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超级大乐透走势图2元网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遙憶山西老碼頭老車站

 

 

 

 

 

  老汽車站,老火車站,老碼頭,曾經人來人往。你與我,或許都曾是這里的過客。在那個經濟不發達的年代,這些地方或許就是人們走向富裕,走向精彩的起點。如今,隨著社會的飛速發展,這些有過時代深深烙印的地方,漸漸淡出人們的視線。然而發生在這些地方的故事卻令人難忘,無論什么時候回想起來,心中都會漾起暖意。 

  冷清蒲州站,蘇聯“老大哥”曾援建

    1956年,我從河北來太原后,一直輾轉山西各地修建鐵路。1958年,我轉成正式工,被派往永濟做巡道工作,從此與蒲州車站結下了不解之緣。

    同蒲鐵路是一條重要的鐵路干線,南北貫穿山西省全境。很多人都知道“同”指的是大同,卻不清楚“蒲”到底是哪里?我到永濟后才知道蒲原來是蒲州。蒲州今天只是黃河岸邊一個小小的鎮子,在歷史上地位卻非常顯赫,許多朝代曾在這里建制。

    這條鐵路是閻錫山動工修建的,最初的軌道距離只有1米寬,后來才改成標準軌距。1936年南同蒲線通車時建成火車站,但當時叫永濟站,到永濟的車都是在這里停靠的。大概1945年左右因為戰爭,這個火車站被迫停止使用。新中國成立后又恢復了通車。1950年當時我國與“蘇聯老大哥”關系密切,在前蘇聯的援助下修建了候車室、行車室等建筑,占地面積達到兩千平方米。還特意從蘇聯運來了兩棵五角楓種在車站前面,以示紀念。如今,這兩棵樹已經在這里深深地扎下了根,每到夏季枝繁葉茂、郁郁蔥蔥。也因此,這個車站成了全國為數不多的歐式建筑風格的火車站,后來因為永濟縣城修建了火車門,就將站名改為蒲州火車站。候車室一共有南北兩個門,改名字時只將南門的站名換了,北門依然保留原樣,這樣就出現了南門是新站名“蒲州站”,北門還是老站名“永濟站”的特殊現象。火車經過此站往西過風陵渡黃河大橋就出了山西,然后與隴海線接軌。

    當年我的工作是巡檢永濟境內的鐵道,蒲州站我是天天見,和它有很深厚的感情。那時許多在山西工作的老鄉聽說我干這個,并且還經常坐火車,都羨慕得要死。因為全運城十幾個縣通火車的非常少,而在永濟境內總共就有大小七個火車站,這可是全國所有縣級城市絕無僅有的。

昔日的蒲州車站是客貨兩用站,相當繁華,直到上世紀90年代末我退休時,車站還比較熱鬧,后來因為火車大提速,列車小站不再停留,加上公路網的完善,以及高速鐵路的修建,這座曾經名氣較大的火車站漸漸地冷清下來。不過,由于它的傳奇色彩,以及作為同蒲鐵路終點的意義遠大于其使用價值,已被列為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胡元寧(永濟)

  父親的人生和兩個車站相關

    新中國成立后,父親由天津鐵路局調到山西工作,主要承擔改造鐵路、開建車站的任務。

    在我的記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峪子站和北白站。峪子站建于上世紀50年代中期,這是介于陽曲和忻州交界處的一個小站,站房就建在鐵路路基旁邊,只供行車調度使用,沒有候車室,也沒有像樣的站臺。我們家就住在站房背后路基下的排房宿舍里。站名雖然來自峪子村,其實車站離村還較遠,可以說是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白天少有人煙,夜晚狼犬之聲令人膽寒。日常生活很是寂寞,連糧油、日用品也全靠鐵路供應車定期來送。別看宿舍就在路基下,但對于上班須臾不離崗位的父親來講,到吃飯時也照樣得由我和姐姐提著飯盒爬上十余米高的路基去送。我們也經常借此到車站聽一會兒電子管收音機中的小喇叭節目——孫敬修爺爺講的童話故事。

    父親在峪子車站工作了三四年,把小站治理的非常規整。站房里外擺放著盆花,周邊種著花草,環境十分整潔雅致,充滿了生機。那時候旅客列車不多,而且有些還不停靠,加之農村人很少外出,幾天也難見個乘客,所以車站的工作多數是接送通過的貨車而已。那年代還沒有電氣化的信號系統,接發列車白天使用手動的信號機(俗稱洋旗),晚上就得到旗桿上掛燒煤油的信號燈,道岔也要靠人工搬動,春夏秋冬都是如此,職工們很是辛苦,因此飯盒、手套、大棉襖就成為鐵路職工離不了的“三件寶”。也可能因為荒涼吧,峪子車站后來就撤銷了。

    接著,父親被調到相鄰的北白車站,這個站設在北白村邊上,沒有職工宿舍,我們家住進了農家小院。住在這里可熱鬧多了,白天有很多村里的孩子一起玩耍,晚上還能看電影。有一次,相鄰的高村站放電影,母親和一幫家屬帶著我們這些孩子沿著路基走了五里路去看《劉三姐》,回來路上遇到一只野狼,看到近在咫尺泛著藍光的兩只狼眼,聽著狼嘴發出的粗大喘息聲,大家害怕極了,趕緊把孩子捂在懷里,聚在一起又喊又叫,并且晃動手電筒照射,終于把狼趕跑了。從那以后,家屬們再也不敢外出看電影了。

    當時,鐵路號稱是半軍事化單位,父親對站里職工要求非常嚴格,連搪瓷茶缸把都得整齊劃一朝一個方向擺放。正因為他的敬業和嚴謹,還防止過一場重大事故。那時的鐵路大多不是復線,一次高村站發錯了車,正是由于父親及時發現和采取措施,才有效制止了一起客貨車相撞事故。

    幾十年過去了,鐵路發展迅速,北白站等一些小站相繼撤銷,原來的站房多數被夷為平地。如今僅有峪子站的老站房孤零零被遺棄在荒野之中,我每次開車路過,便有一種難以名狀的思緒涌上心來…… 周太生(太原) 

水旱碼頭“巡鎮渡”,數百年繁華已散盡 

    我們住的小鎮叫巡鎮,位于河曲縣。巡鎮在晉西北是有些名頭的。

    小鎮西與陜西府谷隔河相望,去蒙地也不遠。黃河渡口和縣道交匯于此,素有“水旱碼頭”之稱。鎮上人煙阜盛,商賈輻輳。800年古鎮,每月逢三、八趕集。記得兒時,集市很熱鬧,引車賣漿販夫走卒之流云集,街上的小吃多多:王記粉皮,任家水餃,韓家麻花,池記咸肉,直讓人眼饞。各色百貨,則令人眼花。一時間牛吼馬叫,人聲鼎沸。集市綿延數里地,儼然一幅活版“清明上河圖”。

    小鎮常住人口2萬余,恁多客商從何而來?

    聽老人們說,這要歸功于去鎮二三里的巡鎮渡了。在上世紀陸路不通車之時,黃河是一條黃金水道:滾滾黃河,舟楫縱橫,渡口內點點帆影,上下往來,繁忙異常。蒙寧甘一帶的皮毛、鹽堿、藥材雜物都是沿黃河水道運出,再由渡口轉運各地。而巡鎮水旱交結要沖之地,毗鄰蒙秦,巡鎮渡自然而然就成了這條水道上的一個重要渡口了。

    現在,猶記得兒時在渡口上看到的一個場景:濁浪翻涌的河面上,三五成群的大船迎激流往來穿梭,河邊上一兩葉小舟則順流而飄,老艄們揮動著他們那古銅色的臂膀在河上緩行,天上時有疾鳥飛過。有時候,還能夠看到河面上漂流下來的木塊、黑炭和各色貨物,所以渡口經常有撈河貨的人們,他們拿著長長的鉤子不停地鉤著,我們這些小孩子眼巴巴地看著。有時還能夠聽到河上老艄渾厚的唱聲:你曉得天下黃河幾十幾道彎……

    太陽一出宮,貨物早上了岸。人們便嘩啦啦圍上來。“看,洋胰子,花頭巾來了!”不知誰吼了一句。一下子,紅的、綠的、粉的,花的婆姨們一下子就擠得水泄不通。而那船上下來的駱駝、自行車等更讓山野漢子們稀奇不已,有顧客就把手放在衣襟下和貨主捏起價錢來,然后花花綠綠的鈔票便一張張扯出來。從郵政亭到向榮橋是鬧市,四五百米的街道兩邊滿是小攤。有賣山雞的、賣肉的、賣針線的,還有賣泥人的、賣五金的和賣豬娃的。小攤后的商店鱗次櫛比,商店里里外外擺滿了各種商品,從各色時裝到各樣百貨,從嵌銀器皿到土產雜物,應有盡有。老百貨那兒可以稱得上是巡鎮的中心,來自晉陜蒙的商販都聚集在這里。府谷的山貨,準旗的皮毛,太原的老酒,河北的鴨梨,北京的時裝一應俱全。傳說中的那位衛生收費員一個集市下來一角一角虎著臉收,一天下來少也有六七百元。

    上世紀70年代,下游天橋修了電站,船少了,可集市依舊,巡鎮渡依然熱鬧。后來上游龍口水電站落成,下游鎮內橫跨晉陜的花蓮大橋通車,水路徹底走到了它的盡頭,再加上山區移民,巡鎮漸漸失落。

    寒冬長日,衰草橫生的古渡沒在夕陽中,依稀成了人們的一種記憶。2006年,駐鎮的市重點中學遷城,巡鎮至此元氣大傷,數百年繁華蕩然散盡。王江鴻(河曲) 

走近“牛圈”汽車站仿佛誤入養牛場 

    1968年春,老家方山通了班車。

    通車那天,村里的人早早站在村口的公路兩旁等著看稀奇。班車從面前駛過后,我們這些毛頭小子覺得不過癮,不顧塵土飛揚尾隨幾里路,追到汽車站大飽眼福。

    汽車站設在縣城南側的城鄉結合地段。說是汽車站,其實沒什么配套設施。沒有候車室,沒有售票室,連旅客上下車的場地也是生產大隊拴牛場的一角。如果不是土墻上那塊走近才能看清楚的木板牌子提示,都以為是司機誤入了養牛場。幾十年過后,曾經來過方山的外地客人還戲言:記得最清、印象最深的是方山的“牛圈”汽車站。

    那時,班車不是天天有。三天之內,一輛固定的班車從縣城至省城打個來回。為了讓人們好記,每月的逢三逢六逢九日定為縣城的發車日。盡管幾天發一趟車,乘車的人依然很少。旅客乘車不用提前買票,當天買票也不用排隊。客車進站后,車上下來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子,手握票本,背靠牛欄,熟練地向客人售票。售票時順便在票上做一個記號,算是檢票。不到半個小時,售票、檢票一條龍作業全部完成。

    那時的班車用的是卡車,距省城不到200公里的崎嶇山路,要走十一二個小時(中午在固定地點吃一頓飯)才能到達。因此乘客上車前都有“長遠計劃”,都會準備一張廢紙片或一把蒿草,上車后鋪在車廂里席地而坐。行駛不到兩個小時,人人身上落著一層厚厚的塵土。冬天和雨天,車廂上撐起一塊綠色帆布防寒防雨,就像現在的部隊拉練一樣。如遇特殊情況乘客多時,只能全部起立,站著乘車去一趟省城之后,腿腳要疼好幾天……

    那時的公路狀況很差,縣城至省城都是土路,沒有橋梁,沒有隧道,只能遇山繞道,遇河涉水。加上植被不好,每逢下雨,黃湯四流,河水猛漲,公路被毀,經常會耽誤行程。記得有一次,父親陪爺爺去省城看病,在返回的那天,我和小叔去汽車站接爺爺回家,從下午等到晚上9點,仍不見班車進站,最后才知道那天山上下雨,班車陷進了泥坑動彈不得,又一時得不到救援。小叔只能連夜趕著毛驢車去被困地點接應……接回爺爺時已是第二天中午時分。

    四十多年過去了,卡車載人早已成為歷史,縣城的“牛圈”汽車站也早已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現代化客運配套設施:停車場比操場還寬,豪華空調大轎車魚貫出入;候車廳比禮堂還大,里面的超市、餐廳、休息室、中央空調應有盡有;公路由土路變成了油路,油路又變成了高速。那時去一趟省城用的時間,現在能打三四個來回。汽車站里,來去匆匆的旅客,人流滾滾,源源不斷。

李潤平(方山)

 
 

 

蒲州火車站

文來源:山西晚報20131212;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ctyu.icu ( 2014-03-14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紀實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戲曲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站長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 兴华彩票是真的假的 内部人员揭秘ag录像 北京pk赛车走势经验 六人牛牛什么方法 足球计算器 好运来大发快三软件 pk10赛车冷热号码怎么找 领航时时彩软件 聚宝快3计划软件 北京pk10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