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超级大乐透走势图2元网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山西最美鄉村巡禮

 

 

 

 

 

  從各地各級的“最美鄉村”評選,到越來越受重視的古村落保護,從每逢假日涌向鄉村的人潮,到政府工作報告中的“記得住鄉愁”,一度孤寂無聞的偏僻鄉村,重新走進人們的視野,在鄉村游和自駕游的熱潮中,展露出獨特的吸引力。本報記者歷時4個多月,用鏡頭記錄下這些鄉村變化,講述與“鄉戀”有關的故事。

 

靈石夏門古堡

悠悠衰草思舊事

 

    晉中靈石縣有一個歷史悠久的古村落——夏門古堡。這個可居可賞、可御可逸的城堡式古民居建筑群始建于明朝萬歷中期,終建于清朝光緒年間,歷時三百余年。現已被確定為第四批中國歷史文化名村。

    古堡的大部分院落長期無人居住,荒草叢生,古堡內的每一條小路和四周的墻上,也都有荒草從地下蔓上來。雖然有部分人為的拆毀、自然的侵蝕,但始終沒有改變原有的格局,街巷、院落、堡墻、堡門等依然經歷著時間的雨雪風霜。

    古堡的興盛與居住于此的梁氏家族有著密切的關系。梁氏家族是晚明及清代靈石縣乃至晉中顯赫的名門望族,官宦學士眾多,工商財力雄厚,因而古村落選址、布局及營建極為講究。窯上建窯、院中修院、窯窯相通、院院相連,就是夏門古堡的特色。大夫第、御史府、知府院、深秀宅、后堡門外院落、道臺院、百尺樓、梁氏宗祠……這些具有地方特色的古建筑,既有北方民居高大雄渾之氣勢,又有南國園林玲瓏秀雅之風韻,堪稱北方漢民族堡式民居建筑群中一枝絢麗的奇葩。

    古堡中最負盛名的“百尺樓”,以古詩“危樓高百尺,手可摘星辰”而得名。百尺樓坐西朝東,長15米,寬4米,高40米,共四層,削山為靠,面汾河而筑,坐落在河畔磯石上。據史書記載,古人在此觀日出、看春景、聽濤聲、抒情懷,眾多文人雅士留下了不少詩章。今天,站在百尺樓上,腳下,是四百多年的歷史,近處,是荒草掩映的民居,遠處,是起伏的山脈和一座座新起的高樓。

本報記者 劉江/文圖

    1、窯上建窯,院中建院,窯窯相通

    2、斑駁的墻壁透露出古堡厚重的歷史

    3、夏門古堡全景

    4、大部分人家已經搬走,只有為數不多的人家在此居住

 

盂縣羅漢堂村——羅漢堂前倚斜陽

 

    太行山脈北端,累累果實和火紅秋葉的包圍下,有一座很小的村莊——盂縣梁家寨鄉羅漢堂村。羅漢堂村因何得名?相傳五臺山文殊寺運送一百尊鐵羅漢,路過此地,其中一尊變化成人,在此借宿,沒有來得及化為原形,就留了下來。村民便將其供奉祭祀,村子由此得名。

    這個依山而建的石頭村落,房屋順勢由下而上建成。每座院落、每個房間,都由大小不等的石頭用黃泥砌就。村莊沿著石階起起落落,形成了獨特別致的造型。村口有座“奶奶廟”,雖已殘垣斷壁,但廟里一塊殘破碑石告訴人們,此廟距今已有500多年。

    羅漢堂村現在只有兩戶人家,一戶房主叫牛文明,另一戶房主叫崔吉和,兩人都是56歲,兩家靠放養二百多只山羊為生。

    牛文明的媳婦劉雙梅說,她剛嫁到這個村子的時候,村子里還算人丁興旺。當時村子里有30多戶人家、120多口人。但由于耕地稀少,交通不便,這些年,村里的年輕人紛紛離鄉去城里找營生。漸漸地,大多數村民陸續搬走,村子空落落的。

    牛文明家原先有5口人,住著五間正房、兩間西房。兒女們結婚下山居住后,現在房間全都空下了,偌大的院落里只剩下老兩口。“孩子們好幾次把我們接到城里住。”正哄著外孫子的劉雙梅說,她曾經去孩子家住了幾天,但住得不得勁、不習慣,沒住幾天就回來了,“城里太吵了,事兒也多,晚上睡不好,還老生病。”

    入贅到村的崔吉和也說,老兩口拗不過孩子們,曾隨女兒到城里住過一段時間,看過大門、打過零工,雖每月工資不少,但總覺得不自在。待了兩年,他和老伴牛巧英一商量,買了一百多只山羊又搬回了村里,和牛文明搭伴做起了“羊倌”。望著滿眼秋色,崔吉和感慨,“俺還是懷念大山里平靜的生活。”牛巧英說,“政府慰問給了袋面,村里也給面,孩子們時常回來貼補些,再在山坡上種點土豆、南瓜,一年就夠吃了。”柴火灶上,正咕嘟著一鍋小米粥,里面有豆角和南瓜,炊煙裊裊,飯香四溢。

本報記者 霍雪飛/ 李春澤/

    1、錯落有致的小院

    2、距今已有500多年歷史的“奶奶廟”見證著村子的歷史

    3、跟著大人來村里探親的孩子,南瓜成了他的玩具

    4、劉雙梅在石頭房前走走看看,她已經習慣了村子里的空落落

 

偏關老牛灣村——立威原在古巖中

 

    九曲黃河十八彎,神牛開河到偏關,明燈一亮受驚嚇,轉身犁出個老牛灣。偏關縣的老牛灣村是黃河入晉的第一個村落,在這里,長城與黃河握手,中原農耕文化和塞外游牧文化碰撞交融。今天的老牛灣村已分為兩個區域,外圍是新區,建有許多頗具農家特色的客棧,老居住區現已幾乎無人居住,成為一處獨特的古村落景觀。

    23歲的村民呂招蘭說,老牛灣原來是明代重要的邊塞堡壘,附屬于長城,用來屯兵。古堡現已殘缺不全,沒有地基,只是依山勢建在石塊上,堡墻由夯土筑成,并用磚和石頭包裹。整個古堡坐北朝南,先入甕城再進南門,迎面是座石砌影壁,影壁后面是觀音廟、真武廟和關帝廟、諸神廟等。古堡的北面,就是現在的老牛灣村。村內房舍多就地取材用石頭建成,石頭房子、石砌火炕、石凳、石灶臺、石磨、石碾,清一色的石頭世界,因此老牛灣村又被稱為“石頭民俗博物館”。

    老牛灣堡北側約200米外,有一座屹立在黃河邊上的“望河樓”,是明代傳遞軍事信息的瞭望臺,河對岸就是內蒙古的清水河縣。傳說昭君出塞途經老牛灣,曾于此回望中原。呂招蘭說:“望河樓有個奇特的回音現象,在底部撞擊石頭,能發出雞叫的聲音。”歲月變遷,不知道當年昭君回望中原的時候,是否也聽到了河邊的那一聲聲雞鳴。

本報記者 郭小強/ 鐘清/

 

陵川武家灣村——廿里太行似江南

 

    陵川縣馬圪當鄉的武家灣村,上接古石城村、大雙村以及素有陵川古八景之首“黃圍靈湫”的雙底村,下連河南省輝縣的西溝景區,群山環抱,小河流淌,在村西形成一個月牙形的湖面。站在湖邊,山色倒映,水平如鏡,美不勝收。這些樸素靜謐的古村落綿延幾十公里,猶如一顆顆璀璨的明珠,若不是四周有高大險峻的太行山脈,真讓人以為身臨江南水鄉。

    武家灣村溪瀑密布,植被茂密,山上有猴子、野豬等動物。“前幾天還有只猴子跑到我家找吃的。”村委會主任馬躍中邊說邊掏出手機,讓記者看他拍到的那只調皮的猴子。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帶來了冬暖夏涼的氣候。每逢炎夏,飽受酷暑折磨的游人紛紛來這里休閑避暑,“一住就是一兩個月。”馬躍中說。村支書吳保國則說:“從雙底村到武家灣村,十幾公里的大峽谷,將兩村的自然景觀很自然地連成一體,成為敞開式的不需要門票的南太行山大峽谷景區。”

    月牙形的湖面是2008年修水電站時形成的。馬躍中說,也就是從那時起,農家樂開始在村里興起。辦起村里第一個農家樂的是肖常忠,那一年,他把自家房子簡單改建,取名“興盛”,就開門迎客了。后來,看到農家樂能掙錢,“村里以前外出打工的,有不少都返鄉了。”吳保國說。

本報記者 李吉毅/ 劉江/

 

平陸張店村——平地炊煙有乾坤

 

    平陸縣張店鎮張店村,有一種獨特的陷在地下的建筑——地窨院。地窨院因地制宜,保溫性好,冬暖夏涼,安全舒適,而且成本較低。當地民謠這樣描繪它,“上山不見山,入村不見村,平地起炊煙,忽聞雞犬聲。”

    村民王守賢老兩口住的地窨院,是該村保留下來最完整的一個。67歲的王守賢是省級窯洞營造技術傳承人。在他的精心保養和維修下,他家的院子既有歷史韻味,又一點兒都不顯得陳舊。站在院中,如同進入正方形的天井,環視周圍,四面坑壁上共有11間窯洞,沒有窯洞的地方就是出入的通道。院子里,有吃水用的水井,井上有轆轤,旁邊還有窨井,是雨水以及生活廢水的通道。

    論規模,王守賢家的院子只能算小戶。早先財主家的周家院才是大戶人家。周家祖上留下的這處清代院子很寬敞,門窗大,窯洞內明亮透氣。周家的后代周建平說,祖上原本是鹽商,曾營造了一處五院連環的建筑,目前的周家院僅僅是其中之一,其他四座院子,一座土改時歸了村集體,當做學校,后來賣給了村民,其他三座都填平了。這五個院子相聚相鄰,互相留有通道,不需要到地面上就可以往來。其中一座還挖了避險通道,遇到危險可以直接通到野外。

    現在,高大敞亮的瓦房和鋼筋水泥結構的住宅在村里已經成為主流,地窨院星星點點隱身其間,越來越難尋覓了。

本報記者 胡增春/ 劉江/

 

平順虹霓村——石村虹瀑映浮屠

 

    從平順縣城沿著狹窄的盤山路前行,翻越虹梯關,就是掛在懸崖上的虹霓村。虹霓河穿村而過,兩岸有一石拱橋連接,很有江南韻味。虹霓河從懸崖流下去,就是美麗雄壯的虹霓瀑布。

    村口有一座石碾,據說是明朝遺留下來的。村民說,在所有的農具中,石碾最像德高望重的老人,沉穩,厚實,負重,歷盡風雨,飽經滄桑。在所有的農具中,也只有石碾最能體味陽光、汗水和糧食的味道。小村四處都是原始的石頭屋子,橫橫豎豎交錯排列,小路繞行相接,綿綿不斷。村里的婦人與孩童見到陌生人,并無生疏之感,樸實之外增添不少熱情。虹霓村景致雖美,但物質生活卻極為貧乏,好在不遠處有一條穿山的高速路,可以將小村的風光送到更遠的地方。

    虹霓村有一座明惠大師塔,是五代原構方形石塔,在全國也是絕無僅有。除了這座石塔,虹霓村村委主任王國保說,村中還保存有唐代碑刻建筑、明清民國的民居和建筑,古院林立,街巷縱橫,每一處都有說不完的故事。遺憾的是,由于缺少規劃保護,村民建房翻新,使用的瓦頂不再是以前的小黑瓦,而換成了現在的大紅瓦;墻體建材不再是以前的石料,而是紅磚;有的還將古舊的四合院改造,把木格柵窗戶換成鋁合金玻璃,顯得格外刺眼。

本報記者 張文舉/ 李春澤/

 

汾西師家溝村——傍山臨河窯上樓

 

    汾西縣城東南5公里處,有個師家溝村。這個始建于清乾隆三十二年的村落,歷經240多年的風雨剝蝕,已經成為一處獨特的窯洞式豪華院落群。

    村口,是一座清代砂巖所雕的石牌樓,穿過石牌樓,沿著上山的石板道順勢而上,便進入了師家溝村。建筑群依山就勢,北高南低,三面環山,南邊臨河,避風向陽,以四合院、二進四合院、二樓四合院為主體,大小31個院,既突出了山區依山就勢、窯上登樓的特點,又具有平川平面多進四合院的建筑特色。環建筑群一周,建有石板路,路外散布著師家的祠堂、節孝牌坊、油房、染房等。師家溝文管所孟利斌所長說,進了師家溝村,游人可以上院觀下院、前院望后院、出院又進院,如入迷離之宮。

    門樓、走廊、過道上,各種木雕、磚雕、石刻題跡等保存完好,路外散布著師家的祠堂、節孝牌坊、油房、染房、酒醋房和長工院等,整個宅院不但可以通過共同的交通通道聯系,還在各個院落間用較為隱蔽的踏道、側門、隧道,甚至設在窯洞中的暗洞相互貫通。這就是清代號稱的“天下第一村”。

    與其他晉商一樣,師氏家族在發跡的同時,也用賺來的錢廣置田產、擴充家業、起房蓋屋,盡顯闊綽。他們不惜血本,歷經二百余年,建起了占地廣闊的豪宅大院,以顯尊貴。建筑有主有次,有藏有露,既能滿足主人對外接觸交往的要求,又能滿足一定的隱匿性、私密性的要求,既體現了尊卑分等、貴賤分野、上下有序、長幼有倫、內外有別、男女歸位的宗法禮教,又充分顯示了建筑的時代性、社會性、民族性。

    師家大院最值得一提的,當數建筑雕刻藝術,可以說是清代鄉風民俗的集中體現。其木雕、石雕、磚雕,分別裝飾著斗拱、雀替、掛落、棟梁、照壁、柱礎石、匾額、簾架、門罩等各個方面,體裁多樣,內容豐富。僅以“壽”字為例,變化多樣的窗欞圖案多達一百零八種。

本報記者 段樹聰/ 劉江/

    1.師家溝村全貌

    2.自幼酷愛書法的要利民老人雖已75歲高齡,仍然堅持在自己居住的窯洞中練字

    3.師家溝的建筑突出了依山就勢,窯上登樓的特點

    4.兩位農婦正在窯前拾掇剛收獲的紅薯

    5.古樸的村落吸引了許多攝影師帶著模特到此處進行藝術創作

 

寧武王化溝村——天上人家倚懸崖

 

    寧武縣涔山鄉的深山峽谷里,海拔2300余米的懸崖峭壁上,有一座王化溝村。其背倚懸崖、面臨深淵,上不著天、下不著地,恰如空中樓閣,又似天上人家,被稱為“懸空村”。

    相傳懸空村是明末清初人們為躲避戰亂而建,全村以王姓為主。歷經300余年避世繁衍,現在多數年輕人已外出打工,在村居住人數僅30來人。在寧武境內,建在懸崖絕壁間的懸空村有王化溝村、五花山村、曹家梁村三個,因王化溝村條件較成熟,且獲評“中國傳統村落”,被列為管涔山民俗景點,寧武懸空村游覽多以王化溝村為主。

    王化溝村的房屋以石木為主結構,依崖就勢、高低錯落、坐北向南、避風向陽。整個村子呈東西走向分布在全長約1華里的懸崖上。因為建筑空間非常狹窄,房屋后部大都坐落在崖石之上,前半部則懸空而建,下面以大木柱支撐,上面鋪以厚木板,與崖石平坦處銜接,空實結合,代替地基。木柱則豎立在天然石壁上。房前只有一條走廊,各家走廊之外多用木料橫豎組合,成為懸在空中的“天街”。

    從遠處眺望,整個王化溝村如同懸在半空,和著名的渾源縣“懸空寺”有異曲同工之妙。走在其上,足下就是百丈懸崖,恍如騰云駕霧,登臨仙境。“山上層層桃李花,云煙盡處是人家”。近年來,王化溝村獨特的懸空民居建筑和淳樸的深山民俗特色,吸引著越來越多的游人前來尋幽探秘。

本報記者 郭小強/ 鐘清/

    1.王化溝村民懸空而居

    2.靠山吃山,時節到了,留守村里的老人們會弄一些野生藥材去換幾個零用錢

    3.游人隔三差五就會出現一撥,也算適應“形勢”,村民開起了“農家樂”

 

臨縣磧口李家山村——與世隔絕桃花源

 

    李家山村是第四批中國歷史文化名村。村子位于臨縣磧口古鎮南3公里的山上。整個村子隱于深山,空靈而幽雅。

    李家山村民對外人介紹自己的村子時,總喜歡用“鳳凰”開頭。村民會告訴你,李家山村形似展翅的鳳凰,整個村子的房子都是修在鳳凰上的。李家山村地形為兩溝四面坡,夾在兩溝之間的山峁為鳳凰頭,兩溝外側則為鳳翼。

    李家山村的出名,源于畫家吳冠中老先生的發現。1989年深秋,吳冠中老先生到李家山村采風后對其“一見鐘情”,他把李家山村比作“走遍全世界都難再找到”的“與世隔絕的桃花源”。此后,李家山村逐漸名聲遠揚。

    李家山村最大的特點,是依山坡而建、層層疊疊、錯落有致的明清窯洞。沿著約七十度的山坡,從山底一直建到山頂,疊置十一層,形成立體村落。村里的建筑是鮮明的“明柱廈檐高圪臺”風格。歲月的洗刷,讓這些古院落乍一看都有了一種老舊的落魄,但在很多細小的地方,卻能發現精致的婉約。檐廊下的磚雕木刻、水磨磚對縫砌筑,幾乎每個角落里都能讓你找到驚喜。所以,李家山村這個深山里的“鳳凰”成了美術寫生的勝地。雖然進村路途艱險,但不大的村落里,到處是來寫生的畫家和學生。

    村里的青壯年大都出去打工了,原本有200多戶的村子,如今只剩不到20戶的留守老人在堅守。

    村里沒有自來水,甚至沒有小賣鋪,不過,外來的攝影師、畫家、學生,還是為村子帶來了些許的生機,連在村里游蕩的狗都顯出一種見多識廣的漫不經心。

本報記者 王晉磊/ 李春澤/

    1.院子里充滿濃郁的生活氣息

    2.當模特的大爺,只要畫家需要,始終保持著同一個姿勢

    3.受地理條件限制,摩托車是村民們主要的交通工具

 

榆次相立村——名相故里今安在

 

    相立村位于晉中市榆次區東20公里的長凝鎮。傳說相立村是名相藺相如的故里,但村里現在沒有藺姓人。藺相如是戰國時期趙國著名的政治家、外交家。藺相如的故里到底在哪兒,僅山西就有榆次說、柳林說、古縣說、澤州說等,且各有證據。

    故里需要考證,但相立村之美,卻為人所稱道。村莊內,一處處古院落依次建于山梁、山溝,點綴在一棵棵千年古槐中間。好多院落盡管已經破舊,但均是雕梁畫棟、古色古香。村民要先生說,村里和附近村里的安姓人,都是藺相如的后代。因為藺相如后來犯下大罪,要被滿門抄斬。親友、子孫們為了避罪便紛紛逃亡,官兵到來,村民們嚇得瑟瑟發抖,一個勁兒“俺”“俺”,安姓由此而來。

本報記者 任俊兵/ 李春澤/

 

陽城上莊村——四朝古建齊光輝

 

    2.上莊古村上千年的歷史,明清古河街上的天官王府、進士第等有數十座宅院保存得非常完好

    陽城縣潤城鎮上莊村,地處太岳山南麓、沁河東岸,與著名的皇城相府僅有3里之遙。貫穿村子的莊河,像是中軸線,將上莊分為南北。

    明清古河街順河而建,河的南岸有天官府、進士第、爐峰院;河的北岸是沿街院、司農第、司徒第、亞元府、王氏祠堂、大參第、望月樓、參政府、武舉第、樊家莊園等。

    上莊始建宋金時期,現存完好的官宅民居四十余處,涵蓋民居、宗教、祭祀、文化、商業等建筑類型,從我國存世最古老的元代民居,明清兩代留存的官宦巨宅,到民國時期中西合璧風格的“樊家莊園”,橫跨四朝500多年,讓人心生“一日穿越四朝,恍若夢回千年”的時光倒流之感。

    在上莊近千年的歷史中,曾經輔佐張居正“萬歷中興”的明代杰出的政治家、改革家王國光,是最大最有名的“官兒”。王國光曾官至正一品光祿大夫,吏、戶、刑三部尚書。之后500多年,其家族數代在上莊相繼建造大型官居建筑群,被后人稱為“天官王府”。王國光的第22代孫、78歲的王永正老兩口,曾經一直住在這里。近年,由于開發的需要,老兩口才從老院搬出。

    隨著對古村落旅游的整體開發,如今,上莊村的不少年輕人搬入新居。而由于老人們的堅守,村里的古民居至今仍保持生氣。

本報記者 李吉毅/ 劉江/

 

新絳光村——過往繁華成云煙

 

    光村位于新絳縣城北約20公里,土地平展,幾乎見不到溝壑。光村有文字記載的歷史有3000多年。這里有一處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屬于仰韶文化期的人類生存遺址。村里還有一個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是建于唐貞觀年間、占地5畝的福勝寺。

    這曾經是一個富庶的村落。在上世紀四十年代,光村擁有8個重要寺廟建筑,有高四丈、寬丈余、車馬可環行巡邏、四個城門的城墻護衛設施,村內豪宅連片,是一個正方形的龐大建筑群。光村有趙、薛、藺、王四大姓,每家都有大院。最著名的趙家十八院,規模超過了王家大院、喬家大院。

    然而,在經歷過“文革”等幾次破壞后,如今的光村,完全是面目全非。城墻被毀,四個城門殘存的名稱石塊堆砌在村委院內,保存完好的院子幾乎難尋。不過即使如此,光村殘留的古建筑的價值依然讓人驚嘆。2011年,光村被國家命名為“中國歷史文化名村”。獲評的原因除了古建,還有中國傳統工藝的傳承——“絳州澄泥硯”的制作。

本報記者 胡增春/ 劉江/

    1.65歲的村民鄭蘭英坐在土炕上遙望窗外

    2.建于元代的玉皇廟坐落在田野之間

 

介休南莊村——自古綿山必經處

 

    南莊村位于介休市西南的丘陵地區。村子坐落在一處土塬之上,三面環溝,一面靠路。村民介紹,這里自古就是介休城通往綿山的必經之路,古稱官道。

    南莊村所在的土塬大致為方形,邊長約4華里。村子位于土塬的正中央,建有堡墻,村子邊長約1華里,東、南、北三面各筑券拱堡門。現在東門“迎瑞門”、南門“浮翠門”依舊完好,北門殘存遺址,但整座古堡的結構依然完整。

    堡內以十字街為中心,有七條大小街巷。路面全部為石頭砌成,平整干凈,至今依然完好。石頭路面外高內低,向村中心傾斜,如有降雨,全村的雨水便向中心集中,然后由排水道匯入村南的一個石砌水塘。水塘深約5米,直徑15米左右。村民講,這個水塘自建成到現在,不管下多大的雨,從來沒有滿過。

    村中院落多為明清時期的古建筑。村中民風淳樸、鄰里和睦,在堡墻東門、南門及東門外的照壁上,至今可見清代石刻的“南莊村民公約”,村民也至今遵循“不赤背過十字街”“羊群不入東門”等公約規定。

    任俊兵 王超俊/ 本報記者 李春澤/

    1.南莊成為旅游村,引來了不少游客

    2.村民世代居住的祖屋至今仍保持著當初的風格

    3.這個水塘已有百年,從來沒有斷過水源

    4.一些古民居由于缺乏保護,已成殘垣斷壁

 

平遙仁莊村——抗戰烽火小延安

 

    仁莊村位于晉中市平遙縣城西北25公里處,北面與呂梁市文水縣相連,是抗日戰爭時期平介縣抗日民主政府駐地,也是當時中共建立的秘密交通線上的交通站。

    仁莊村隸屬平遙縣杜家莊鄉,該地緊鄰汾河,地勢平坦、灌溉便利。村民介紹,村中種植高粱的歷史最為悠久,相傳春秋戰國就開始種植,直到上世紀80年代,高粱種植面積才逐步下降。棉花種植歷史也很久遠,但開始種植面積不大,只供日常生活所需,從民國開始,村中的棉花種植量逐步擴大,一時成為當地之最,是該縣比較富庶之地。

    1941年,全國進入抗日戰爭中期,中共太岳專署在南同蒲鐵路以北的平川敵占區,成立平介縣抗日民主政府,轄區由平遙、介休、汾陽、孝義相鄰四縣的平川地區劃出組成。因仁莊村地處晉中、呂梁交界的特殊地理位置,而且村中人口眾多、鄉民富足、革命基礎好,成為平介縣政府駐地。同時,在抗戰時期有著“小延安”之稱的仁莊村,還是秘密交通線上的交通站,確保途經的中共干部“吃飯有人搞、住宿有人找、走路有人向導”。

任俊兵 王超俊/ 本報記者 李春澤/

 

大同得勝堡——金鼓遠去邊關月

 

    得勝堡,村子這邊是山西大同的地界,過了那邊,就是內蒙古的烏蘭察布盟了。

    從大同市區出發,北行四十公里,高天之下的那座土黃色城堡就在眼前了。“堡方二里,高三仞,厚二仞余。”這座城堡就是歷史上赫赫有名的得勝堡。當年,這里戰則“南北交鋒,烈馬嘶鳴”,和則“貢使絡繹,商隊接踵”。如今,紛擾熙攘都已走進歷史的天空,周遭是安靜的,長城無言,山川無言,聽得到的,只有自己的心跳。

    和許多長城邊的古堡一樣,德勝堡照例是殘破的。堡墻上一個個參差不齊的豁口,支撐著關于這里的所有記憶,磚砌券拱的南關門保存相對較好,門外門楣上嵌一匾額陰刻“保障”二字,門內亦有一匾額陰刻“得勝”二字,得勝堡,正是據此而來。彼時,漢族政權在此保境安民,抗擊游牧民族的侵擾,必抱得勝之豪情。

    刀光劍影暗淡,鼓角爭鳴遠去,當蒙漢雙方自明隆慶五年(1571年)在此“互市”,你死我活的戰場,瞬間變為兩族人民互通有無的熱鬧集市,“貢市往來,接踵塞上”,“軍民樂業,不用兵革”,這座關堡的屏障功能,就逐漸消失在一代代戍邊將士后裔們的棲居地里。

    全村600多戶人家,大都住在堡子南面的新村里,堡子里的不過數十戶。村民們說,整個堡子都是文物,包括自家院落的遺存,這是保護得勝堡文物的最好方式。女人守家,男人耕作,農閑時在臨近的內蒙古豐鎮和集寧打工,這是大多數得勝堡人的生活軌跡。

本報記者 郭斌/ 鐘清/

    1.老舊物件,村里處處可見

    2.歷經滄桑,塞外古堡殘垣總讓人想起百年前的鐵馬金戈

    3.通往塞外的古道上,先人們留下的車轍今猶在

    4.如今蒼涼破敗的古堡反而成了游人眼中的一景

 

山陰舊廣武村——屹立千年遼古城

 

    山陰縣舊廣武村,是我省的歷史文化名村。

    說是村,是因為居住在這里的絕大多數人都以種田為生,同時飼養一些牛、馬、羊、豬等牲畜作為生活生產的輔助。其實,舊廣武是一座城,歷經千年風雨而不倒的遼代古城,曾是雁門關下的兵家重地。

    城平面呈長方形,南北長約500米,東西寬300米,城墻周長1652米,高8米,下寬5米,上窄3米,呈梯形截面。外表全部磚砌,石條座底作基,沿置垛口、馬面、望洞和射孔。整個城墻共設馬面十六座,其尺寸大小不等。城門三座,分別為東、南、西三面,分置圓拱門洞,東門最大,西門次之,南門最小。城門上建門樓,門外有甕城。20066月,被國務院公布為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85歲高齡的馬興云老人告訴記者,“我們這兒可稀罕哩,別的地方有4個城門,我們就沒有北門。從北面來的敵人想進來壓根就沒門兒。”老人抬手指指城墻上斜探出墻外的老榆樹說,“你看見了吧,有一千多年了。原來有18座古廟,就是兵馬站、大本營,養兵落腳的地方。城里現在還是四街八巷,在全國也挺有名。”

    沿東西大街向東走去,一眼就能看出村內街道是新硬化的,疏通了上下水,安裝了仿古路燈等。好多個有點破敗的小院門上,掛著縣級文物保護單位的牌子。推門進去,有的老宅院里長滿荒草。

    城中有一個小廣場,有幾家商店和旅店,不時有游客進出,但店主都說生意不好做。一家旅行社門可羅雀,公司總經理張清軍說,舊廣武城旅游不熱,缺少的是宣傳促銷、規范和管理,“但我非常看好廣武旅游區的未來發展。”他說。

本報記者 王晉飛/ 鐘清/

    1.由遠而眺,一個完整的古村落被厚厚的城墻圍著

    2.出村?出城?進村?進城?

    3.現還在村里住的基本都是老人、孩子,在這里,時間流淌得仿佛比別處要緩慢

 

右玉殺虎口村——明清盛景依稀現

 

    殺虎口村是右玉縣殺虎口旅游區下轄村,處在右玉縣最北端,與內蒙古和林、涼城二縣接壤,東臨塘子山、小五臺山,西傍大堡山,北靠雷劈山,南對咽喉梁。外長城橫亙其口,沿山嶺向東北和西南延伸而去,像半月牙把殺虎口圍在其中,東西山嶺兩側,坡陡壁立,呼大公路蜿蜒其間,有名的蒼頭河縱貫南北,地勢十分險要。

    1026日,記者慕名而來。殺虎口旅游區的老領導白國斌甘當向導。“2002年縣里成立殺虎口旅游區我就來了。”說起殺虎口,白國斌如數家珍,“殺虎口是清代的重要稅卡,作為中原與漠南(內蒙、外蒙、新疆、俄國)互貿的必經之路,極盛時期,關稅‘日進斗金斗銀’,清朝末年關稅還有十三萬兩之多。當年晉商富甲天下,而大多數的晉商又是從殺虎口發家的,殺虎口便成為晉商經營商貿和發財的一個跳板。”

    他領著記者一行進了殺虎口村,“其實不是村,而是兩個堡”。

    原來,在殺虎口關的東側,是兩個古堡——殺虎堡和平集堡。兩堡長、寬、高、厚相同,兩堡之間又與東西筑墻相連,成犄角互援之勢。“當年殺虎口住戶最多時有3600戶,4萬多口人,各種字號的作坊、店鋪有上千家。現在村里才有220來戶,因為給旅游開發讓路,大多都搬到堡外新村里,堡里只剩下兩戶人家。”

    穿過平集堡的門洞,眼前是以西口邊貿集市為原型建設的明清一條街。老屋、灰瓦、白墻、雕花的窗、青石板鋪成的悠長古巷,盡顯滄桑。街道兩旁的老式店鋪高臺階、出檐青瓦,典雅別致,房屋上石雕、磚雕、木雕獨具特色,依稀可見昔日的繁華。

    沿古殺虎堡西行,就是著名的“走西口”必經之路。這條鵝卵石鋪就的小道,到現在只剩下大約一公里長,寬度窄至3米。路的盡頭是一座模樣雋秀的小橋。因為人們祈盼“走出西口,通通順順”,故小橋取名為“通順橋”,為清代所建。

    過了橋就是雄關殺虎口。兩排清一色的仿古明清建筑出現在道路兩側,店鋪的名字也韻味深遠:泰昌閣、復盛公、大盛魁……各種小吃更是琳瑯滿目。店主胡秀英熱情地向我們推銷她的涼粉,“自己用農家肥種的土豆,磨的粉面,絕對是綠色食品。”她還專門把記者拉到家里,看她和丈夫加工涼粉,“我們準備注冊商標,就叫西口涼粉,賣到山海關外。”

    白國斌說,近年來,右玉縣政府出臺優惠政策,鼓勵當地人開發“西口”系列地方名優特色產品,翠翠陳醋、西口雜糧、西口羊肉等20余種特色產品受到了游客的歡迎。現在殺虎口旅游區被評為我省文明和諧景區,國家級可持續發展實驗區和國家4A級旅游景區,燕麥、蕎麥、糜黍、豆類、土豆等小雜糧和羊肉等在全國市場有一定的知名度,殺虎口農民的錢袋子也一天比一天鼓起來。

本報記者 王晉飛/ 鐘清/

  1.修復后的城堡門樓

  2.如今,“古殺虎堡”內罕有人家

  3.走西口,你聽到舊時車輪的吱呀聲了嗎

  4.山西、內蒙古此處分界

  5.如今,殺虎堡早已不見干戈,它期盼著,有更多的游人來見識塞外風情

  6.殺虎堡外,羊群和放羊的老人都顯得有些孤單

 

高平良戶村——豪樓古道憶舊影

 

    蟠龍寨侍郎府、國朝軍功院、雙進士院、玉虛觀、皇王宮、白爺宮;木匠鋪、鐵匠鋪、銅匠鋪、典當行、磨坊、豆腐坊;線刻門墩、石獅子、壓窗石雕刻、磚雕斗拱、影壁……高平市良戶村的居民們至今仍居住在一座座精美的明清建筑中。

    村內有一座二進院的關帝廟,70歲的田秀云就住在前院東廂房。關帝廟前,有一通刻于清康熙乙巳年的《關帝廟創建碑》,碑文的撰寫者為“賜進士出身通議大夫、日講官內國史院學士”田逢吉。田秀云說,良戶村歷代以農耕為主,兼營商業、手工業,經濟富庶,文風昌盛,科第連綿,僅田氏一門就有田逢吉、田光復、田長文祖孫三代高中進士。

    村東北高處的蟠龍寨,是田逢吉的父親田馭遠所建。寨內的侍郎府,是田逢吉為官后在家鄉修建的宅邸。當年田家的輝煌早已蕩然無存。偌大的侍郎府內,如今就住著畢月英一人。“天冷了,過兩天我就去長治兒子家里。”畢月英說,“老屋子陰,取暖是個問題。等過了這個冬天,我再回來住。”74歲的畢月英婆家姓田,是田逢吉后人。她聽田家人說,田逢吉曾擔任過戶、兵、工部三部侍郎,直至浙江巡撫。侍郎府的正房是一座三層高大豪華的城堡式樓房,墻厚三尺,鐵甲裹門,并筑有吊橋。外人想要進入樓內,先得爬上九級陡峭的砂石臺階,待屋內放下吊橋,才可進入。樓內建有水道和地道,從地下室的暗門進入地道,直接通往寨后的山谷。

    除田家外,村里還有一戶經商的郭家也很有名氣。田秀云說,“田家的官,郭家的錢”。村內有一條貫通東西的商業古道。村民們說,這是明清時高平通往沁水的古官道,時至今日,街道兩側古商鋪依然保存完好。在古商業街中段路北,一座大院門楣上寫著“德茂典”三字。在街頭聊天的村民們說:“這是郭家當年的當鋪。”進院后迎面是一堵精美的磚雕影壁。院子里住著老兩口,都已年過七旬。

    20137月,曾在晉城市委工作過的楊建新來到良戶村,開始了他的古村落保護開發之旅。如今,良戶村在古村開發建設和經營中就業的村民已有上百人。“人們不離土、不離鄉就可以過上現代化的生活,就地城鎮化。”楊建新說。

本報記者 李吉毅/ 劉江/

 

平順奧治村——鱗次櫛比掛山間

 

    平順縣陽高鄉奧治村,位于平順縣的漳河南岸。沿公路遠遠望去,一邊是幽深河谷,一邊是高貌的峭壁,隔岸相望,鱗次櫛比的房屋坐落在如刀削般的崖壁之上,背依連綿起伏的青山,村莊好似掛于山崖之間。

    奧治村名和大禹治水有關,村里最主要的寺廟也是供奉大禹的禹王廟。奧治村西有一道溝,名為錯鏨溝,相傳就是大禹治水的一處遺址。

    奧治村依坡勢而建,民居依地形排列,道路曲折彎轉順勢穿插于其間,或石條筑階,或石板鋪坡,或石子墁,忽而高起,忽而低下,錯落無常,曲直無序。游走其間,大有曲徑通幽之美,百轉千回之趣,是平原村莊難得一見的。

    平順縣文物旅游局局長劉沁梅介紹說,奧治村的布局、道路、交通、基礎設施等是古代村落選址設計規劃的重要史料,具有一定的科研價值,也是文化以及歷史信息的載體。奧治村的廟宇建筑、古民居建筑的形制與結構、風格與手法,都是古代建筑的文化遺存,具有一定的文物價值。奧治村各建筑保存的磚雕、木刻、題記墨書、門窗裝飾是建筑文化構成的重要元素,具有較高的藝術價值。

    奧治村支部書記任建民擔心地說,近幾年奧治村在保護古村落方面做了一些工作,按國家相關規定,村落保護規劃先行,但動輒三五十萬元的規劃費他們村里根本負擔不起。如今,“空心化”已成奧治村保護的最大威脅。

本報記者 張文舉/ 李春澤/

  1.村莊依山而臥,沉靜而莊重

  2.一條深溝將奧治村與鄰村隔開

  3.面對記者,老兩口滿是笑容

  4.豐收后的鄉村小院,洋溢別樣的自得

 

襄汾丁村——原汁原味原鄉人

 

    丁村,位于襄汾縣城南4公里的汾河東岸,是一座具有典型明清民宅建筑風格的村落。村內現有明清民宅院33座,房舍498間,占去了村莊的大部分面積。

    丁村民俗博物館的工作人員丁麗敏告訴記者,丁村以丁姓氏族聚居而得名。據考證,丁村民居最早的建于明代萬歷二十一年,最晚的建于民國年間,歷時近四百年,列入國家級重點文物保護的有40余座。這些民居之所以能夠保護得如此完整,首先是丁村地處汾河河谷,丘陵縱貫,交通不便,較為閉塞,因此兵災匪禍很少。即使在抗戰時期,也沒有一座被燒毀。另外就是丁氏家族為了維系其封建家族的統治,在財產繼承和占居的方法、分配上有一套特殊的辦法,即“調角分房法”。只能占用,不能拆除。“土改”時分房也是依照這一傳統的分配方法。

    丁村民居作為我國北方四合院建筑的典型標本,其歷史年代跨度大,建造別致,風格各異,是研究傳統建筑民俗的珍貴標本。

    1984年,丁村大部民宅收歸國家所有,并逐年修繕保養,嚴格保持它的原貌、原狀、原構。1985年,國家文物局和省文物局陸續撥專款,在丁村籌建了反映中國漢民族民俗風情的第一座民俗博物館,并將民宅作為民俗博物館館地和內容之一。1988年,丁村又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本報記者 段樹聰/ 劉江/

 

陽泉小河村——小河彎彎寒梅香

 

    距陽泉市中心僅四公里,有個小河村。小河村背山面水,布局呈階梯式,村內建筑高低起伏,錯落有致,層次分明,明、清、民國時期的建筑約有4萬平方米,一派古村落氣象,其中石家大院、關帝廟、觀音庵、石家祠堂等建筑群,有很高的科學和藝術價值。

    石家花園始建于清雍正年間,為古建筑磚木結構,其中僅主宅建筑面積就達到1萬余平方米。院中有窯洞65眼,起背房112間,還建有一玲瓏剔透的小花園。保存完整的石家花園,堪稱北方最具特色的大院民居文化,體現出小河村歷史文化名村的價值和品位。石家花園現在的住戶、60歲的張慶驥正在認真修繕著房子,他對花園的了解如數家珍:“從進院第一個臺階算起,要登76級臺階才能到達花園最上面的正屋。”

    小河村濃郁的人文環境融合了傳統文化的耕讀情懷,居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恬淡安詳。傳統文化與田園文化交融,也培養出了很多歷史文化名人,比如,石評梅。

    石評梅是“民國四大才女”(呂碧城、張愛玲、蕭紅、石評梅)之一。乳名心珠,學名汝璧。因愛慕梅花之俏麗堅貞,自取筆名石評梅。石評梅先后就讀于太原師范附小、太原女子師范,成績優異。除酷愛文學外,她還愛好書畫、音樂和體育。短短6年的創作時間,她卻給后人留下四五百萬字的文學作品。此外,讓世人唏噓的是她和高君宇凄美的愛情故事。

    建于上世紀80年代初的石評梅紀念館,就在石家花園內,由彭真題寫館名。石家花園講解員麻蓮蓮從事這項工作已經10年,丈夫就是石評梅的本家侄子。從起初對石評梅的陌生,到如今理解貫通有關石評梅的任何文字。在她眼里,這位本家姑姑是個滿腹經綸、天資聰慧、多才多藝的女子,“可惜英年早逝”。

    2003年,小河村被山西省命名為首批歷史文化名村。20076月被國家建設部、文物局授予“中國歷史文化名村”。這些榮譽的獲得,村民們覺得與石評梅有很大的關聯。

本報記者 霍雪飛/ 李春澤/

  1.游客慕名前來參觀石評梅故居

  2.新建成的花園為古村落注入了現代氣息

  3.游客踩著石板路進入小院,路邊的野菊正開得燦爛

  4.石評梅本家侄子一直居住在老屋,打理著這里的一切

 

大同營坊溝——綠水青園總相宜

 

    大同縣城往西,有個營坊溝。營坊溝雖然只有常住人口400多,卻遠近聞名。一是風景好,二是新農村建設得好,先后榮膺“山西省生態文明村”“山西農村環境連片整治示范村”和“山西最美旅游村”。

    北方缺水,營坊溝卻不缺,這里有一座水庫、兩處壩塘。相對村莊的精巧,這里的水域簡直太大了,卻絲毫不浪費。村南的溝坡地上有近800畝杏樹園。靜謐的溝內,一家婚紗影樓建起“婚紗攝影城堡”和“情人谷外景攝影基地”。再往北,竟有身穿迷彩頭頂鋼盔的叢林戰士們在“交火”,原來這是一處CS叢林野戰營地。走進一家院落,除去三間上好的瓦房,還有一個兩畝大的綠園,蘋果、紅棗、葡萄、蘿卜……從水果到蔬菜,無所不包。“這是俺家的莊園,侍弄得紅紅火火的,等著接待城里人來采摘。”聲音洪亮的女主人雖已年逾七旬,但用忙碌的身影告訴來訪者,她,仍是地里的一個好把式。

本報記者 郭斌/ 鐘清/

    1、營坊溝風景好,新農村建設搞得也好,遠近聞名;

    2、現代化新農村,孩子在巷子里騎自行車玩耍

 

陽泉上千畝坪村——雙手辟出幸福路

 

    陽泉郊區蔭營鎮東區上千畝坪村,北邊是陽泉生態新城,環村有207國道、江正大街、新城大道等街道,陽(陽泉)五(五臺山)高速公路蔭營口就在村東。舊村不遠處就是由9幢住宅樓組成的新村——總面積4.5萬平方米的隆馨小區。

    新村旁,是村里自籌580萬元資金建成的1.68萬平方米的翼德農村文化廣場。廣場上,大媽們跳起街舞;文化室里,戲迷們高高低低地吟唱著晉劇;千園林蔭下,情侶甜蜜地相倚相偎;隆馨新居里,居家夫妻恬靜地享受著勞動的甘美……廣場右側是千園。之前,千園是一條臟亂不堪的垃圾溝。2012年,村里向這條垃圾溝宣戰,建造成一個8萬平方米的千園。進入園內,一片平湖躍然眼前,有拱橋連接的湖心島等。石拱橋為仿西湖斷橋,題名灞陵偃月,借用了劉關張的典故。湖的后面有一座秀峰,山上亭臺樓閣、石徑通幽,山頂一樓喚作望賢樓。

    這幾年,上千畝坪村的變化,吸引著各級領導來到這里尋找農村發展的樣本。“魅力上千是我家,農村不比城市差。”這是上千畝坪村百姓的一句口頭禪。

本報記者 霍雪飛/ 李春澤/

    1、隨著搬入新居,許多古民居荒廢,破爛不堪;|

    2、新建成的村莊有廣場、假山……花園式的上千畝坪村美不勝收

 

汾陽賈家莊——新村新景新生態

 

    以前汾陽有一句民謠,“有女不嫁賈家莊,嫁到賈家莊受恓惶”。如今,不但賈家莊村里的小伙子結婚不再是難題,就連好多姑娘都不愿意嫁出去。

    新中國成立后,賈家莊人組建了汾陽第一個農業生產合作社。他們的事跡與大寨、西溝齊名,成為全國先進典型。著名作家馬烽曾在這里長期生活,并以這里為原型創作了《我們村里的年輕人》的電影文學劇本。改革開放后,賈家莊發展集體經濟,一口氣辦了20多個企業。現在,村里有四星級酒店,集生產、休閑、觀光為一體的生態園區,文化體育場……從國家領導到外國客人,來參觀學習的人絡繹不絕。

    張果蘭是上世紀70年代嫁到賈家莊的。她說,早些年嫁過來的那些老姐妹受過罪,沒有大牲口,犁地全靠人拉。賈家莊都是鹽堿地,一到春天返堿,地里白茫茫一片。如今,“新一代”媳婦不用受這罪了,卻多了項培訓。培訓內容主要是如何與公婆相處、孝敬老人及村里的村規民約。所以賈家莊村幾乎沒有婆媳吵架,不孝敬老人的。每年過節,村里都發福利,再加上集體企業的福利,好多家庭一年不用買面。張果蘭說,“城里有的我們(村)都有,城里沒有的我們也有!”

本報記者 王晉磊/ 鐘清/

 

永濟水峪口——三省匯處聽新聲

 

    “山西最美旅游村”評選,運城市8個鄉村入圍,永濟市水峪口村排名第一。水峪口位于永濟西南2公里處,中條山北麓,漫山遍野的紅葉透出深深的秋意,隨處都有小燈籠一樣的柿子掛滿枝頭,天然熟透的柿子輕輕扯開表皮,甜甜的、稠稠的汁液,一口可以吸盡。

    北方缺水,而這里山澗匯流,水聲潺潺,奇潭瀑布一個接一個。村民說,此處共有兩瀑三泉一百零八潭。沿著水流邊的石階小路步行幾分鐘,山景撲面而來,峽谷中的巖石,黑的如墨、白的如玉。唐宋八大家歐陽修、宋代名臣開封府尹趙瞻、龍圖閣學士蔡延慶、雷周輔,都在這些巖石上留過摩崖石刻或佳句。山谷深處,存有多座道教、佛教建筑,還有羅成點將臺、呼延瓚武館,最有氣魄的則是清代尚書孟世芳的避暑山莊。

    先有馬氏崖,后有裴家角,再有水峪口。這是水峪口村民流傳的民諺式村史。馬氏崖最早,如今全村集中居住在更偏西的新村址,村里年頭最長的一處院子,主人是史學昌和史淑芳夫妻二人。老兩口一個72歲,一個71歲。院子是史淑芳父親史靠山所留。史靠山,條山游擊隊負責人之一,抗擊日寇作戰時犧牲。這座規整的瓦房院落,北面正房一廳一室,東西有對稱的廂房,南面則是通向山腳下的田野菜地。“我還能記得,小的時候,我父親帶著人扛著槍,就在我家這個院子里落腳。”史淑芳說。房子院子收拾得干凈利落,老兩口卻并不住,他們要給在外打工的大兒子史明杰看家。大兒子家院墻很高,推開大紅鐵門,是一個一個水泥打地的平房院。老人的小兒子史明海也有一個院落,是二層別墅。

    史家父子三家的住所,恰恰是水峪口村的建筑演變軌跡。駐村干部樊勇說,水峪口有150戶左右人家,30戶建起了史明海這樣的小別墅,少數幾家住在前輩留下的老房子里,剩余的就是史明杰那樣的齊齊整整的平房院。

    憑借豐富的人文歷史、古建筑以及自然風景,水峪口開發成了旅游景區,很多人家在村口開起了農家樂,生意很紅火。上山的必經之路上,兩邊建起店鋪式古建筑,成為美食一條街。河南胡辣湯、陜西臊子面、晉南羊肉……得永濟“雞鳴響三省”之利,晉陜豫數得著的風味,這里幾乎都能找到。景區工作人員介紹,這條路在古代是一條商道,運城鹽池出產的鹽,有一部分需要由這里人背馬馱,越山抵達外省,因此,古建店鋪的修復也是有根有據的。

    深夜,人群漸漸散去,古村內恢復寧靜,中條山上裝飾的太陽能燈,如同漫天繁星,映襯著灰磚紅墻,一架水車慢慢轉動,遠處傳來深深淺淺的潭中流水的聲音,宛如一曲天然的交響。

本報記者 胡增春/ 劉江/

 

文來源:山西晚報20141113;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ctyu.icu ( 2014-11-25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 快速时时能玩吗 北京11选5走势图带连线 100万刮刮奖图片 11选5最准的计划软件 超级大乐透选号器下载 v8彩票app下载 新加坡2分开奖号码 极速赛车技巧买法 360时时票走势老时时 山东福利彩票有哪几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