時代變遷,長城下的新廣武村呈現出衰落景象,如今村中的常住人口多為老人與婦孺。

 
 

 

 

 

 

 

 

 

東西綿延的勾注山,成就了雁門關的要沖地位

借助衛星地圖,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雁門長城與勾注山的依附關系。勾注山,其實是恒山山脈西段,大致呈略有傾斜的東西走向,相連的群峰如伏虎,似蹲獸,峰尖牽牽連連,橫跨了數座縣城。勾注山海拔約17002400米,這樣的海拔高度,既具備險要地形,又不至于無法攀登,最適合修造防御工事。勾注山以北是中溫帶,以南是暖溫帶。戰國前,山北是游牧部落,山南為趙國疆域。至趙武靈王時期,農耕文化推進到今大同外長城一線。此后,從外長城至勾注山一帶,仍保留著濃重的游牧文化印記。勾注山以南的滹沱河流域,氣候相對溫潤,兩岸甚至可種植稻谷;山北的氣候相對干旱,桑干河沖積平原有大片鹽堿化土地。

過了中秋節,勾注山南坡還是滿目蒼翠,大山之北已是百草凝霜。這時,雁門關關城一帶勁風如刀,老百姓常說:“風大的時候,能把磨扇吹起來放了風箏。”《山海經》中說雁門關之所以得名,是因為其所在的山“兩山對峙,其形如門,而蜚(飛)雁出其間”。當地百姓說,大雁要想飛越雁門,必須小心翼翼,飛行高度超過山頂一寸,風也會將它們刮回去。

 
 

 

雁門關下依舊如昔的傳統生活

經過千余年戰爭歲月洗禮和風吹雨打,雁門長城腳下的舊廣武村,處處透著荒頹景象。一座傳統院落外,有數百年歷史的老院墻已經坍塌。村中過去只有一條土路與外界溝通,雨天滿是泥濘,晴天飛沙揚塵。近些年,當地將舊廣武村一帶開辟為旅游景區,在土路基礎上修通了一條公路。

 

 

 

 

 

 

  從戰國到明代,勾注山向來被視為“天下之大防”。中原帝國開疆拓土,要由此向北推進;游牧部落擴張領地,則由此張開向南進擊。中央王朝強盛,勾注山則屬中原疆域;中央政權分崩離析,游牧民族則突破勾注山乘機南進。至今都到處流傳的“楊家將”故事,即來源于雁門關一帶,這傳說多少取自真實的歷史——勾注山地帶一直是宋遼對峙的前沿。明朝,勾注山成為拱衛京師的重要屏障,昔日關外變成了關內。直到清朝建立,王朝版圖擴大,勾注山才不再是民族碰撞與融合的界線。 

勾注山在中國歷史上扮演過如此重要的角色,其戰略防御地位自不待言。今天的雁門關隧道,恰恰洞穿新、老兩座雁門關城之間的大山。一出高速路隧道,但見烽燧相矚,堡寨相望;勾注山北麓,一左一右,新、舊廣武兩座堡寨扼守山口,高速公路還在此設了一個出口。可見,這條進出雁門關的道路至今仍承擔著溝通山西南北的重要任務。 

“關外野人家”,漢代墓葬里的不解之謎

說起雁門關的“內”與“外”,我想起了一首詩:“雁門關外野人家,不養桑蠶不種麻。百里并無梨棗樹,三春那得桃杏花。六月雨過山頭雪,狂風遍地起黃沙。說與江南人不信,早穿皮襖午穿紗。”詩的作者是時任明代兵部尚書的王越。在近百首吟誦雁門關的詩詞中,此詩顯得直白而少意蘊,但它流布甚廣。

詩中“雁門關外”所指何地,一度讓我感到費解。這個“關外”,是關城之南的代州(今代縣),還是關城之北的朔州呢?按照詩歌描述的情形,二者都顯得有些牽強。若說“關外”是朔州,那朔州所在的桑干河平原本身就是“桑干”,是桑樹遍地的地方,但詩中偏偏說“不養桑蠶不種麻”。這“關外”若指溫潤的滹沱河河谷,當地是稻菽飄香,瓜果遍地,根本不是“百里并無梨棗樹”。 

王越的這首詩不以抒情見長,直白且無意蘊,似乎不可能憑空想象。帶著這樣的疑問,我繼續尋找詩中的“野人家”。現場勘查后我判斷,“野人家”應指勾注山縱深15公里到30公里的山區,“雁門關外野人家”,應該在關城不遠的地方。我們的車從高速路出了“新廣武”出口,撲入眼簾的是一片令人驚嘆不已的古墓群落,稱為“廣武漢墓群”,大墓高的可達4米,低的有兩米左右。古墓群坐落在雁門關所管轄的新、舊廣武城(今新廣武村、舊廣武村)南側。舊廣武城保存尚好,屬于遼代舊堡,明代再行加固。明洪武年間,朝廷在廣武營的基礎上擴建成堡,為進入雁門關的第一道關口。但是,這個“新廣武城”主體被一場洪水吞沒,而舊廣武城則保存完好。所以,當地百姓說:“新廣武不新,舊廣武不舊。” 

新、舊廣武城附近,除長城堡寨之外,古戰場遺跡遍地都是。莫非,這個龐大的古墓群就是沙場將士的埋骨之地嗎?不是沒有可能。從戰國至明清,雁門關下上演過太多慘烈的戰爭劇。有這樣一群大墓靜靜躺在關下,似乎沒有什么奇怪的。然而,附近百姓卻言之鑿鑿地說,那根本不是古墓,它們真正的名字叫做“謊糧堆”。 

謊糧堆的故事,說的是當年楊業鎮守三關,后援斷絕,為了迷惑遼軍,命軍士星夜堆起數百座大土堆,上覆草秸葦席,遠遠看去就像糧囤一樣。傳說終歸是傳說,經不起考古學的推敲。20世紀初,日本考古學家發表文章確定這是漢代古墓。到了80年代,文保部門根據發掘陪葬文物判斷,墓群東側為西漢墓,西側則為東漢墓。因為當時是試驗性發掘,許多細節尚不為人所知。 

上世紀80年代,曾任廣武派出所所長的攝影家曹俊破獲過一起盜墓案。說起當年作案現場,他說:“順著盜洞沒有再往深里鉆,因為墓坑中部有大量流沙,下去非常危險,但是,坑里無棺無槨,裝骨殖的陶罐挨個兒排開,大約有30多個同樣的陶罐。而且,從盜墓者手里截獲的陪葬品來看,墓主人顯然不應該是軍營里的將士,而是平民墓葬。”原來,這漢墓不是陣亡將士的公墓,更不是謊糧堆,居然是老百姓的墓葬。 

作為一座關塞,廝殺流血、建功立業似乎是雁門關的主要內容。然而,宏大的敘事忽視了更多的細節,尤其是平民歷史。這些平民墓葬恰恰說明:關塞的出現并不是為了戰爭,而是為了守護祥和的歲月。“雁門關外野人家”,說的應該就是這里。

 
 

 

胡柳戀邊塞 金暉注古城

舊廣武村昔日是雁門關所轄的舊廣武城所在地,始建于宋遼時期,至明代發展成為磚墻城堡。經過數百年歲月,古城較完整地保存了舊時格局。城墻內外多生一種耐寒、耐旱、耐鹽堿、抗風沙的柳樹。當地村民因柳編之需常年伐枝,導致樹冠不大,干老枝新,有胡楊之狀,當地人給它取了個詩意的名字叫“胡柳”。黃昏,夕陽的金光照在西城門上,養羊的農戶趕著牲畜歸來—城墻、牧人、胡柳,形成了一幅動靜相宜的畫面。

 

 

 

 

 

 

 

  險峻的雁門古道上,曾有一座重要的“陸港碼頭”

最早修建的古雁門關叫西陘關,口口相傳后稱為“鐵裹門”—鐵裹門作為地名在萬里長城上并不少見,居庸關邊上有一個村子就叫鐵裹門,它大概就是為了形容城垣高峻,如同鐵壁那樣堅固。后來的雁門新關被稱為東陘關,關城為明代所筑,即今天所指的雁門關城。較之古雁門關,新雁門峪口相對開闊一些,大規模的建筑群落才得以展開。這樣一來,雁門關形成了“雙關雙城”的獨特布局。說話間,我已經來到雁門關,仰望過去,不禁感嘆:“好一座雄偉的關城!” 

面對重重關山,我的思古情懷如荒草一樣,從心底里一根一根長起來。我已經是第二次上雁門關了,此時兩側山巒上的樹葉紅得正火。這幾年以來,當地對關城進行了數次修葺,近期又進行了一次徹底修繕。主持修繕工程的人叫王鳳崗,雁門關的歷史,滿滿當當地裝在他的肚子里。隨山勢起伏而展開的雁門關長城看似沒有什么規律,但在老王指點下,它們的脈絡一點點清晰起來:雁門關城由大磚城、石城、北門甕城和北外的羅城組成;四城共同構成雁門關關城格局,四城之間,由城墻連為一體,占地在一平方公里左右。雁門新關北出10公里即為廣武口,與長城相連,曾有重兵把守;南出10公里,再有南口寨,亦筑堡守衛,南口與廣武之間,雁門關古道盤山而行,曲折蜿蜒;而古雁門關那一頭,北出10公里,為白草口,有常勝堡與六郎堡,出白草口,再有舊廣武城,均與長城相連;南出10公里,則為太和嶺口,有太和嶺寨。

就這樣,一個以新、老雁門關為中心的龐大軍事防御體系呈現了出來。但是,自清代之后,關城的軍事防御功能已經顯得無足輕重。我們注意到天險門外的李牧祠,兩根高聳入云的石旗桿保護完好,那是明代的遺物。旗桿之下有三通碑刻,是清代商家捐資修整雁門古道的花名冊,有幾十處商埠、700余家商號的名字。與廣武漢墓的吊詭一樣,這處商號碑刻再次以意外的方式為我展現了雁門關的罕見一面。雁門古道細若纏煙,但誰會想到,這樣一條瘦弱不堪的山道,居然是溝通塞外與中原、南方與北方的必經通道。自新疆和田,出天山南麓,經陰山南麓越過大草原,進入山西北部的“玉石之路”一直延伸到雁門關下;清代至民國初年,由江南經中原入山西輸往內、外蒙古,抵達中俄邊貿口岸恰克圖的“茶葉之路”也經過這里。這兩條大商道上,雁門關不僅是咽喉要道,更是重要節點。從漢到唐,從明到清,雁門關都曾開關設市,它既是一個重關營壘,也是一個商貿發達的陸港碼頭!

 
 

 

昂首過峰嶺 潛身伏谷間

高山之巔的長城由于缺土無法夯筑寬厚的墻體,所以簡化為一堵單薄的磚墻。從勾注山高處俯瞰山間峽谷,一條車水馬龍的高速公路縱貫南北,將忻定盆地與大同盆地的交通距離大大縮短。昔日劍拔弩張、兵戎相見的宋遼疆界,如今變成了溝通關內外的交通樞紐。高速公路從山嶺腹中穿越,部分路段與鋸齒狀的長城交織,將不同歷史時空定格于同一畫面。

 

 

 

 

 

 

  有這樣一個溝通南北的塞上商埠,其強勁的經濟輻射能力在明清兩代發揮得淋漓盡致。雁門關南邊代州(今代縣)、崞縣(今原平市)、五臺、定襄、忻州(今忻州市)、繁峙諸縣,北邊的應縣、朔縣(今朔州市)、山陰、渾源,甚至大同,其經濟、文化和社會發展,都與這座關塞有密不可分的關系。以代州為例,清代的代州境內有商戶700余家,從業者3000余人,分布于州城以及州城周邊的四大商鎮之中,而這些商鎮無一例外都是雁門關長城體系中屯兵防守的堡寨。 

誰曾想到,這兵戎相見的地方也可以成為繁榮的商道!邊塞之中,有了云集的商號,有了車喧馬叫的市場——戍邊將士的后代們用驚人的方式,給雁門關賦予了新的內涵。我又想起了關城下那幾座漢墓,那些平民的墳場,每一座墓葬都有豐富的陪葬品,這恰恰說明,兩千多年前的雁門關一帶,就曾為周圍居民帶來過富足與安定的生活。

 
 

掃描二維碼,關注太原道微信公眾號,了解更多三晉文化

 

本文來源:中國國家地理2013年第11;本文作者:魯順民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ctyu.icu ( 2015-05-05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 6码两期计划怎么阶级倍投 福利彩票22选5 65期开奖结果 大赢家足球比分直播 重庆时时彩历史开奖数 1分快三单双大小有什么规律 开心娱乐网 重庆11选5技巧 稳赚 分分快三大小单双必中技巧 天天pk10人工计划网页 手机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