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超级大乐透走势图2元网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走進晉國博物館

 

 

 

 

 

  半個多世紀發掘 從寂寂無聞到風起云涌 
   
青銅器、車馬坑、晉國歷代國君墓葬……曾經名垂青史的晉國輝煌霸業,在晉國博物館的展品中復活。而將這卷史書打開并解讀的,是幾代考古學家。上個世紀后半葉是中國考古的黃金時代,當時在春秋時期的考古發掘中,只有春秋五霸之一的晉國早期都城未找到。

    晉國在春秋五霸中稱霸150年,立國600多年,延續至今成為山西的代稱。早期都城找不見,這是晉文化研究中的巨大缺陷。“找到晉國”對考古學界來說意義重大,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考古學家的目光越過中原大地,聚焦到晉南。“尋蹤晉國”,這一找就是50多年。

    從“曲村——天馬遺址”的發現到晉國博物館的建立,幾代考古人的心血和汗水,使得晉、晉都、晉文化浮出水面。那個書本上的“晉國”逐漸清晰,來到我們眼前。

  晉國博物館·展示盜墓歷史

    在晉國博物館,有一塊展覽內容是有關那段盜墓歷史的,甚至在墓葬展示中,也沒有人為消除盜墓痕跡,用專門的指示牌標記“盜洞”等痕跡。

    這在國內博物館中十分罕見。對此,晉國博物館工程副總指揮、原曲沃縣文物旅游管理中心主任孫永和說,“博物館是記載歷史、還原歷史的地方,我們這么展示就是尊重歷史,讓人們痛恨盜墓分子。”北京大學教授李伯謙說,“展示盜墓,非常忠實于歷史,可以讓觀眾看到考古多么不容易,保護文物,要克服惡劣的環境,這里面既包括野外的艱苦,也包括和盜墓來做斗爭。”

  一批“北大生”來到了曲村

    晉國博物館的展廳里,有一面墻是用燈箱展示的“曲村——天馬遺址”。在這片廣袤的土地上,呈現的是考古工作者的剪影,或蹲或趴或站,有的手拿探桿,有的手拿手鏟。

    現年77歲的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李伯謙談起自己當年的樣子,說,“沒錯,遠看和農民沒什么差別,就是一手一手地在地里挖、刨……”

    上個世紀50年代中后期,新中國完成了第一個五年規劃,當時侯馬一帶有大批的工業項目要選址上馬建設,國家文物局在侯馬組織考古大會戰,以免在工業建設時損毀文物。從1960年到1979年,考古人員在曲沃縣與翼城縣的交界處發現了“曲村——天馬遺址”,并進行了兩次挖掘,初步確定是周時期晉文化遺址。

    李伯謙參與了其中的挖掘,他同北京大學考古專業商周考古領頭專家鄒衡先生一起對曲村遺址進行了挖掘,“當時發現了一些墓葬,我們也在私下探討這是不是晉國的始封地,但還沒有發現有明確銘文,我們有一個想法,在這里建設一個穩定的實習基地,由北京大學考古專業和山西省文物部門的人員一起對此進行長期挖掘研究。”

    這個方案很快就被通過了。1980年,第一批考古隊員來到了曲村。由鄒衡和李伯謙帶隊,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的考古人員與北京大學的教師、學生共37人組成,考古挖掘從當年9月份進行到1981年春節前。

    當年尚且閉塞的村子里來了這么一支隊伍。村子里的村民不清楚這些操著京腔的外地人是干什么的,大家只是喊他們“北大生”。領著這群“北大生”的李伯謙第一個頭疼的問題竟然是“生存”,他第一次來曲村時還帶著介紹信,到公社去吃飯都不讓,只能到村里農戶家吃派飯。

    看著介紹信,村里的隊長很為難,“你們這也不是搞水利打井的,也不是來收稅的,給我們這村里也沒啥用,你們考古算做啥?”好說歹說,隊長勉強同意接待,將李伯謙一行人安排到了一農戶家,當時農戶家里條件不好,并沒有多少空房。李伯謙他們找到的這個房間前天剛剛辦完喪事,這家的老太太去世了,所以留下了這間空房。

    李伯謙回憶道,“房間是辦事的房間,我們吃的飯是辦事留下來的饃,門上還貼著白,第一個晚上,我們4個大男人都不敢睡覺,打了一晚上撲克。”

    就這樣,考古工作開始了,考古人員租住著村民的農房,自己生火起灶。從1980年到1990年,7批考古人員陸續來到曲村,村里還建起了考古工作站。在考古學家鄒衡的帶領下,大家發掘出大批墓葬。鄒衡當時斷言,這就是晉國的始封地和早期都城所在地,但因缺少大型宮殿基址和諸侯陵墓等相關證據,在當時未被學術界普遍接受。

  晉侯蹤影到底在哪里

    晉國博物館的“發掘史”長廊展廳角落里,靜靜地坐著一個老人,坐著竹椅,手拿鋼筆,認真在寫東西。來到這里的觀眾剛開始都會很詫異,怎么有個人“坐”在這里一動不動,走近一看,原來是座蠟像,蠟像的原型正是我國已故著名考古學家,“商周考古第一人”——鄒衡。

    這座蠟像勾起了很多考古人員的回憶,它的審定人,山西考古研究所研究館員田建文正是鄒衡老師的學生。1982年,還在北京大學考古學系就讀的田建文,跟隨鄒衡老師第一次來到了曲村。正是那次實習,讓他的一生也和晉侯墓地扯上了聯系。

    田建文回憶,鄒衡老師和考古人員念念不忘的就是要找到“晉國始封地”。鄒先生甚至斷言就在此,但從1980年到1990年考古發現一直沒有直接證據,到了1990年,鄒衡先生已經60多歲,面臨退休,十年的曲村考古要有個總結,他開始著手撰寫《曲村——天馬》考察報告。

    1991年春節,忙于工作的鄒衡先生決定在曲村過年,抓緊時間整理報告。大雪封路,時年64歲的鄒衡在曲村的考古工作站中一字一句審定著他編寫的曲村考古報告,同行的李伯謙也沒有回家過年,在此一起工作。大年初五,他的弟子、當時已是北大教師的劉緒從北京趕到了曲沃,找到了已在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上班的田建文,一起乘坐考古所唯一的一輛貨車來到了曲村,沒幾天,又有幾個弟子冒雪趕來。那個春節,考古隊員又這么相聚在曲村。

    歡樂、激動之外,鄒衡先生談到了當時已經日益猖獗的盜墓,田建文常聽到鄒衡先生說,昨晚聽到爆炸聲了,看來又有墓葬被盜了。

  盜墓漸猖獗曲村遺址請求保護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員吉琨璋同樣是鄒衡的弟子,他于1984年到曲村進行發掘實習并負責2002年之后的晉侯墓地考古挖掘工作。他回憶,自己剛到曲村的那幾年,村民對考古一無所知,考古隊發掘回來的東西就放在屋里,有的青銅器有銹,就和老鄉借一個缸,用當地的米醋泡著放在院子里,“不用擔心安全問題”。“對房東來說,你可以住房子,但不要把發掘到的東西帶回家,那時候當地人對墓葬里的東西有一些忌諱。”吉琨璋回憶。但到了上世紀80年代后期,盜墓之風盛起,當地派出所只能是做到把大家往回趕,考古隊無奈,只好動用考古經費請求當地公安部門派人來值守。

    李伯謙回憶,“隔段時間一來,就發現村里有蓋新房子的,有人就說這是靠地下的東西發財的。”有一次,公安局抓到了盜墓賊,李伯謙和幾個考古人員申請要見一見這些人,當面問一下為什么要盜墓。結果一看,竟然是自己租住房子旁邊的鄰居。這讓李伯謙十分痛心,從忌諱墓葬,敬畏祖先到利欲熏心,瘋狂掘墓,僅僅數年。

    考古人員的無助感來自各方面。李伯謙回憶,當時縣里有官員就盜墓責備考古人員,“你們不來,你們不雇用這些民工,能有盜墓嗎?你們培訓他們幫你們考古,他們會了,就盜墓了,源頭還是你們……”另外,盜墓犯罪組織與官員勾結,即便是有公安人員值守,古墓也仍然被盜。

    1989年開始,文物相關部門開始向省政府、國家文物局打報告,就盜墓事件請求保護。19896月,李伯謙代表北京大學考古系給國家文物局致函,要求對“曲村遺址”進行保護。19903月,北京大學又向國家文物局致函,再次要求“緊急保護曲村遺址”,但都沒有回應。幾個月后,同年麥收前,這里被盜墓分子盜掘。

  晉侯墓地的大門終于被打開

    1992年初春,鄒衡前往曲村考古工作站。途經太原時,聽說1991年臘月間,在曲村—天馬遺址的北趙村曾有大規模的盜掘事件發生。據傳,盜掘者攜帶槍支武器,挖出許多“寶物”,到曲村后不久又不斷聽到類似的消息,這引起了鄒衡的警覺。

    在調查過程中,鄒衡和考古專家分析被盜墓地現場,結論既令人痛心又驚嘆難言。經現場勘查和詢問,得知被盜墓地挖掘出大量大型青銅器,盜墓分子的惡劣行徑令人痛恨,而大量青銅碎片和墓葬的格式,正印證了鄒衡追尋十幾年的晉侯墓地。

    1992年,搶救性發掘開始了,從1992年到2007年,大型考古發掘共9次,晉侯墓地的大門被打開,共有晉侯夫婦墓919座,車馬坑10座,陪葬坑、祭祀坑各幾十座。其中晉侯夫婦墓被盜8座,陪葬墓被盜9座。苦苦尋找的“晉國蹤跡”原來就在身邊,考古人員沒有發現,反倒是盜墓賊先打開了大門。或許這是那個時代的困局:考古發掘引來盜墓賊,而盜墓又指引了考古發掘的方向。田建文回憶說,那些年“全國考古十大發現”有一半以上都是盜墓賊盜墓后開始的搶救性發掘。

    19953月至6月,山西在全省組織開展了春季“嚴打”斗爭,晉侯墓地被盜案中,36名不法分子被逮捕,包庇、參與其中的政府官員被依法處理,10名罪犯被槍決,成為當時的“文保第一案”,惡性盜掘才被遏制。1998年,曲沃縣文物局起草并以縣政府名義給省政府寫過一個《關于建立晉侯墓地遺址博物館》的報告,2008930日晉國博物館項目在省發改委正式立項,2009831日晉國博物館正式動工興建。本報記者 劉斌

 

六百年晉侯從方圓百里到一代霸主 

    917日,記者從曲沃縣晉國博物館獲悉,該館對外開放之日,將首次對外展出數百件精挑細選的文物。

    晉國博物館建設副總指揮孫永和接受記者采訪時說,晉國博物館館藏的精美文物,都出土于我們腳下的“曲村——天馬遺址”。經過數代考古人員多年的考古發掘活動,證明了“曲村——天馬遺址”的核心區域,也就是晉侯墓地,是古晉國第一代晉侯至第九晉侯的歸葬之所在,同時也揭開了古晉國始封地的謎團。孫永和稱,現已證明,曲沃及其周邊地區是晉文化的源頭,也是中華民族最早、最重要的發祥地之一。人們參觀晉國博物館,如同穿越時空隧道,一窺豐富多彩的古晉國文化。

  起底晉之源

    在晉國博物館展區,有一座叫鳥尊的青銅器復制品。它出土于第一代晉侯燮父墓中,其真品如今藏于山西省博物院,是國家明令禁止出境展覽的國寶級文物。

    很多中國人都知道“桐葉封弟”的歷史傳說。3000多年前,周成王在蕩平了唐國的叛亂后,將他的弟弟叔虞封到唐地。叔虞死后,他的兒子燮父繼承王位。

    燮父很能干,在他的治理下,唐國開疆拓土,國力壯大。古本和今本《竹書紀年》記載,晉侯燮父在晉地建造了壯麗的宮殿,周康王對此看不順眼,派人斥責燮父。就是這個燮父,為侯國更名,將唐改名為晉。其實,古晉國的地理位置,自漢代時已成為謎團。司馬遷的《史記》也僅記載著,唐在“河、汾之東,方百里”。對古晉國始封地,后世曾有過太原、臨汾、鄉寧、永安、安邑、翼城的不同說法。

    其實,曲沃晉侯墓地遺址發掘之初,專家并未確定各墓穴歸屬哪位晉侯。

    在晉國博物館展區,陳列有5枚銅鼎。它的形制與文飾完全相同,從大到小依次排列。周代,鼎是地位的象征,天子九鼎,諸侯五鼎。事后,考古人員在鼎的鉦部發現銘文,其中記載了晉侯穌的名字,與《史記》當中穌名字完全一致,推定埋有五鼎的晉侯墓是晉獻侯穌的墓。考古學家以此為依據,推定這九座晉侯墓地的墓主人按時代先后順序分別為:晉國第一代國君燮父、晉武侯、晉成侯、晉厲侯、晉靖侯、晉釐侯、晉獻侯、晉穆侯和晉文侯,時代從西周早中期之交到春秋初年。

    出土于晉侯燮父墓中的鳥尊,它的蓋內和腹底鑄有銘文,上書“晉侯乍向太室寶尊彝”。考古人員依次得出結論,它是一件宗廟禮器,它出土于燮父墓,作為實物,亦證明“晉”這個名稱,確由燮父開始。

  蓬勃奮發的晉之族群

    在晉國博物館,陳列有精美的青銅器、玉器以及數座經修復的晉侯墓地遺址。其間,最令人震撼的陳列物,當數曲沃“曲村——天馬遺址”。其中的車馬坑是晉獻侯穌墓的殉葬坑,經發掘修復,重見天日。這個車馬坑,透露出至晉獻侯穌統治時期,晉國國力已經很強大。

    晉獻侯穌陪祀車馬坑,陪葬著48輛車、105匹馬,是目前所知西周時期規模最大、陳放車輛最多的車馬坑。經考古發現,一些車的車廂外邊,掛附連綴有銅質甲片,如同“裝甲車”。而一些車則彩繪著精美的圖案,如同彩車。記者看到,晉獻侯穌車馬殉葬坑內的車和馬,雖已不復往日雄風,但仍震撼著每一位觀眾。車馬殉葬制度是古代等級制度的一種體現,地位越高的人,隨葬的車馬越多。車馬坑,車和馬分別藏在兩個藏坑內。105匹戰馬,有專家認為是在馬還活著的時候直接填土埋葬,迄今仍保持死亡瞬間痛苦掙扎的姿勢。車坑內的車,車輪傾斜安放在坑底。說明了墓主人身份的尊貴和當時晉國國力的強盛。埋藏泥土數千年后,車輪的木質結構雖已與泥土成為一體,經過修復,它的輪廓仍清晰可見。

    在晉國博物館,陳列著依11比例復制的晉侯穌車馬坑內的車輛。站在車前,敬畏之余,遙想那個風起云涌、金戈鐵馬時代,戰士們駕乘戰車,馳騁疆場,掛在車前的鈴鐺迎風晃動,發出一片鈴鐺聲,讓人心情澎湃。

  晉之文化余響數千年不絕

    在晉國博物館展區二層,倚墻擺放著一套編鐘。這套編鐘,是嚴格按出土于晉獻侯穌墓中的編鐘制作的復制品。

    917日下午,在游客注目下,晉國博物館一位工作人員手持鐘錘,演奏了一曲《茉莉花》的樂曲。展廳空間空闊,樂聲盤旋回蕩,讓人聽了頓感心曠神怡。

    其實,晉獻侯穌的墓葬在發掘之初,編鐘已失盜。考古人員在墓中僅發掘出土2枚編鐘(現存放于山西博物院),其他14枚,被盜墓者盜取販賣至香港。最后,上海博物館原館長馬承源先生花重金購回,并藏于上海博物館。16個編鐘上,共刻有355字銘文,記載了晉獻侯穌率兵征討東夷,多次受到周天子賞賜的史實。

    古人相信,人死后精神不死,會通往另一個世界生活,所以就有以物陪葬的習俗。遺族們為了幫死者完成這個心愿,會按照當時的禮儀,在其墓中置入大量精美的陪葬品。晉侯燮父及此后的八代晉侯,亦概莫能外。

    在古人心目中,玉被視為“至寶”。在晉國博物館晉侯墓葬遺址中,八代晉侯穆侯費壬的次夫人墓,不能不提。當年,考古人員在她的墓中,發掘出多達4280余件隨葬品,玉器達800多件。玉器中,有一套玉組佩,它由玉璜、玉珩、沖牙、玉管、料珠、瑪瑙管,共204件玉石串聯而成,工藝精湛,莊重典雅。如今,它已被評為國寶級文物(藏于山西博物院)。

    晉穆侯這個次夫人,墓中陪葬品甚至超過其夫君。在等級明確、禮法森嚴的西周,無疑極為特殊。考古人員最后從其墓中出土的銅壺銘文上才發現端倪。銘文透露出,這個身份神秘的女性,名叫楊姞。考古人員推測,她可能是當時的楊國嫁到晉國的一個公主。楊,是西周時位于今洪洞一帶的一個小國。楊姞的墓地,讓人對晉與周邊國家的外交產生了無數遐想。

    “山西特殊的地理環境,不僅造就了晉國的輝煌,也孕育了富有濃郁地域特色的晉文化。我們在晉國博物館看到的精美的晉國文物,正是晉文化的靈魂所在。”孫永和說。

  ○鏈接

  古晉國故事

    晉國從燮父改唐為晉至三家分晉,立國660余年、歷經38代國君。葬有晉國九代晉侯,迄今,中國文化中有許多關于晉國的歷史傳說及典故。

    桐葉封弟:

    叔虞為周成王的胞弟,據傳叔虞與成王玩耍,成王把一桐葉剪成一個似玉圭的玩具,對叔虞說:我將拿著玉圭封你。于是周成王把唐封給叔虞。

    表里山河:

    公元前632年,晉國和楚國展開城濮之戰。楚國的軍隊正在嶲地背后駐扎,晉文公十分擔心他們會來偷襲晉國。主將狐偃勸他說:“打一仗吧!打勝了,我們就可以稱霸諸侯;打不勝,晉國在表里山河之中,外有黃河,內有太行,地勢易守難攻,定會取得勝利。”晉侯決定依據地勢而進攻,最后大獲全勝。

    秦晉之好:

    春秋時期,秦國和晉國是兩個相鄰的大國。晉獻公于公元前654年將其女兒伯姬嫁給了秦穆公。后來,晉國發生內亂,秦穆公先后送晉獻公兒子夷吾和重耳歸國,兩人先后繼任晉國國君。秦晉兩國關系一度十分融洽,被后人稱為秦晉之好。本報記者 梁成虎 

萬余件文物 從大型編鐘到小巧玉器 

    晉國博物館的修建原址,就是上世紀90年代就已經聞名于世的曲沃“曲村——天馬遺址”。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摸索、研究、挖掘,經過北大考古專業和山西省文物局、省考古研究所50多年的努力,共從“曲村——天馬遺址”發掘出919座晉國早期晉侯及其夫人墓葬,出土了12000多件珍貴文物,其中許多青銅器上都鑄有銘文,考古學家據此整理出西周早期晉侯的排序問題,確定了晉國的始封地,填補了晉國早期編年和史實的空白。

    晉侯墓地出土了許多珍貴的青銅器、玉器、原始瓷器,尤以晉侯穌鐘、鳥尊、兔尊、豬尊、玉組配等精美青銅器和玉器聞名于世,其中多件被國家文物局列為禁止出國參展的文物。山西博物院從建院之初,鳥尊就是鎮院之寶。而同樣為晉侯墓地出土的晉侯穌鐘,則更具歷史研究價值。晉侯穌鐘共16件,其中14件為上海博物館鎮館之寶,另外兩件存于山西博物院。

  晉侯穌鐘

    晉侯穌鐘是晉侯墓地出土的另外一組重要青銅器,因為出土于晉侯第七代晉侯穌的墓中而得名,目前屬于我國禁止出境展覽文物。晉侯穌鐘為一套打擊樂器,全套共16件,上刻銘文355字,首尾相連刻鑿在16件編鐘上。

    全套編鐘分為兩組,每組8件,共16件,其中14件曾被盜出境,后經上海博物館高價買回收藏,目前藏于上海博物館內,另兩件出土后收藏于山西博物院。整套編鐘第一組為大鐘,紋飾淺而細,第二組為小型鐘,紋飾深而闊,大鐘高52厘米,小的高22厘米,全部為甬鐘。從造型上來講,兩組也有細微差異,考古專家認為兩組編鐘并非同時鑄造,但音律卻非常和諧。鐘上銘文為利器刻鑿而成,筆畫轉折處要分四五刀甚至五六刀的接連刻鑿,筆道才能連起來,刀痕至今仍非常明顯,這在西周時期發現的青銅器上都特別少見。

    更為重要的是,經過除銹處理后,刻鑿這16件編鐘上的文字竟然可以連續。355個字的銘文詳細記載了西周晚期周厲王三十三年,晉侯穌奉王命征討山東的夙夷,折首執訊,大獲全勝,周王勞師,并兩次嘉獎賞賜晉侯的史實。而這些是我國歷代考古史籍中沒有記載的。這也是我國第一次在距今近3000年前的西周器物上出現的銘文。穌鐘發現之后,專家們曾配置了不同硬度的青銅利器在青銅上刻鑿文字,都以失敗告終。這說明早在西周時期,晉國人就已經造出了像鋼鐵一樣堅硬的工具在青銅器上刻字,這是一套改寫我國冶金史的寶貴資料。

    199212月,上海博物館在香港古玩市場發現了這14件編鐘,當即高價回收,后山西晉侯墓考古發掘出了殘存的2件小編鐘,形制與之前上海博物館收回的14件相同。

    目前晉國博物館展出的一套晉侯穌編鐘為完全按照原件尺寸大小復制的仿品,盡管如此,工作人員依舊用編鐘敲出了一首完整的《茉莉花》,聲音清澈悠遠,仿佛天籟之音一般。

  臣斤(pi)壺

    通高68.8厘米,口縱18厘米,口橫22.8厘米,腹最寬35.2厘米。1992年在曲沃縣北趙村晉侯墓地M8出土。盛酒器,壺為長頸垂腹橢方形,同樣形制的壺在陜西眉縣西周銅器窖藏中也有發現,惟蓋有別。此壺的口、蓋結合處與普通的壺不同,從外形看,壺蓋似乎與常見的子口內插的壺蓋相同,實際上是壺口開在四周鏤空波曲形華冠之中。蓋為平蓋,上有山形鏤空捉手。雙耳作象首形,其上揚的長鼻又做成曲體的龍形,耳內各套一環。蓋面飾體軀交纏的吐舌龍紋,口下和圈足飾獸目交連紋,頸部飾波曲紋,腰橫一道鱗紋,腹部以一個圓突的雙龍首為主,輔以多條身軀相交的龍紋。整體造型別致、雄渾,紋飾華麗、流暢。蓋內鑄銘文426字,記晉侯臣斤作此壺,用于祭祀其祖父。

  盤

    出土于晉侯墓地晉穆侯的墓中。該器方唇,窄折沿,淺腹、圈足,有獸面流形管口,橢圓形,口上部筑有兩個精美的龍角,盤沿還爬有三條龍首形鋬,盤內中心鑄造了一件銅制青蛙,青蛙身下有424字的銘文,蛙的內側周圍有一圈云紋,外側周圍有一圈突起的魚紋,鑄造精美。口沿下飾一周鳳鳥紋,圈足飾斜腳云紋。器足為四個裸體的人形,人物兩兩對稱,呈奮力抬物狀。器底懸掛兩個銅鈴,銅鈴位置比較隱蔽,一般很難發現,所以銅鈴可能用來防盜。該盤造型獨特,是青銅器中的精品。

  龍耳人足方盒

    出土于晉穆侯次夫人墓中,這件器物為長方形方盒,頂部有兩扇可以開啟的小蓋,其中一蓋設臥虎形鈕。方盒四面各攀爬一條回首吐舌的大龍形耳,四隅有勾曲形棱脊。方盒以四個裸身跽坐的人形為足,其背對方盒,雙手后擺,背負手抬以承其重。蓋面飾兩頭龍紋,四周圍有箭鏃形幾何紋。盒壁飾變形獸體紋,下為波曲紋。器身布滿綠銹和水銀古,斑駁陸離,交相輝映,見證著歷史的滄桑。

  鳥尊

    鳥尊高39厘米,長30.5厘米,寬17.5厘米。整個鳥尊以鳳鳥回眸為主體造型,頭微昂,圓睛凝視,高冠直立。禽體豐滿,兩翼上卷。在鳳鳥的背上,一只小鳥靜靜相依,并且成為鳥尊器蓋上的捉手。鳳尾下設一象首,象鼻內卷上揚,與雙腿形成穩定的三點支撐,全身布滿紋飾。鳳鳥頸、腹、背飾羽片紋,兩翼與雙腿飾云紋,翼、蓋間飾立羽紋,以雷紋襯地,尾飾華麗的羽翎紋。從器型的構造比例等特點來看,在形體制作上未能兼顧總體造型的勻稱以及鳳鳥造型特點,據此推算,其時間為西周稍早時期。

    鳥尊在晉侯墓地的114號墓中出土,在發掘時,工作人員發現該墓有盜洞,部分文物已被盜掘,由于盜賊使用爆破,幸存的鳥尊出土時已支離破碎受損嚴重,特別是鳥尊的尾部殘缺不全,北京大學的文物修復專家依據象首曲線,分析其象鼻似該內卷上揚,與雙腿形成穩定的三點支撐,依次進行修補。為了尊重歷史,修復的象鼻上并沒有設計紋飾。

    這件鳥尊是唐叔虞之子晉侯燮父所擁有的一件高規格祭祀禮器。鳥是西周時期晉國的圖騰,是連接人與天神的神物。《周禮·春官·司尊彝》記載古代祭祀禮器中有所謂的“六尊六彝”,鳥尊即為其一。鳥尊的蓋內和腹底鑄有銘文“晉侯乍向太室寶尊彝”,銘文中的“向”字,作“享”解,意為“貢獻”。大意為晉國君主做了一件祭祀天神的寶器。鳥與象這兩種西周時期最流行的肖形裝飾完美組合,造型寫實、生動,構思奇特、巧妙,裝飾精致、豪華,為中國青銅藝術中罕見的珍品。

  兔尊

    兔尊高22.2厘米,長31.8厘米,1992年在曲沃晉侯墓地8號墓出土,共兩件,形制、紋飾均相同,唯一大一小。造型獨特,形象生動逼真,是晉國青銅文化的代表作。而以兔為尊,在我國青銅器中也屬首例。

    兔尊造型生動,兔作匍匐狀,前肢點地,后腿彎曲,猶如跳躍之前之一瞬間。兩耳并攏,兔腹中空,與背上突起的喇叭形狀相通,足下有一低矮的長方形底座,背上開有圓形長方形口,并覆以與兔身渾然一體的蓋,蓋上有扁圓形按鈕。兔身兩側依次飾圓形的火紋、四目相同的雷紋和勾連雷紋。

  玉人

    6.3厘米,1993年在曲沃縣北趙村晉侯墓地M63出土,玉質呈黃褐色。圓雕,呈站立狀。頭發部分用碧玉雕琢,可與身體分開,頭頂有小穿孔,頭發向四周整齊垂下,發梢齊額,同墓出土的龍耳人足方盒上的人形,也梳這種發式,后腦刻有小辮垂至頸部,細眉杏眼,闊鼻平嘴,耳廓外凸,下有墜飾。衣領齊肩,右側開短衽,并刻有三角紋,胸前刻對稱的圓圈紋,束腰,雙臂下垂,下端略呈梯形,玉人有上下直通的穿孔。本報記者 段樹聰 

三大展廳 從歷史文化到墓地遺址 

    晉國博物館依托“曲村——天馬遺址”建成,是一座集文物收藏、保護、研究和文物遺跡展示為一體的山西省首座大型遺址博物館,也是全國唯一一座完整展示晉文化的平臺,博物館由主要三大展廳組成:出土文物陳列廳、遺址發掘史展廳、遺址保護展示廳。

  A出土文物陳列廳:

  現代與古典相交融的陳展設計

    在出土文物陳列廳中,展品陳列以唐、晉古國之前的仰韶、龍山文化時期為肇始,到晉國消失后的韓、趙、魏三國雄起結尾,從“曲村——天馬遺址”出土的眾多青銅、玉、石、金、陶等10多類文物中,精選了數百件精品。

    從第一個展廳開始,給人印象深刻的不僅是展品之豐富,歷史之悠久,還有晉國博物館充滿了現代化氣息的陳展設計。據晉國博物館工程建設副總指揮、原曲沃縣文物旅游管理中心主任孫永和介紹,晉國博物館的陳展設計方案經過四次大規模改動,其中小規模調整不計其數,設計者花費了大量心血,最終才設計出如今這種現代與古典相交融的陳展方案。

    博物館的展覽柜選用了新型無反光玻璃,大大提高了文物的展示效果,為觀眾帶來更美妙的視覺體驗,同時也滿足了文物陳列的安全要求。此外,不同于傳統博物館,晉國博物館在展廳的隔斷上做了創新,汲取現代藝術展覽元素,將隔斷設置為黑色紗網,將人流有效隔開,又避免了視線上的遮擋。展廳地面選用鏡面黑色珍珠巖,頂棚由一塊塊的玻璃拼接而成,地板和天花板反射燈光,通透無比,營造出一種神秘肅穆又現代簡約的展廳氛圍。

  B遺址發掘史展廳:

  三代考古學人歷經艱辛數十年

    晉國博物館的另一個獨特之處,就是不僅僅展示文物和遺址,還專門設置了一個遺址發掘史展廳,展示了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和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三代考古學人歷經艱辛數十年,博覽地書、尋覓求證的經過和考古發掘工作取得的一系列重大成果。

    進入遺址發掘史展廳,仿佛進入了一個時空隧道,右手邊的展柜里陳列著三代考古學人使用的工具和生活用品,左手邊的展板上詳盡地介紹了“曲村——天馬遺址”的發掘歷史:從1962年“曲村——天馬遺址”被發現開始,分別講述了1963年由山西省文物工作委員會和北京大學歷史系考古專業第一次試掘,1979年第二次試掘,1980年開始了以探究晉文化主題為目的的大規模考古發掘活動,至上世紀80年代末,在曲村北發現了貴族的邦墓區,在遺址的中部還有大批的居住址、灰坑、窖穴,出土大量珍貴的文物。到1992年春天開始,考古工作者連續發掘,共發掘919座晉國早期的晉侯和夫人墓葬、18座陪葬墓、2座車馬坑,出土一批轟動海內外的珍貴文物。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遺址發掘史展廳還設置了我國著名考古學家鄒衡先生的蠟像,蠟像之逼真,讓幾乎所有看到蠟像的人都以為是真人。鄒衡先生的蠟像衣著樸素,坐在寫字臺前挑燈工作,為觀眾還原了我國老一輩考古學家的工作場景。

  C遺址保護展示廳:

  西周時期最大的車馬坑比秦始皇兵馬俑早600

    晉國博物館擁有規模宏大的晉侯墓地遺址陳列,墓地東西長約150米,南北寬約130米,共有大型墓葬919座,所屬時代從西周早中期之交到春秋初年。值得一提的是,遺址保護展示廳分為室內、室外兩個部分,室內展示49座晉侯及夫人墓葬和3座車馬坑,作為復原性展示。室外展示5組晉侯及夫人墓葬和6座車馬坑,作為標志性展示。

    進入遺址保護展示廳,最先看到的是一個壯觀的車馬坑遺址,它是晉侯穌及夫人墓葬的陪葬坑,東西長21米,南北寬14米,面積約等于一個標準籃球場,是西周時期最大的車馬坑,比秦始皇兵馬俑早了600年。更為特別的是,車馬坑內共有車48輛,馬至少105匹,均為真車真馬,而且陪祀馬被埋時都活著,因此可以看到馬群掙扎的痕跡。在展廳內還有兩座未被挖掘的車馬坑,博物館在原址之上放置了車馬的復制品,可以讓觀眾能夠更直觀地了解當時的歷史情況。

    展廳內所展出的墓葬不僅數量眾多,而且在展示方法上也十分講究,營造出一墓一景,步步驚喜的參觀效果。展廳采用縱向立面和橫向平面展示的方法,選擇不同層面在發掘時的不同場景內容,觀眾能夠盡可能多的了解當時喪葬習俗的各種內容,避免了重復和雷同。

  ○鏈接

    晉國博物館從最初籌劃到如今正式建成,已有二十多年。1992年、1993年晉侯墓地面世以后,當時的曲沃縣委縣政府就有了依托晉侯墓地建立一座遺址博物館的想法。

    經過多方努力,該項目于20089月經省發改委批準立項,由上海同建強華建筑設計有限公司、太原市建筑設計研究院共同設計,山西省第一建筑工程公司負責承建。20098月正式動工,總占地面積124000平方米,建筑面積13393平方米,綠化面積26993平方米,總投資約1.98億元。館內工程主要包括出土文物陳列廳、遺址發掘史展廳、遺址保護展示廳、多媒體廳、藏品庫房及其他附屬設施。此外,晉國博物館還配有兩條直達博物館的旅游路,在幾個主要路口修建了五座大型石牌坊作為路標。

  ○延伸采訪

  晉國博物館幾大亮點

  亮點一:參觀墓葬,近距離觸摸歷史

    和一般博物館只能遠遠地觀摩歷史遺址不同的是,晉國博物館在遺址保護展示廳中,為部分墓葬設置了棧道,觀眾可以近距離觀摩諸位晉侯及其夫人墓葬,更真切地觸摸那段塵封已久的歷史。

    在晉國第七代國君——晉獻侯墓的旁邊,在墓道基礎上修筑了一條棧道,觀眾可以沿著棧道下到墓穴中,近距離觀看晉獻侯墓的構成。更值得一看的是,博物館在晉穆侯夫人墓的正上方修筑了一條玻璃棧道,觀眾不僅可以近距離觀看晉穆侯夫人墓的構成,更可以透過玻璃觀看腳下墓葬中豐富奢華的陪葬品。

  亮點二:一條主線,處處體現晉文化

    在晉國博物館門前廣場的正前方,矗立著一個大型石牌坊。設計者借用“晉”字漢隸筆畫為基本橫豎框架,將三個晉字連體相接。在晉國博物館入門小廣場的正前方,是一座《晉魂》雕塑,該雕塑以晉文公為原型,代表晉國強盛時期諸代晉侯的形象,展現了當年晉國開疆拓土,征戰四方、強軍興國的霸國風范。這座雕塑不僅成為晉國博物館環境雕塑的代表,也成為該館陳展內容的主題詮釋和點睛之作。除此之外,在剛剛進入出土文物陳列廳時,可以看到頭頂的幾十盞燈高低錯落,看似雜亂無章。但是當低頭去看地面的反光時,就會發現這些燈其實拼成了一個篆體的“晉”字。而晉國博物館的下沉廣場,就像一枚印章,將晉文化的烙印深深地印在了曲沃這片土地上。

  亮點三:深入淺出,多角度還原史實

    觀眾除了可以通過觀看出土文物、歷史遺址了解晉國的歷史,位于展廳內墻壁上的展板更是深入淺出地為人們還原了這段六百多年的歷史。在展板的設計上,設計者秉承“雅俗共賞”的理念,為所有的罕見字上都標注拼音,目的是讓不同文化層次的游客都在這里有所收獲。

    另外,展廳內還設置了觸摸查詢一體機,觀眾可以根據自身的需要查閱相關歷史資料。在游覽完展廳后,游客還可進入多媒體廳觀看講述晉國歷史的影片《晉國風云》,這部影片時長十五分鐘,講述了叔虞封唐、桐葉封弟、燮父稱晉、文侯勤王、曲沃代翼等歷史故事,幫助觀眾多方面了解這段歷史。  

 
 

 

 

 

 

 

 

 

 

 

 

 

 

 

 

 

 

 

 

 

晉國博物館

文來源:;本文作者:姚楊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ctyu.icu ( 2014-10-15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 乐仑彩票app kiko意大利官网 重庆时时彩V2.3.0 pc蛋蛋登 河北时时qq群是骗局 11夺金运任选三稳赚 5星老时时杀号 2019男篮世界杯投注网站 四川时时官网平台 竞彩2串1高手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