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超级大乐透走势图2元网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山西民歌《交城山》屬地爭論

 

 

 

 

 

  《交城山》原是文水民歌

  《交城山》是清代或者更早年代開始流傳于文水、交城一帶的一首民歌。新中國成立后,這首民歌曾由著名歌唱家郭蘭英演唱,并在全國范圍內廣為流傳,是一首非常經典的山西民歌。它的歌詞是這樣的:“交城的山來交城的水,不澆那個交城它澆了文水;灰毛驢驢上山灰毛驢驢下,一輩子也沒啦坐過那好車馬;交城的大山里沒啦那好茶飯,只有莜面栲栳栳還有那山藥蛋。”因為歌曲直白地訴說了舊時代交城山老百姓的貧窮和苦難,所以好多人認為,這是一首交城民歌,是一首“苦歌”。

    《交城山》那句經典的開頭:“交城的山來交城的水,不澆那個交城它澆了文水。”其中出現了三組詞:“交城”和“文水”,“山”和“水”,“澆”和“不澆”,這三組詞在歌曲中的對比出現非常有意味。交城的水不澆交城反倒澆文水,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對于不了解交城、文水的地形和交通狀況的人來說,確實就像謎一樣。

    山西境內的中部有一條河流——文峪河,它的上中游流經兩個縣:交城和文水;文峪河發源于交城山,但文峪河的水一出交城山就拐到文水的平川去了,而且流經文水大半個縣,文水縣因此得“名”,文水縣也由此得“利”;由于文峪河水量充足,四季常流,使得文水自古水利條件獨好,一直是全省的糧食基地、農業大縣,因而文水人民豐衣足食。而交城山里的人,卻只能靠天吃飯,眼巴巴地看著文峪河水日夜不停地澆灌了文水的農田。所以在農耕時期,從衣、食、住、行各個方面相比較,文水老百姓的生活遠比交城山上老百姓的生活富足。

    不僅如此,對于生活在交城山的交城人來說,還有更為“日怪”的事情呢。交城縣90℅是山區,縣城就在山下的平川。而文水縣開柵鎮的石嘴頭,是進入交城山的必經之地和唯一入口,交城川上的人要到交城山上,非得繞道文水不可,交城山上的人要到交城縣城,下山后必走文水的地盤。自然地,交城山上和文水川上的來往就非常頻繁,關系也很是密切,通婚也比較普遍,尤其是交城山上的姑娘都愿意在文水找個好人家、嫁個好后生。有人調侃地唱道:“交城的山來交城的水,不澆那個交城它澆了文水;交城的人來交城的家,不走那個文水就回不了家。”

    筆者在與文水縣開柵村幾位老人的交談中,對民歌《交城山》有了一個重要的發現——目前流傳的最早的《交城山》,原來不只三段歌詞,民間還流傳著第四段歌詞:“狠心的爹來沒主意的媽,怎把奴家打發在那山旮旯”。為了證實這一段歌詞的存在,筆者通過各種渠道在文水、交城走訪調查,與交城縣研究民間文化的專家進行交流,得出結論:確有其事而且確有其“詞”。

    對民間文化有深入研究的馬德先生,從小就在交城山里生活長大,他說:“我母親是文水開柵鎮人嫁到交城山上去

    的,她說以前《交城山》這首歌主要在文水平川靠山一帶的女孩中流傳,她很小的時候就經常聽人家唱這首歌,我母親她們唱的《交城山》就是完整的四段歌詞。”按照馬德先生的說法,把幾乎被人們忽略了的第四段歌詞,和前面的三段歌詞聯系起來完整地品味,我們感覺到,曾被我們一度認為叫“苦”連天的《交城山》,實際上表達的是文水的姑娘嫁到交城山中后的怨恨之情,它不是交城民歌,而是一首文水民歌、文水姑娘的“怨歌”。

    一是因為莜面在交城山里算是好“茶飯”,毛驢驢車是有錢人家才會有的闊氣,所以交城山里的人,是不會對自己家鄉有這樣的抱怨的。而且從情感的角度上說,兒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貧,有哪個交城人會絮絮叨叨地數落自己家鄉的種種不好呢?所以這首歌一定不是交城人唱出來的。

    二是第一段和第三段歌詞中,一開頭都是直呼“交城”之名——交城這、交城那,這絕不是交城本縣人的口氣,“交城的大山里沒啦好茶飯”“交城的水不澆交城澆了文水”,這是在嚴重不滿情緒之下對交城山窮苦生活的嘲笑:“你看看你們交城,你們吃的甚喝的甚啊,沒有一樣樣的好,就連自己山上的水還流到外縣了呢”,說這話的一定不是交城人,應該是熟悉交城、和交城來往密切的文水人。

    三是《交城山》的第一段,民間還有另外一個版本:“交城的山來交城的水,不澆那個交城它澆了咱文水”,你發現了嗎?在“文水”前面多了一個“咱”字——“咱文水”,這不就更明顯了嗎?第一,唱歌的是文水人,第二,聽歌的也是文水人。只不過有這個“咱”字文水人的身份顯一些,沒有這個“咱”字文水人的身份隱一些罷了。

    四是從第四段歌詞來看,有著抱怨情緒的這位文水人,很明顯是嫁到交城山的文水姑娘了,可以看出,給她吃上莜面栲栳栳、坐上毛驢驢車的婆家,雖然是山上不錯的人家,但她顯然是不合心、不滿意的。交城山上的姑娘還往山下的文水跑,文水姑娘反倒嫁到這交城的山旮旯,以前吃慣了平川的白面、五谷雜糧,現在一年四季是自己不習慣的栲栳栳和山藥蛋,過著大山深處交通不便、隔絕人世的生活,這位文水姑娘能不抱怨嗎?

    五是“狠心”“打發”這兩個詞,表達的是父母的絕情和不負責任,所以文水姑娘一定是無奈地坐上毛驢驢車被迫做了交城媳婦的。或許,之前她在文水有自己的意中人,而且可能有過美好的愛情故事,她在出嫁交城前和父母一定有過抗爭。父母收了人家的彩禮,出嫁前對女兒說交城山里這好那好,但姑娘婚后經歷的卻是相反的情形,這讓她覺得受了委屈,更受了欺騙,于是就有了如泣如訴的“閨怨”,有了對“狠心的爹沒主意的媽”的責備埋怨。一句話,她后悔嫁到交城山。

    六是歌中有“一輩子也沒啦坐過那好車馬”一句,“一輩子”雖然只是個概數,但至少說明她嫁到交城山已有幾十年,當年的文水姑娘這個時候應該已經是半老婦人了,應該說,她在交城山不是生活了“一輩子”,而是煎熬了“一輩子”、“怨”了“一輩子”,《交城山》的歌她也唱了“一輩子”。遇到了傷心傷悲事、回娘家見到久別的親人、看到兒時伙伴生活在平川的幸福……凡此種種,都有可能引發她的哀怨和唱訴。

    “詩言志,歌詠情”,從心靈深處迸發出來的歌,最具心聲,也最能打動人,于是“怨歌”《交城山》就這樣動人心弦,也就這樣一代一代流傳至今。我們知道《交城山》采用的是傳統民歌《割莜麥》的旋律,但它表達的思想情緒就是文水姑娘嫁到交城山上的閨怨,它就是一首地地道道的文水民歌。不能因為歌中唱的是交城山,就說它是一首交城民歌,我們不能再這樣訛傳了。

    在知道了原本存在的《交城山》第四段歌詞之后,我們覺得,只有毫不遺漏地連同第四段歌詞完整地唱出來,《交城山》原生態的民間鄉土生活味道才表現得更濃厚真切,文水怨婦內心世界的真情流露才表現得更完整全面:

    交城的山來交城的水,不澆那個交城它澆了咱文水;灰毛驢驢上山灰毛驢驢下,一輩子也沒啦坐過那好車馬;交城的大山里沒啦那好茶飯,只有莜面栲栳栳還有那山藥蛋;

    狠心的爹來沒主意的媽,怎把奴家打發在那山旮旯……

 太原日報20150609,本文作者:王學禮

 

《交城山》真是文水民歌嗎——回應王學禮《〈交城山〉原是文水民歌》

  《太原日報》69日“晉韻”版刊登了王學禮的一篇文章《〈交城山〉原是文水民歌》,筆者讀后,對他的結論不敢茍同。《交城山》其實還是交城民歌。

    王學禮《〈交城山〉原是文水民歌》一文從交城水為什么“不澆交城而澆文水”講起,再到作者對民歌第四段的“重要發現”,再到交城人馬德的一段話,然后得出的結論:“《交城山》實際上表達的是文水的姑娘嫁到了交城山上的怨恨之情,它不是交城民歌,而是一首文水姑娘的‘怨歌’”。

    講到此處,王學禮也可能覺得有些草率,于是又加了他自己的幾條分析作為補充和印證:一是說交城人是不會對自己家鄉抱怨的,“所以這首歌一定不是交城人唱出來的”;二是說歌詞中多處直呼“交城”之名,交城這,交城那,這絕不是交城人的口氣;三是說作者發現了《交城山》第一段還有另一個版本:“交城的山來交城的水,不澆那個交城它澆了咱文水”,這不就更明顯了嗎;四是說從作者“新發現”的第四段歌詞(“狠心的爹來沒主意的媽,怎把奴家打發到那山旮旯”)來看,“有著抱怨情緒的這位文水人,很明顯是嫁到交城山上的文水姑娘了”;五是說“狠心”和“打發”這兩個詞,更進一步說明了這位文水姑娘的怨恨之情。于是作者得出結論:“由此看來,《交城山》原本就是這個滿懷怨恨之情的文水姑娘唱出來的文水民歌”。

    筆者以為,作者所謂的這些證詞,多數都算不是上鐵的證據,僅僅是作者的一種主觀臆斷和分析推測。因為作者不是交城人,且他的所謂調查取證又繞開了當事者交城人,偏偏到文水人中去聽那些片言只語。其實交城人都知道,雖然交城90%是山區,10%是平川,但10%的平川人仗著交通便利、飲食差別,更主要的是歷代縣衙設在平川,所以自古以來就有一種優越感,處處對山里人冷嘲熱諷。那么,在這種優越環境里成長起來的平川姑娘,嫁到交城山后,自然感到心里很不平衡(這其中當然也包括了少數的文水姑娘,甚至還有其他地方的姑娘),加之交通不便,生活艱苦,思鄉心切,于是就自然而然產生了怨氣,怨天怨地,怨爹怨娘,怨車怨馬,怨吃怨喝。這些怨情正是“交城山”民歌產生的心理背景。很顯然,發出這些怨情的主體并不是文水姑娘,而是嫁到山上的交城縣平川姑娘。她們在表達這些怨情的過程中,你哼一句,我唱一聲,她加一詞,慢慢就湊成了一首完整的《交城山》民歌。王學禮也許對這些歷史背景和人文感情了解不多,他就只能從枝節問題上去臆斷猜測,得出的結論必然是表象的、片面的。

    如此講來,王學禮未必服氣,因為他自認為還有兩把“殺手锏”:一是他所謂的“重要發現”,即民歌的第四段歌詞——“狠心的爹來沒主意的媽,怎把奴家打發到那山旮旯”;二是第一段歌詞的另一個版本:“交城的山來交城的水,不澆那個交城它澆了咱文水。”

    先說第四段歌詞,這并不是王學禮的“重要發現”。筆者是交城人,在我們很小的時候,就聽到大人們所唱的第四段,歌詞是這樣的:“叫了一聲爹來叫了一聲娘,你不該把小奴家嫁到交城山上”。這個版本是一代代傳下來的,時間確已久遠,而且整個韻律與前三段相同,都是前句和后句的最后一個字押韻。這段歌詞雖古已有之,但《交城山》被郭蘭英唱響時已是在新中國成立之后,為了避免這段歌詞的消極情緒,所以才做了刪節。至于王學禮提到的“不澆那個交城它澆了咱文水”,這個“咱”其實算不成一個“版本”,因為它已不是民歌之“源”,而是民歌之“流”。就是說《交城山》民歌產生之后,也許其中的一位文水姑娘回到娘家時隨意加了這個“咱”字,但這又何妨?她嫁到交城山上,就成了交城人,交城人唱出來的歌只能叫交城民歌,即便再加幾個字,也只能是在無意的“惡搞”而已。如果按照王學禮的思維來推理,假如再過一些時候,又有一位文人考察之后,推測出《交城山》民歌是由當年嫁到交城山上的某位四川姑娘唱出來的,那《交城山》豈不是又成為了“四川民歌”了嗎?

    至于王學禮拿交城人馬德來說事,更是沒有分量的。即使馬德說過這些話,其核心思想并不是強調《交城山》是文水民歌,而只是說有過第四段歌詞,這段歌詞也無法證明《交城山》是文水民歌。所以,馬德的話幫不上王學禮的忙。我認識馬德,他是個認真和嚴謹的人,如果看到自己的話被人用來證明《交城山》是文水民歌,他肯定會站出來說話的。

    綜上所述,我們判斷一首民歌的歸屬,標準只有一個,即看其產生在何處,講述的是何事。《交城山》產生在交城山里,講述的是交城山里的風土人情,它只能是交城民歌!

    最后,讓我們重溫《交城山》民歌歌詞:交城的山來交城的水,不澆那個交城它澆了文水;灰毛驢驢上山灰毛驢驢下,一輩子也沒啦坐過那好車馬;

    交城的大山里沒啦那好茶飯,只有莜面栲栳栳還有那山藥蛋;

    叫了一聲爹來叫了一聲娘,你不該把小奴家嫁到交城山上。

太原日報20150615,本文作者王作柱

 

《交城山》是地道的交城民歌

  《太原日報》“晉韻”版69日、16日先后刊登了兩篇關于民歌《交城山》的文章,讀后,我談談自己的想法。

    我所了解的《交城山》上世紀50年代末,我在山西師范學院(現山西大學)讀中文。當時物理系有位交城縣的女同學名叫梁宗山,不僅人長得漂亮,民歌唱得更棒,她在學校晚會上的一曲《交城山》,唱響了整個校園。此后,各系的同學們便開始學唱起這首民歌。記得當時的歌詞是:

    交城的山來交城的水,不澆那個交城就澆了文水;交城的大山里沒有好茶飯,只有莜面栲栳栳還有那山藥蛋;二荷啦啦轎車車灰毛驢驢兒拉,一輩子也沒啦坐過好車馬。又一次,我在宿舍里學唱這首民歌時,被我們班的郭振榮同學聽見了,他是地道的交城人,而且對這首民歌有較多的了解。他告訴我,《交城山》這首民歌。不僅僅是這么三段歌詞,當地還流傳有其它唱段。于是我便跟著他又學了三段:

    叫了一聲爹來喚了一聲媽,你不該把女兒賣到那山旮旯;公爹兒打來婆婆兒喎(讀 wai 相當于“那個”)罵,該死的那小姑子還磕打奴家;奴有心尋繩上吊死了吧,實實是丟不下我那小冤家。后來,由于工作原因,我于1976年春來到交城縣城,遇到了交城文化館的張有洛先生。他以演唱民歌和曲藝著稱,且對民間文藝頗有研究。當我向他請教《交城山》民歌時,他說:“《交城山》最早流傳在交城山區,據說是位趕毛驢馱炭的歌手先唱紅的,原詞較長,除了你唱的幾段外,還有其它唱段,如,‘白日里喂豬做飯抱娃娃,到黑間挑燈熬油補鞋襪’等多段,基本是以一位交城平川的姑娘嫁到山區做媳婦的口氣來述唱的生活苦歌,但由于歌詞太長,一般人記不全,所以在流傳過程中刪刪減減就剩下不多的幾段了。后來有人將其中三段整理見報,又覺得‘二荷啦啦轎車車灰毛驢驢兒拉’,過于土氣,外地人理解不了,便將其改為‘灰毛驢驢上山灰毛驢驢下’,于是這三段唱詞的交城山民歌,便在全縣乃至全省流傳開來。至于那首原來的長歌便無人提及了。”聽了張有洛先生的講述,我茅塞頓開,終于對《交城山》這首歌有了較為全面的了解。

    民歌唱述的自由性和民歌流傳的變異性民歌是勞動人民的集體創作,主要是靠口頭傳承得以流傳。而在流傳過程中,歌手的演唱與傳播又起著重要的推動作用。鑒于民歌演唱環境、場景、聽眾,甚至內容等的多種不固定性,便產生了歌手唱述時的最大自由性。當他演唱一首民歌時,可以不受民歌內容的限制,而是按照自己的思想感情和對民歌內容的理解不斷在自由發揮。唱述時可以是男角,也可以是女角;可以是第一人稱,也可以是第三人稱;有時甚至同時出現在一首歌中,歌手不停地轉換著角色,以顯示內容與形式的豐富多彩。也正是由于如此,我們在看待《交城山》這首民歌時,便不能像王學禮同志所理解的那樣,將這首反映平川姑娘嫁到交城山中的苦歌與歌手等同起來,單純地認為就是交城山下女孩子唱的歌,甚至還說是文水姑娘嫁到交城山后所唱的怨歌,并由此斷定《交城山》是首文水民歌。這樣的理解與判斷,有些牽強附會,筆者實在不敢認同。至于王學禮同志提及的那句“不澆那個交城澆了咱文水”的唱詞,我敢斷定那是文水歌手在文水演唱時發揮上去的,而表達的也是文水歌手和文水人的感情。如果這段歌詞得以在文水廣泛流傳,那也只能說是民歌流傳中的一種變異現象。正如“二荷啦啦轎車車灰毛驢驢兒拉”如今變成了“灰毛驢驢上山灰毛驢驢兒下”;又如后來流傳的“交城的山來交城的水,澆了那個交城又澆文水;交城的大山里有的是好茶飯,莜面白面玉茭面還有那山藥蛋;汽車嘟嘟地上來馬車噠噠地下,盤山路上跑的都是好車馬”。這些詞語的變化和內容的拓展,都是民歌流傳過程中的正常現象,但在學術上都將其稱為流傳的“變異性”。這種“變異性”只能是作為對原有民歌進行研究時的參考,而不能將其作為改變原有民歌地域屬性的根據。為此,我覺得王學禮同志因為一個“咱”字,就把《交城山》說成是文水民歌也是不妥的。

    民歌地域屬性的界定一般來說,對于民歌地域屬性的界定是有一定的原則的。按筆者的理解,首先是要確定這首民歌的流傳地區與范圍,接著則要追溯其源頭;如果源頭尚不清楚,則要根據民歌最早采錄時所提供的歌手或演唱者的基本情況來確定,看歌手是哪里人、是在哪里演唱的、演唱的民俗內容與方言情況如何,通過對這三者的統一權衡,便基本可以確定這首民歌的地域屬性了。就拿《交城山》這首民歌來說吧,按王學禮同志文中所云,它流傳的地域是文水、交城一帶,追其源頭則是嫁到交城山里的文水姑娘在交城山上唱的一首反映交城婦女生活的怨歌。假若真的如此,那么這首民歌的地域界定就應該是交城民歌了,因為文水姑娘嫁到交城山中,又生活了“一輩子”,她已融入交城的社會生活,成為交城的一員,將她唱的民歌歸屬為文水就有些牽強了。何況這首民歌早有源頭,多少年以前就已成定論,它就是一首地地道道的交城民歌。

    太原日報20150622,本文作者:楊進升

 

本文來源:;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ctyu.icu ( 2015-07-20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 赛车6码倍投5期倍投 上海哪里可以玩老虎机 网上信誉搏彩平台排行 北京pk10彩票站有售吗 福彩3d图迷汇总大全 彩票合作协议 pk10长期挂机玩法 柏林娱乐 重庆时彩时彩开奖结果 利宝娱乐App天天返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