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超级大乐透走势图2元网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關注山西本土網絡作家

 

 

 

 

 

  寫手的江湖,很孤獨
    1023日下午,山西網絡文學院成立,我省18
位網絡寫手“找到組織”,被聘為“山西網絡文學院首批在線作家”。由此,他們的身份從“寫手”變成“作家”。

    主流的文學界對網絡文學一直是持忽略、輕視乃至于否定態度的,網絡文學也一直難登大雅之堂。然而,占全國人口幾乎一半的好幾億網民,已經使網絡文學具備了成為一個時代文學主流的人口基礎。當嚴肅文學或者說是傳統文學的讀者日漸萎縮的時候,當網絡文學在被輕視被否定的同時,是網絡作家們為6億網民提供著精神服務。

    今天,讓我們來了解一下我省首批在線網絡作家,他們在連作協門都不知道朝哪兒開的時候,一天要寫好幾千字,以使他的讀者滿意。他們怎樣創作?怎樣生活?怎樣掙錢?他們是不是表面光鮮,背后心酸……

    蘇美娟:還沒靠網絡寫作掙過一分錢

    蘇美娟,筆名小無相,女,1973年生,太原人。在六一六網連載長篇小說《不是錢的事》(50萬字),現正在言情吧連載長篇小說 《你換妻了嗎》(現更名為《頭頂一片綠》)。

    網絡寫作,對于一個不惑之年的女人來說,是個難事。還好丈夫對我從事這個工作沒有看法,知道我愛寫,也就由著我,不管不問不反對,我寫岀成績故然好,寫不岀也沒什么,他說高興就好。但四十歲,混在網絡文學的世界里,對我來說實在是件有些尷尬的事。

    當初寫什么樣的網絡小說曾經讓我很糾結。網絡小說多是玄幻、架空、穿越、言情、懸疑等題材,離現實生活遠。相比之下,一個在柴米油鹽里踏踏實實活到四十歲的女人,說什么也寫不出虛幻的東西。寫還是不寫?我很猶豫也很矛盾。憑著對文學的執著,我還是下決心寫起了網絡小說。

    我以王海鸰和六六為榜樣,我覺得人到中年的女性寫作者,最適合寫作的題材是婚戀類小說,于是我開始了創作。但和那些寫過上千萬字的網絡作家相比,我至今寫的這些字就算沒寫過。為此,我也很痛苦,既然是網文,沒有字數做支撐,很難出頭。但硬拼字數,寫的東西連自己都不滿意,怎么給讀者看。所以,我在創作時,不停地熬夜,那一個字一個字真是把自己往死里逼,因為我得自己先滿意。不過,女網絡作家比男作家好過些,男作家沒有上千萬字,休想岀頭。女作家只要寫的好,二十萬字足夠。但前提必須是好!我在向這個目標前進。

    網絡寫作,我剛起步,還沒靠這個掙過一分錢。我年齡大了,每天寫三千字,急功近利是多年前的事了,現在我就想堅持我的文學夢想,堅持我的寫作愛好。我相信自己能耐得住網絡作家最卑微的寂寞,也經得住最悲催的考驗,我會做一個四十歲的、愛好文學的女人該做的事。

    孟超:網絡寫作不僅是腦力活動,更是一種體力活動

    孟超,筆名陳風笑,男,1971年生,太原人。在起點中文網刊載長篇小說《都市逍遙客》(180萬字)、《簡單欲望》(60萬字)、《絕地張揚》(110萬字)、《官仙》(1300余萬字)。目前在起點中文網連載長篇小說《狂仙》。山西文學院第四批簽約作家,山西網絡文學院副院長。

    我和許多在網絡上寫小說的人一樣,剛開始寫網絡小說完全是因為喜歡。我寫的第一部小說《簡單欲望》,書友只有幾十個人,那時純粹是因為喜好。

    寫網絡小說成了職業后,就得對它負責。我從20086月開始上傳的《官仙》直到今年3月才完本,我沒有斷更,每天最少更新兩章六千字,節假日、地震、停電、親友去世這些,統統沒有影響到我更新。寫《官仙》時,有一年陽曲地震,我一起身,就能從窗戶看到樓下黑壓壓的人頭。當時是晚上八點多,我當天的更新還沒碼出來,就只能硬著頭皮在家里繼續碼字——不能讓書友們等不到更新啊!寫《官仙》時還有一件讓我遺憾的事。就是一個很疼愛我的長輩去世前我沒時間多陪他,現在想想心里也不是滋味。

    搞網絡寫作就是空閑時間少,跟自己家人娛樂的時間更不多,每年我家里出去旅游,我總是看家的那個。當然,網絡寫作也帶給我許多快樂的事。比如小說的成績。還有不少書友專程來太原看我,有廣東、廣西、江蘇、上海和黑龍江的,天南地北素不相識,只是因為喜歡我的小說,專門跑來看我,這很感人。不過糟糕的是,我基本上沒怎么陪他們,只是見面聊一聊,再吃頓飯,想起來,是有點愧對書友的熱情了。這些書友還希望我到了他們那個城市的時候,一定聯系他們。我在《官仙》完本之后,想著要來一趟全國游的,但遺憾的是后來沒有成行。

    我搞網絡創作倒是沒有多少人不理解,因為寫作其實是個很私人的事,我也很少跟別人說。而且一開始我不是以這為生的,大家也都不在意。我不宣傳,以至于有許多認識我的人,都不知道《官仙》是我寫的。有一年,我姐姐去河南,遇到一個朋友,此人也認識我。他抱怨說:司機看《官仙》,都遲到了。當得知《官仙》是我寫的時,他極其震驚。我姐也才知道,這小說已經很有名了。

    網絡寫作不僅是腦力活動,更是一種體力活動。網絡文學是眼球經濟的一種,“人氣”很重要,所以我也會擔心讀者轉身離去,壓力很大。我一天大部分時間都在獨自寫作,付出的辛苦是旁觀者難以想象的。所以網絡寫作要耐得住寂寞,更要保持一份自制。

    常舒欣:感謝這個時代給我的機遇

    常舒欣,筆名常書欣,男,1975年生,沁水縣人。原起點中文網知名作者,20136月簽約加盟創世中文網。代表作長篇小說《紅男綠女》(305萬字)、《香色傾城》(160萬字),其創作的《黑鍋》(305萬字)、《余罪》(290萬字)、《超級大忽悠》(200萬字)已售出影視改編版權。目前正在創作《商海諜影》。

    記得2008年剛開始碼字的時候,第一部作品一直寫到六十多萬字都沒有簽約上架,沒有簽約上架相當于全部是免費的公眾版,相當于這六十萬字的辛苦,連電費和網費都換不回來,那時候人很沮喪,心情很低落,覺得全世界都不理解我。還好,我有個好老婆,在最困難的時候,她很鼓勵我,我三十郎當了還一事無成,她也不嫌棄我。老婆是我堅持的動力,寫到七十萬字時那部作品上架了,我有了第一筆收入,很少,幾百塊錢,不過,很興奮。

    但在興趣消耗之后,碼字成為一種謀生的手段,堅持是非常痛苦的。因為網絡小說需要定時更新的特殊性,我必須用連續、快速的故事情節留住讀者。這種更新在思路擰結、身體抱病或者家里有事的時候,就非常痛苦了。大多數情況,不得不逼著自己碼字,可能是連續幾個小時,甚至十個小時以上才能碼完一天的工作。這種壓力,經常會讓人有崩潰的感覺。不過還必須堅持。

    后來小有成績,但都是自娛自樂的事。我出門一般不說自己是寫網絡小說的,否則對方不理解、不明白,得解釋好半天。那時候的感覺是:我像個邊緣人,外人不會理解我。到銀行申辦信用卡,也會因為沒有工作單位被拒簽。記憶最深的是有一次某網站組織出境旅游,申辦出境證,在公安局被盤問了好久。

    其實,這一行是孤獨的,也是委屈的,我們的納稅額很高,可能超出一家小型工廠的定額稅,但卻沒有一個與之相配的社會待遇。

    當然,我也有高興的事。我親眼見證了這些年網絡文學的井噴和繁榮,連著數年,越來越多的網絡小說流行在電子、紙媒、影視上,我個人幾部創作的網絡小說先后售出了簡體出版,影視改編權,今年又有咱們省網絡文學院的成立,我接到邀請時都有一種不敢相信的感覺。所以,我感謝這個大時代給我的機遇,感謝文學院那個神圣的殿堂向我們敞開了大門,讓我們找到了家。

    同題訪談

    1、你每天的創作時間是什么時候?

    孟超(以下簡稱孟):下午三點到六點先寫一小部分,晚上十點到凌晨五六點是主要創作時間。晚上碼字清靜、效率高。

    蘇美娟(以下簡稱蘇):晚上寫,夜深人靜的時候,思維比較集中。

    常舒欣(以下簡稱常):一般都在晚上至凌晨,晚上思維比較活躍。

    2、一天要碼多少字?能掙多少錢?

    孟:一天最少碼六千字吧,賺錢要看情況了,有本書寫得不是很合乎市場,一個月才掙幾十塊,都不夠起點匯款的底線。

    蘇:我是一天3千字。至今還沒掙到錢。由此可見,不努力就沒錢花是真理。

    常:思路順的時候,能碼一萬多字,思路不順的時候,能碼三五千字。掙錢不等,付費用戶的訂閱高,就掙得多,訂閱少,就掙得少。

    3、構思加寫作,占了大部分時間,還有時間交朋友嗎?有屬于自己或家人的交流或娛樂的時間嗎?

    孟:基本上沒時間交現實的朋友,也就是網上交朋友,在論壇、QQ或者微博會遇到一些同行。跟家人進行碎片化的交流沒有問題,但是遇到事情,長篇大論的話,必須要在白天,晚上十點以后,我不跟家人交流,他們也習慣了。

    蘇:網絡作家比較自由,要么不工作,要么工作起來就沒完。不工作的時候有時間交朋友、陪家人,但不工作的時候少得可憐。

    常:沒什么時間交朋友,大部分朋友都是網友,來自五湖四海。干這活虧欠家里人的最多,因為作息時間不同步,和家里人交流或者娛樂時間幾乎沒有。

    4、是什么讓你堅持做一個不被許多人看好的網絡作家?

    孟:要說做網絡作家,一開始還是因為喜歡吧,也沒想著掙錢,不過寫著寫著,就掙到錢了。

    蘇:我想應該是對文學的偏執愛好吧,若沒有這個做支撐,以我這個年齡,實在不好意思混跡網絡文學的世界了。

    常:最初是興趣,網文的門檻低,可以隨心所欲地寫一些自己喜歡的東西。后來是堅持,因為有來自家人和讀者的欣賞、鼓勵。當然,最終還是收入,這份收入遠遠大于從事其他職業的收入。

    5、你們稱山西網絡文學院是你們的家,有了家是什么感覺?

    孟:就是找到組織了吧,也能結識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蘇:我們有了歸屬感和被承認的感覺,畢竟網絡作家的名稱是網絡文學院給的。

    常:感覺非常好。“文學”這個字眼對于我們一直是神圣的,我們一直自稱是“寫手”,而不是“作家”;是“碼字”,而不是“創作”。這一次我省成立網絡文學院,代表著主流對網絡文學的一種認可,這讓我們所有一直堅持著文學夢的網絡寫手,在心理上,在精神上,都有了歸宿感。我喜歡這個家!

本報記者    白潔

 

傳統的叫好,網絡的叫座

 

    網絡作品和傳統作品始終有個“叫好”還是“叫座”的爭議。年輕的讀者,更喜歡網絡小說,認為跟得上時代,有新鮮刺激的感覺;年長的讀者,則大多喜歡傳統作家的作品。作為這些作品的創作者,他們自己是如何看待的呢?

    傳統作家

    不做市場的奴隸對網絡作家來說是個挑戰

    潞潞(省作協副主席、山西網絡文學院院長、詩人)

    網絡寫作是當下文學創作的一支生力軍,雖然還沒有和傳統寫作平分天下,但其勢兇猛、攻城略地,已經拿下部分江山,尤其在年輕的讀者群里,影響力是相當大的。文學作品的生命力取決于作品本身,不一定紙質文學作品都是不朽的,也不一定網絡文學都是速朽的。

    網絡作家和多數傳統作家使用的工具一樣,都是用電腦碼字。傳統作家完成作品后,交給出版社出書,通過版稅獲取報酬。網絡作家是直接在網絡上發布作品,通過作品的點擊量獲取相應報酬,他們的生存完全依賴于網絡這個市場。我覺得這是界定網絡作家的一個標準。作家靠網絡吃飯的歷史不長,也就十年多吧,他們多是一批新人,和傳統作家隔了代的,他們對世界的理解、對人生的感受當然不同,所以有其鮮明特點。山西網絡文學院首批簽約的18名“在線作家”都是靠網絡生存的,是真正意義上的網絡作家。

    最近,省作協召集我省的網絡作家開了個座談會,會上有的網絡作家說開始只敢稱自己是網絡寫手,后來寫得好了才有了作家的自信。應該說,最初在網絡發表作品的門檻相對比較低,這是人們詬病網絡作品質量的重要原因,但入了門之后還有很多門檻,一道比一道高,要想過這些門檻靠什么?唯一一條,靠質量,靠文學的含金量。和這些網絡作家接觸,我發現他們多數人是懷著“文學夢”寫作的,但為了生存,會向市場做一些妥協,每個人把握的尺度不同,自然會影響到作品的質量。市場是一把雙刃劍,怎么能做到不做市場的奴隸,對網絡作家的挑戰更直接、更嚴峻。

    網絡作家群體更為年輕,他們的讀者群也很年輕,所以,要求他們對時代的反映更為敏銳,他們確實也是這樣的。當代人的感情、生活以及價值觀,在他們的作品里必須得到表達和處理,脫離時代和當下的生活,他們就會失去讀者。

    不是說網絡作家沒有追求,而是讀者缺少要求

    李駿虎(省作協副主席、作家)

    十幾年前,我也曾在網絡上創作過,曾是搜狐小說的版主,也在天涯論壇上舞文弄墨。那時網絡文學作品在數量上比較有限,還不是產業化運作,像《第一次親密接觸》《悟空傳》等都是很出名的網絡作品,那些作者和傳統作家的實力是很相當的。

    現在情況不同了,網絡創作量非常大,幾十萬字是少的,甚至動輒上千萬字,要求網絡作家每天更新6000字,創作到這個時候,基本就沒什么想法了,因為字數一多,水分大了,不符合創作規律。但網絡文學在閱讀方式上非常便捷,有個手機就解決問題了,從這方面看還是大有可為的。

    這幾年,魯迅文學獎、茅盾文學獎等重要文學獎項給網絡作家開過“口子”,雖然有作品獲獎,但總體水平尚欠缺,網絡文學在表現方法和思想內容上還有一定差距。有名的文學網站更新量大,迫使作者每天大量創作,這樣泥沙俱下,和傳統作家就有了本質上的區別。這不是說網絡作家沒有追求,而是讀者缺少要求。傳統作家在文學上是有野心的,這個圈里有句話叫“寫不短才寫長”,要求作品盡量精短,結構和語言朝著經典化的方向去。

    傳統文學一年出版1000部小說已經了不得了,但網絡文學在網絡上開的帖子有十幾萬部,甚至達幾十萬部以上,真正轉為紙媒留下來的又有多少呢?盜墓系列、穿越系列等很熱鬧的網絡作品每年有四五部轉為紙媒很不易了,最終更多的是即時消費品,看過也就過了。山西作協成立網絡文學院是個有積極意義的事情,這批網絡作者都是非常有影響的作家,我相信假以時日,他們會躋身傳統作家隊伍,并且成為其中非常客觀的有生力量。

    商業性寫作模式,傳統作家們也有過

    魯順民(《山西文學》主編、作家)

    對網絡小說的一個重要評判標準就是點擊率,許多小說因為點擊率下降最后無疾而終。所以,表面上網絡文學所擁有的平臺似乎更為寬廣,實際上相當苛刻,能夠在網絡上保持旺盛人氣的作家還是了不得的。

    若說傳統寫作與網絡寫作,傳統文學與網絡文學之間的差別或說差距,恐怕就在這里。實際上,網絡文學也分得很細致,有武俠、穿越、官場、職場、情感等劃分,這里有一些規律性的東西還沒有引起理論界的注意,值得我們進一步研究。

    山西注意到網絡作家和網絡文學的存在比較晚一些,廣東作家協會早在2000年左右就開始關注這一異軍突起的群體。以他們提供的數據,全國的網絡寫手大約100萬,廣東要高一些,大約有二三十萬的規模。其實,我們山西也不在少數,過去我也接觸到一些。如此眾多的寫作者一下子撲到網絡上,最終大浪淘沙,能夠堅持下來,保持旺盛人氣的網絡作家終究還是少數。從這個現象上來講,倒與傳統寫作的情形差不多,每個時期都有大量的寫作者涌現,但每隔十年整理一下,最后能夠堅持下來的也就那么幾個。

    畢竟,這是一種新的寫作方式,就像帛取代竹簡,紙張取代帛和竹簡,鋼筆取代毛筆,電腦取代鋼筆,每一次寫作材料的變化都會對文學的模樣有一些改變,網絡替代紙媒當然在某種程度上講也是革命性的。與傳統寫作一樣,每一種新興的文體誕生,需要經典的作品與經典的作家最后將其完善和豐富起來。文體的豐贍與貧瘠,與屬于這個文體的經典作品與經典作家的多寡成正比,它是一個質的評價,而不是一個量的積累。網絡文學也不例外。

    文學寫作固然與生活積累、人生體驗有很大關系,但重要的還是想像力,故事結構、敘述控制、人物塑造的能力是一個作品能夠成立的重要理由。網絡作家絕大部分是年輕人,他們表達的自由、想像的瑰麗,與思想的駁雜、表達的膚淺幾乎同時存在,有的時候看到的只是傾訴的欲望,有些作品離文學表達還很遠。但不能否認,網絡文學作品中確實有一些精彩的東西,對生活的表達非常獨特,給人一種陌生感與新鮮感。許多網絡作家最后皈依傳統文學寫作之后,很快風生水起,靠的也就是這個。比方我們省的青年作家手指與王小槍。他們過去一度時期在網絡上很紅,最后回歸傳統寫作,讓人耳目一新。

    傳統寫作與網絡寫作在質量評判上很難說,因為網絡寫作每天寫多少字,留什么樣的懸念,都有技術上的講究,更像商業性寫作。其實這種寫作方式在紙媒時代也存在,巴爾扎克有許許多多為出版商寫的作品。既然網絡文學興起的時間并不太長,還很難說哪個質量到底好,評判最好還是交給時間。

    網絡作家

    傳統文學生命力強,網絡文學生存力強

    謝榮鵬(銀河九天):男,萬榮人,生于1982年,先后創作《天生不凡》《原始動力》《黑客江湖》《首席御醫》(出版改名為《首席醫官》)。

    從網絡文學誕生開始,關于傳統文學和網絡文學的爭論就沒有停止過,我個人認為兩者并沒有什么根本性的區別,只是文學的載體由紙質變成了網絡,僅此而已。只有站在這個立場上,才可以再去細分網絡文學和傳統文學的區別。

    作為新興的事物,網絡文學比起傳統文學確實有著很多的不足:首先是題材的單一,目前網絡文學單純以小說為主,而傳統文學則包含了詩歌、散文、劇本、童話等等;其次是網絡創作的門檻低,許多人是興趣創作,導致很多網絡小說結構不嚴謹、寫作技巧匱乏、語言過于蒼白,作品質量良莠不齊;再者是網絡作者普遍年齡低,書中的生活底蘊明顯不足。但網絡文學相對于傳統文學,也有著自己的優勢:傳統文學的生命力強,而網絡文學是生存力強;傳統文學中的生活底蘊豐富,而網絡文學更合拍于現代人的生活方式和節奏;傳統文學的意義在于制造經典,而網絡文學的意義在于人人可以參與。

    今天,我們已經進入一個多元化的社會,這就需要有更多元化的文學形式,來表達和承載多元化的文化。網絡文學的出現就是社會多元化的產物,這肯定不是個壞事。

    我瞎寫了幾年網絡小說,嚴格來講,甚至都不能算是一個作家,但我真的認為網絡文學和傳統文學是沒什么區別的,我們更應該看到這兩種文學各自的優勢,以及它們對于整個中國文學的促進作用,求同存異、優勢互補,然后創作出更接“地氣”的經典。

    受眾群體不一樣,歸根結底都要雅俗共賞

    孟榮(八月遙思):女,生于1987年,太原人。主要作品有《敗犬女,別來無恙》《我的上司老公》《總裁之吻》等

    我們與傳統作家的差距或許就是受眾群體不一樣,這就好比“百家講壇”和“快樂大本營”的受眾不同是一個道理。

    看過網絡小說的人都知道,每個在網絡上有些人氣的作者,每天都會定量更新自己的作品,一部網絡小說的字數少則數十萬,多則數百萬甚至超過千萬,這些數字是每天在規定的時間里完成的,每個被眾多讀者喜歡的網絡作品人物都是網絡作者嘔心瀝血塑造的。所以很多的夜我們都睡不了覺,可能某一天心情煩悶,某一段時間故事情節會進入瓶頸,可能也不是每天都對人生有新的感悟,但我們還是盡量給期待的讀者一個好的故事。

    網絡文學和傳統文學不存在分歧或者隔閡,只是文學的兩個表達方式。不管是網絡作家還是傳統作家,都可以寓教于樂、雅俗共賞。

    文學作品沒有好壞之說,只分喜歡與不喜歡

    李燁(千古恨長眠):男,生于1990年,長治人。曾寫過《宮鎖心玉續集》《相續神話》等。

    傳統作家和網絡作家,兩者的作品在生命力上都是很頑強的。不同之處在于創作過程中,傳統文學作家突遇靈感枯竭,可以根據自身情況暫時停下來,幾乎是免疫的。網絡文學作家突然失去靈感,就危險了。因為一旦開始創作,不管中途出現什么,都不能停下,否則便是致命的。

    傳統作家的生活體驗很多,所以他們的作品都很講究,貼近生活。網絡作家則無需那么仔細和考究,因為所寫題材和故事性非常超前,需要考證的資料相對少一點。

    我覺得文學作品沒有好壞之說,只分喜歡與不喜歡。因為每個作家創作出來的作品都是耗費了他相當大的精神與心血的。作品最終的評論者是讀者,而不是某個作者也更不是某個讀者。

    網絡作品有時候不需多么華麗,更多時候把文筆放在故事情節上面,相比傳統文學作品,這點顯而易見。

本報記者    郭志英

 

網絡作品的成熟不單靠時間

 

    網絡作家在這個年代算是一種什么樣的存在?居然要用討論的方式,來得出網絡作家有沒有江湖地位的結論。其實,任何一種職業都有存在的必要性,沒有人討論傳統作家的地位如何,也沒有人討論公務員生意人等職業的必要性。那么,為什么就要把網絡作家拿出來說一說呢?說到底,寫在哪里只是一種形式,文字能夠表達的智慧和情感,永遠都一樣。所不同的,只是大眾對事物的接受,需要時間。新鮮事物的成長,也需要時間。

    但就是這樣一個時間差,有的人認為非常合理,有的人卻認為并不只是時間的問題。

    特邀嘉賓:省作協黨組副書記、評論家楊占平

    省作協副主席、山西網絡文學院院長、詩人潞潞

    一百年后網絡作家也成傳統作家

    很多人認為網絡作家不算正經作家,理由其實很簡單,他們只是認為,網絡作家出現的時間太短,作品沒有經過時間檢驗,說不上是真正的文學作品。但是,任何一種文學形式都有一個從嶄新到成熟的過程。

    楊占平是山西省作協黨組副書記、評論家,他在山西網絡文學院建立時,就曾說過:任何新生事物都會成為歷史,網絡作家在一百年后,也會成為傳統作家。

    這句話很好理解,因為到時候大家已經習慣于閱讀網絡作家的作品,像習慣于今天閱讀傳統作家的作品一樣。當然,也有人認為,網絡文學的出現和發展,只是一種偶然,網絡文學的魅力是無法持久的,大家基本上是看一本扔一本。但是對這個觀點,楊占平并不認同,他認為網絡文學和大家認為的傳統文學是一樣的:“網絡小說作為文學史上的新生事物,我認為它的出現、發展、以及將來的走向是有自身規律的,這種規律和現代科技的發展是一致的,因為我們現在電腦的普及、網絡的普及,所以網絡文學跟著普及。所以,在文學史上,它是必然出現的現象。也會有它出現、發展、達到高潮,最后衰落的一個過程。這和歷史上別的文化現象的規律是一致的。”

    山西網絡文學院的院長潞潞也認為,網絡文學的發展和它賴以生存的平臺密不可分,平臺的發展一定會帶動網絡文學的發展:“網絡文學和傳統文學的傳播平臺不同,網絡文學的覆蓋面和傳播系統都是傳統文學不能比的。誰也不知道互聯網會發展成什么樣,誰也不知道手機等網絡終端會發展成什么樣,所以網絡文學的發展空間非常大。”

    正因為網絡文學是跟隨電腦、網絡、智能手機的普及才普及的,所以它身上必然有很多當代人喜歡的新鮮東西。比如說,它的閱讀方式方便快捷,它的行文風格簡單明了,它的閱讀字數恰好適合于一段段的碎片時間。這些優點,在網絡時代是傳統文學無法比擬的,它們正幫助網絡文學占據一個越來越高的地位。“就目前來說,網絡文學越來越重要,因為它的創作量,是我們傳統作家根本無法比擬的。另外,網絡文學在寫作上有它的長處,比如說網絡文學的思維敏捷、想象力充沛,打破了我們過去傳統文學寫作中的一些條條框框和禁區。當然網絡文學也有不足之處,相比較而言,它和生活的接軌不是很密切,很多作品是靠想象和設想來編一些故事和情節,這樣的話作品比較單薄,不過這是可以彌補的。網絡文學還在一個起步和發展的階段,還沒有到了定型或者是可以下定論的階段,在發展和變化過程中,它的價值判斷,對于作家而言,對于評論家而言,對于讀者而言,都是在探索和逐步的變化當中。我相信,用不了幾年,大家對于網絡文學的價值判斷,會逐步形成共識。而不像現在這樣,認為為網絡文學地位不高。”楊占平這樣認為。

    網絡文學的寫作競爭更激烈

    網絡文學總是被這樣一些理由詬病,沒有生活、想像無力,作品單薄,這似乎成了許多人鄙薄網絡作家的理由。但這并不能算是網絡文學先天不足的理由,它畢竟是新生事物,沒有發展的時間。

    如果給它時間,它的表現會怎樣?對這個問題,楊占平的答案是:“網絡小說的深度和廣度完全可以進一步擴充,擁有更持久的文學價值。現在各級作協和宣傳部門越來越重視網絡文學,特別是對網絡作家的引導,也很重視。加上這些網絡作家本身不斷地意識到他們的寫作需要改進。無論是從外在的因素,還是從網絡作家本身需要變革的需求,雙方結合起來,網絡文學的不足和弊端是能夠改進的。當然,這是需要一個時間和過程的。有的作家轉換的時間可能快一些,有的作家可能慢一些,但不管快慢,這是一個必然的趨勢。任何一個作家,包括網絡作家,他寫到一定程度,就會意識到自己存在一些問題和局限,他也要求改變,因為他也要求生存下去。如果他抱殘守缺,那樣的話,他的路也走不下去。”

    但是,從題材上來說,網絡文學的題材比較集中,大多數集中在穿越、玄幻、言情上面。這些類型的作品,在網絡上已經非常多,想尋求新的突破并不簡單。而寫某種題材比較拿手的網絡作家,換一種題材,也許并不能得心應手。不過,楊占平提醒我們,讀者也是一個有力的武器。“寫作和讀者的關系非常密切,網絡作家現在寫這類題材多一些,是因為讀者閱讀的需求。再過一段時間,我相信讀者的閱讀也會有新的要求。現在流行的題材,讀者讀得多了,自然需要一個改革。作為一個作家,他要適應讀者的口味,也必須改革和提升。所以我相信,網絡作品最終會更加符合人們閱讀的需求,不這樣做,他們就生存不下去。”

    潞潞則認為,網絡文學本身就存在于一個競爭機制中:“網絡文學的門檻低,進入容易,但是進入之后,依然有很多門檻存在。它內部的競爭機制很激烈,劣質的作品很快就會被淘汰,能寫出精品的作家則會被留下來。經過這么一番大浪淘沙,網絡文學作品一定會越來越好。”

    不論在哪個平臺創作他們都有著一樣的文學夢

    作為新興事物,怎樣讓網絡作家更快地獲得大眾認可,擁有和傳統作家一樣的社會地位。這個問題,網絡作家在想,作協也在想。

    以前,網絡作家并不在作協服務的職責范圍內,但作協在轉變自己的觀念,比如網絡文學院的成立。楊占平說:“網絡文學院成立后,我們也專門開會研究了山西網絡文學院下一步的發展。首先我們已經建立起了網絡文學院這個機構,我們要把工作的重心傾斜到網絡文學院這邊來。我們特聘了一些網絡作家參與網絡文學院的管理,比如說讓孟超擔任網絡文學院的副院長,因為我們愿意吸收網絡作家們的意見。下一步,我們還準備提供一筆經費,選擇一些網絡作家,參加相關的文學培訓活動以及采風活動。對其中一些有特點的作家,要給他們組織一些評論家的研討活動。另外,還準備逐步和實體出版社、報刊雜志聯系,給網絡作家們牽線搭橋,讓其中一些優秀作品能夠在實體上發表,拓展網絡作家們的展示平臺。同時,希望以后能在創作上、生活上,給予他們一些盡可能的幫助,讓他們消除顧慮,創作出更好的作品。”

    除了作協的努力,一些寫作經驗豐富的作家,已經意識到自身創作的一些問題,他們也認為自己急需充電。不少網絡作家都有這樣的擔憂,他們過去的一些生活積累,通過這幾年寫作已經用得差不多了,所以他們需要獲得更多的生活經驗。但是他們的生活圈子又局限在網絡上,他們希望能夠在現實生活中去體驗和感受。更重要的一個方面,則體現在閱讀方面。山西知名的網絡作家陳風笑就曾經表示,他每天能夠在閱讀和寫作上的時間差不多,他覺得自己非常需要閱讀。只有多讀一些書,包括國內外經典作家的作品,才能提高網絡作家們的基本文學素養。這些網絡作家在文學上的追求,并不比傳統作家低。就像潞潞對他們的形容:“他們有文學夢,他們的向往和傳統作家是一樣的。”

    網絡文學,這個正在往前奔跑的新生物,它比大多數人想象的要更有活力。如果能夠給它一些助力,相信網絡文學的價值,可以更快被更多人認可。到那個時候,網絡作家的地位,也就不用被拿來討論了。

 

文來源:山西晚報20141104;本文作者:康少瓊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ctyu.icu ( 2014-11-25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版權聲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揚三晉文化為目的的非贏利性個人公益網站,在轉載選用部分文章時,因為種種原因無法聯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請著作權人及時聯系本站以溝通解決涉及的版權和相關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 老时时后三定位 四川时时怎么玩法介绍 彩票计划在线计划免费 今天3d预测号码推荐号码 pk10168开奖网 黑龙江十一选5开奖结果 内蒙古福彩时时彩的开奖号码 黑龙江省福彩22选五自选号 赛车高赔率网站 2019香港六彩开奖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