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超级大乐透走势图2元网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尋找失落的山西古國系列

  之一:發現霸國——翼城大河口西周墓探秘
  之二:倗國——
3000年后從絳縣橫水西周墓地橫空出世
  之三:晉之大者——曲沃天馬—曲村晉侯墓地遺址
  之四:黎侯虎嘯——聲震黎城西關西周墓地
  之五:仇猶遺恨——盂縣北關東周墓地
  之六:楊國迷霧

發現霸國——翼城大河口西周墓探秘

  大河口之“霸”:秘密深藏三千年 

    翼城縣縣城以東約6公里處,沿已經廢棄的晉韓二級路,是一片灘地。公路北側有一個小村莊,村西為澮河干流,南為澮河支流,兩河交匯形成一個三角洲。村莊何時形成不得而知,但它的名字 “大河口”,應是依據此地理位置而得名。大河口村地處偏僻,原本不見經傳,但現在,它已被反復提及,變得越來越響亮。

    因為,在這里,發現了一個三千年前的“國家”——在大河口村北高臺地上,一片西周時期的古墓群吐露出一個深藏三千余年的秘密。歷經數年的發掘工作即將在本月結束,但可以斷言的是,這個發現已經載入考古史冊。

  A 盜墓賊來了

    20075月,幾個陌生人突然出現在了大河口村村外的莊稼地,他們不和村子里的人搭訕,而是拿著村民們不認識的工具四處探測。這些人奇怪的行為并沒有引起村民的足夠重視,直到有一天,村里稍有意識的村民看到這些人拿著幾個應該是從地下挖出的土陶罐罐,他們才發覺不對,忙不迭地上報。

    盜墓賊來了!根據大河口村村民敘述的情況,翼城縣文物旅游局馬上推測出這是確鑿無疑的事實,經過逐級上報,情況最后反映到了山西省文物局。

    文物工作人員到現場后把被盜古墓以及附近的虛土仔細過了兩遍篩子,篩的結果是,土中出現了盜墓賊沒有來得及拿走的金器。盜墓賊的疏忽和意外,讓現場的文物工作者憤怒不已:因為金器的出現,意味著不知還有多少更高等級的文物被竊走了。

    雖然古墓遭到巨大破壞,他們還是依據種種跡象、遺存物以及初步的探測斷定,被盜的古墓應該是一座時代久遠的大墓,其周圍還有類似的墓址。

    這是一個從來沒有文獻記載、文物部門也沒有意識到存在的古墓群。

    歲月的洗刷讓這里墓葬遺址的跡象全部消失了,而且在它的周圍,從曲沃到侯馬到絳縣都有大型遺址或古墓葬群的發現,按照正常思維考量以及依據多年的工作經驗,這塊地方不應該有什么東西了。但是,實際情況就是如此地出人意料。

    問題是,專業的文物部門都不能夠發現,盜墓賊何以能夠摸到這里?

    文物工作者推測,是大河口村子附近的兩個取土場暴露出了痕跡,盜墓賊聞風而至。他們又拿著篩子到取土場搜尋,果然,一些古陶碎片和人骨被篩了出來。

    幸運的是,無論從文獻記載還是現場考察,因為隱藏得好,歷史上翼城縣大河口墓地從未被人為破壞過,這是第一次被盜。不幸的是,到文物考古人員到之前,至少有一座大墓被盜掘了。

    盜墓賊絕對不會就此罷手,搶救性的考古發掘在此展開顯得必要而且緊迫。

  B 一村牽動全國

    20079月,大河口墓葬群發現被盜而嚴密看守4個月后,按照山西省文物局的指示,一個由臨汾市文物局牽頭、山西省考古研究所領隊、翼城縣政府出資、翼城縣文物旅游局參與組成的聯合考古隊,進入大河口墓葬考古發掘工地,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長謝堯亭任領隊。“從這個時候到20085月,這是大河口墓地考古發掘工作的第一個階段,屬于搶救性發掘,當時翼城縣政府態度非常積極,主動提供了上百萬元的考古經費。一個縣政府對于保護當地文化文物遺存有這樣的行為和高度認識,作為文物工作者,我是非常感動和欣慰的。20095月至今,屬于大面積發掘的第二階段。”采訪中,謝堯亭說:“實際上第二階段也應該是搶救性的發掘,我們本來希望留一些,等科技發達了給后來人去做會做得更好,當地政府還派了專人守護,但是跡象表明,盜墓賊很猖狂,還是盯著這里,為了避免造成損失,不得不大面積發掘。”

    在歷時4年實際工作時間3年中,寧靜的大河口村附近掀起一場牽涉到全國范圍內的考古熱,不僅有山西省文物局的考古工作者,參與的還有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所文物研究保護中心、中國科技大學科學史與科學考古系、山西大學文博學院考古專業、黑龍江文學院考古專業的工作人員和學生。“有干部,有技工,有教授專家學者,有博士、碩士研究生和本科生,還有150名經過我們培訓的民工,大家都付出了智慧和勞動。所有的發掘面積,都是一鏟子一鏟子過了好幾層的。”謝堯亭說。

    截止到20115月底,該次考古發掘工作,發掘面積超過15000平方米,發現西周時期豎穴墓585座,車馬坑24座,發現50多座東周時期的灰坑窯穴和1座房址,還發現了4座晚期古代墓葬。發掘出土青銅器、原始陶器、玉器、漆木器等珍貴文物共15000余件套。

    用碩果累累來形容,毫不夸張。

  C 當之無愧的NO.1

    謝堯亭說,在發現盜墓之初,工作人員對于墓地的時代、范圍、墓葬的規格及等級等等需要知道的情況均不了解。于是進行了初步勘探。勘探的結果,是發現墓地面積大,有大型墓葬,考古隊試掘了6座墓。

    也許是這片沉默了近三千年的墓地急于表明自己的地位和身份,高潮就在試掘階段驟然出現。

    6座墓葬里被編為M1是當之無愧的老大。M1口小底大,深近10米,一棺一槨,發掘到墓室二層臺也就是和棺上表面的幾乎平行的位置時,墓室四壁總共發現壁龕11個,壁龕內放置有漆木器、原始瓷器、陶器等物。

    發現的漆木器有坐屏、俎、罍、豆、壺、案、犧尊、方彝、杯等物,杯有多樣,有雙耳杯、單耳杯、角狀杯等等。在二層臺平面上有漆木盾,漆木傭。山西西周墓地漆器較多,但是保存狀況極差,像大河口M1這樣種類多、保存相對尚好的不多,而且,在以前發掘的西周墓葬中,還從來未出現過的漆木傭。也就是說,這是首次,也是目前中原地區墓葬中發現最早的漆木傭。

    接下來的發掘讓考古隊員越發興奮,墓室內棺槨之間及二層臺上發現有帶木柄銅兵器和漆木盾牌等,在棺槨之間或棺蓋上發現了大量的青銅器、原始瓷器、陶器等物。

    去除棺槨遺存后,一具腐朽的人骨出現了,頭頂朝西,身體向上,仰身平躺,用考古專業術語說是“仰身直肢”——古代人有俯身葬、曲肢葬,俯身葬即趴著被埋的,曲肢葬則據說是模仿人在母體未出生時的造型。

    尸骨平平淡淡,坦誠相見,但是墓主人現身的一刻稱得上“豪華出場”:其頭前部放有青銅食器、水器、酒器之類,其身上佩戴著多種串飾,手里有手握,耳部戴有玦,耳內還塞有瑱。

    從墓主人的牙齒看,他死亡的年齡大概在4550歲之間。那個時候人的壽命大多不超過55歲,此人也算長壽。從隨葬兵器和骨骼來看,他是名男子。

    墓主人的身下還藏有一個小秘密。隔著棺槨底板的墓室底部有一腰坑,在對這一腰坑進行清理時,考古隊在坑內發現了一具狗的尸骨,根據骨架的大小判斷,是一只未成年的小狗。

    俗話說,“臨死還拉個墊背的”,在當今看來惡毒的腰坑殉葬儀式,在商和西周時的中國北方極為流行,東周時期逐漸衰弱,戰國以后消失。在大河口墓地中未發現殉人,相對于殘暴血腥的活人殉葬,拿狗墊背而非拿人“墊背”,已經是進步的跡象、文明的曙光了。

    在大河口墓地腰坑殉狗比較普遍,但NO.1不愧是NO.1M1墓主比別人多了一只狗,還是只成年狗,這只狗不是出現在腰坑,而是棺外的二層臺上。

    謝堯亭說:“埋人之前,都會舉行一個祭奠活動,所以,我們發掘出的腰坑實際上就是個祭奠坑。腰坑內一般是放一只未成年的小狗,這應該也屬于祭祀的一種形式。M1用大狗來殉葬,有可能這只狗是墓主人生前所飼養的。另外,殉大狗或許是要守護主人安全,或者用來避邪。”

  D 發現了個“霸國”

    M1墓葬中出土的青銅器數量最多,共60余件,包括禮器、樂器、兵器、工具、車馬器等,青銅禮器中有鼎24件,其他青銅器還有簋9件、鬲7件、甗1件、盤1件、盉1件、觚1件、爵6件、觶8件、尊2件、卣4件、罍1件、單耳罐1件、斗1件等,樂器有銅鐘、鐃等38件。木盾牌青銅飾、兵器戈、戟、矛、鉞等30余件,都具有非常高的價值,很多兵器遺存有木柄,銅工具包括斧、鑿、鏟等。銅車馬器有銅掛韁鉤、鑾鈴、車轄、當盧等。另外,考古隊還發現了大量的玉石器、骨器、龜甲、鹿角、蚌器、貝等隨葬品。

    讓人驚訝的是,鼎為重器,一座墓葬中共發掘出24件銅鼎,在現有的西周墓葬考古中也屬稀有。謝堯亭說,這個數量甚至超過在附近發掘的許多晉國國君的墓葬。

    如此大的排場,墓主到底是什么來頭?

    死人不會說話,但是隨葬物品尤其是青銅器一定會透露他的身份。果然,考古隊在清洗整理青銅器物的時候,從一件青銅器蓋子內部發現了銘文,銘文共11個字,里面一個很關鍵的字“霸”。這個蓋子的揭開,意義非同一般,相當于開啟了一個推定墓主人身份的通道。

    隨后另外幾件器物的銘文都顯示,它們要不就是一個叫“霸伯”的人給自己鑄造的,要不就是別國的國君做了之后送給“霸”的。“霸”就是一個國家,“霸伯”是這個國家的最高領導人,大河口墓地群屬“霸”國人群的墓地。集納所有的資料可知,霸國和燕國、晉國、倗國以及周王朝都有交往。M1霸伯墓中,有一件倗國國君倗伯做的青銅盆,謝堯亭推測,應該是霸伯死后埋葬,倗伯給他送的。這種禮儀相當于現在朋友去世送花圈、挽幛。

    從大河口墓葬情況推測,“霸國”應是從西周早期一直延續到了春秋初年,至少經歷了十代諸侯。

    明明有這個國家,但是,我國所有的文獻中,從來沒有出現過這個國家。文物考古工作者只是在別的地方發現過“霸”國所做的青銅器。“霸”器曾見于以往的古文字著作中,在《殷周金文集成》中著錄有“霸姞作寶尊彝”鼎簋,而過去發掘的墓地中,例如在西周晉國的曲沃縣曲村墓地就已出土了一件“霸伯作寶尊彝”銅簋。但是,僅僅憑著這些,那時的考古人員不可能確定有一個叫作“霸”的國家。

    可以這么說在大河口墓地發掘之前,人們對霸國的存在簡直一無所知。即使它的器物在別的地方出現,研究者也是一頭霧水。

    為什么霸國隱姓埋名了3000年?“兩種可能,要不歷史文獻中曾經有過關于霸國的記載,后來遺失不傳了。要不就是霸國本身在那個時代影響力太小,沒有什么值得記載的內容。在西周時候,小的諸侯國很多,以族為國、一族一國或者說國族一體常見,像霸國這樣沒有記載的應該還有。”謝堯亭說。

    不甘被歷史遺忘的霸國終于有了出頭之日,這對于考古工者來說其意義之重大更是不言而喻。“一個歷史文獻上沒有的國家通過實物展示出來,這是一個填補空白的成果。假如我們發現的是晉國或者別的人們知道的國家,那么這次考古的意義就是對以前成果的補充,價值大打折扣。”謝堯亭說。

  E 戎狄之國

    在未發現“霸”字之前,考古隊就已發現大河口墓地與之前發掘過的絳縣橫水倗國墓地非常近似。墓主絕大多數頭向西,有腰坑殉狗,尤其是M1墓葬上有四個斜洞,很多跡象和橫水墓地更是顯示了相同相近的文化習俗。“我們多年考古的經驗,西周時候在晉南生活的人,埋葬規律是這樣的,周人頭向北,唐人頭向東,狄人頭向西。這和宗教觀念有關。倗國就是狄人的諸侯國。霸國也應該是。”謝堯亭說。

    直到霸的銘文出現在青銅器上,進一步考證發現,處于大河口的霸國,是西周時候被視為少數民族的狄人建立的諸侯國。

    東夷、南蠻、西戎、北狄,這是西周東周時期處于優勢統治地位的中原華夏族對周圍民族的稱謂。但是這樣稱謂非常之籠統,其內部各支有著細致的名稱,而且蠻夷戎狄以及華夏族一直交叉雜處,一直處于融合的狀態中,尤其是戎狄兩族,研究者認為實際上很早就是戎狄一體,掰扯不清楚了。

    霸被認為是戎狄之國,和“霸”字本身有關。

    謝堯亭講,按照古文字學,在上古音中bp不分,因此在古代,“霸”字既可讀作bà亦可讀作pò,這就意味著“霸”國在過去或許也可稱為pò國。而同音字“魄”字的右半邊是個“鬼”字,所以,“魄”字和鬼有關,而鬼又與鬼方有關。鬼方是夏商時期的戎狄族建立的方國,在東周文獻中有明確記載,“鬼方”的人姓“媿”,在歷史上有狄人媿姓的定論。

    還有一個證據那就是西周封晉。周武王姬發的小兒子叫姬虞,是周成王之弟。成王時,處于今天翼城一代的唐地的商時原居民作亂,周公平亂后,把唐封給姬虞,因此他在歷史上被稱為唐叔虞,史料記載,唐叔虞受封唐時“并賜予懷姓九宗,職官五正”,懷同“媿”,也就是戎狄之人,意思是讓他領導的居民中不僅有唐人,還有多支戎狄族人,后姬虞的兒子燮父徙居晉水旁,改稱晉侯,這就是晉國的淵源。

    從此可以推測,翼城大河口西周墓地埋葬的人,很可能就是姬虞封唐時的“懷姓九宗”,如果九是實數,那么大概就是九宗中的一宗了。

  F 他們的消失

    在發現“霸”國之前,一般研究者都會認為大河口一帶理所當然是屬于西周時期晉國的原本管轄范圍。而此次“霸”國的發現,則否定了這一常識。在距離晉國國都如此之近的范圍內,居然還有一個諸侯國存在,不得不讓人驚訝。

    其實再回頭看晉國的歷史,也許就不奇怪了,在姬虞封唐時,他不僅得到了土地和居民,而且周王朝還給他一個治國方略,那就是“一國三制”,也就是要求他對商朝的原居民實行商的制度,對于戎狄之人不要違背他們本來的禮俗制度,一句話,具體問題具體對待,不要強求而至亂。也許,這正是霸國以及倗國得以存在的一個理由。

    從地域范圍考量推測,霸國屬于小國,晉國曲村墓地的墓葬多達20000多座,而霸國大河口墓地的墓葬僅有1500座左右,人口規模都小很多。在君主稱謂方面,晉國的君主被封為晉侯,而霸國的君主則稱為霸伯。謝堯亭推測,霸國要不屬于晉國統治,要不就是在他們之間存在一種監察監管制度。

    晉國在春秋時候國力強盛后大肆擴展,成為了春秋五霸之一,而根據大河口墓地的考古發現霸國消亡的時候,正是晉國晉武公、晉獻公大力擴張的時期,它最大的可能就是被晉國兼并了。

    戎狄這個民族實際一直處于和華夏族的融合同化之中,據研究,到戰國時期他們就和華夏族基本融合,華夏族再經過春秋戰國和秦兩個民族大融合時期,在漢代融合為漢族。

    目前,大河口墓地考古現場工作已經基本結束,已進入室內整理階段,更多的研究結果將陸續公布。本報記者 呂國俊 胡增春


  發掘現場深度揭秘:“考古不是挖寶” 

    526日,在翼城大河口墓地考古發掘現場,一個個或長或方的“坑口”鋪陳在赤裸的黃土中,雖然大小不一,深淺有別,但不僅毫無凌亂之感,已經清理過的墓葬內部甚至可以用“整潔”來形容,從高處看,幾乎是一副有意為之的藝術品。

    位于現場西北角的三名工人正在進行考古作業。正是下午時分,在墓坑西邊的土堆上立著一個長方形的架子,上面蒙了一塊編織袋縫剪的布,聊以抵擋毒辣辣的陽光。墓坑內,一位工人師傅一手拿著手鏟,一手拿著毛刷,仔細辨別著在常人看來根本沒有區別的土壤顏色,鏟幾下,再把鏟下的土刷過,精心如雕琢。

    這是大河口墓地發掘的最后一座墓了,而且已經進行到了棺底板,工作人員鏟刷的目的就是把棺底原本每條木板間的輪廓分出來。而實際上,他們自己都可以推測出來,整個墓葬內只剩下棺底板下的那個可能存在的腰坑,如果有腰坑的話,里邊也不過是一具狗的尸骨。

    這樣做有價值么?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長、大河口墓地聯合考古隊領隊謝堯亭的解釋是:4年以來,585座墓葬中每一座都是這么過來的,這樣的苛刻程序會防止出現任何遺漏,而考古發現很多來自意外。

    “考古不是挖寶。”謝堯亭說。這原本是一本書的名字,他把自己買下后仔細勾勾畫畫過的那本書借給記者看。書的作者叫高蒙河,和吉林大學考古系畢業的謝堯亭師出同門。

  啥是探方?“正方格子”必須挖

    在考古現場,規則地排列著幾溜土臺,考古術語那叫關鍵柱,關鍵柱的前身是探方。所謂探方,就是田野考古現場把發掘區劃分為若干相等的正方格,以方格為單位,分工發掘,這些正方格就叫探方。探方由主體、隔梁、關鍵柱三部分組成,關鍵柱就是隔梁的交匯點,最后隔梁都打掉,關鍵柱則要保留。

    探方的方向一般為正方向,即磁針指向。這樣做的目的既便于測量,也有利于以后的發掘。關鍵點很關鍵,相當于坐標點。

    謝堯亭說,進入大河口墓地的探方,他們是按照10米×10米一個布置的,這樣的探方共布置了100個,隔梁寬1米,也就是探方內為9米×9米。每個探方內又分成四份,叫小探方。

    在布好探方后,考古隊員以“之”字形選擇法,在選中的探方中進行小探方試掘。

    這樣做可以實現的目標是,了解到地層的堆積情況,確定早晚關系,先挖晚的,后挖早的,按原貌揭露遺跡,尋找到當時地面的原貌,還可以了解到墓口的高度。

    為什么要看到當時的原貌?謝堯亭解釋說,在原貌揭露后,假如發現兩個墓葬間有一條路,那么這兩個墓葬間就有了緊密的聯系。比如說一個房子通過一條路連著一個菜窖,那么就可以推測出,這個菜窖就是這個房子主人的。

    布探方是在考古現場要發掘的第一步,僅此,就把考古和挖寶區分開很遠的距離。

    盜墓賊的目的很單一,在保證安全的情況下,用最直接的辦法把墓里的東西一掃而空就是勝利。而考古需要的是最大可能獲取信息。

    聯合考古隊按層位發掘所有探方墓口上文化層,暴露墓口,拍攝探方全景照后,打掉隔梁,然后將每座墓葬下挖30厘米,對墓葬進行統一測量繪圖、航拍、編號,再按計劃有步驟地發掘單個墓葬。

    大河口墓地沒有發掘到當時的地貌,3000年的歷史中,人類的活動加上大自然的破壞,不知道何朝何時這個地貌就被破壞得不見一點痕跡了。

    謝堯亭說,探方做了也許發現不了有價值的東西,但不允許不做。

  像手術刀一樣切剖面

    墓葬發掘的第一步就是發掘墓葬填土,在這一過程中,謝堯亭和同事們嚴格按照作業程序,采取了中剖面或者半剖面的發掘方法,也就是每座墓葬視大小在其中部或者一側預留剖面,等發掘到一定深度,進行照相繪圖后,再打掉剖面繼續向下發掘,也繼續留剖面。

    這樣做的目的在于觀察墓葬填土的層次和結構、構筑方式以及墓土的塌陷方式。

    觀察到填土方式有意義么?有。還是要獲取信息。謝堯亭說,看古人埋葬時怎樣把填土一層一層填進去的,如果能夠找到給填土打夯的夯窩,還可以推測古人用的是什么打夯工具,鐵的、木頭的還是石頭的。使用工具就是推斷生產力發展的一個重要信息

    嚴格做剖面倒是讓考古隊有了明顯的收獲。

    考古學術語有一個叫做“二層臺”,也就是在土坑豎穴墓接近墓底的四壁臺階,叫做二層臺。如系挖墓時預留的臺階,叫做生土二層臺;如系下棺后另行夯筑的臺階,叫做熟土二層臺。“以前考古界有爭論,墓葬中是不是真有二層臺,這回我們通過剖面不僅證明了有,而且總結出經驗,二層臺上一般要放置器物,而且大河口墓地有的墓葬二層臺上有殉狗。也就是說,那時候埋葬死者的時候,還要在二層臺上舉行一次葬禮中的儀式。為什么這樣做,研究起來就可以推測當時人們的宗教禮儀、思想觀念。俗一點說,以鬼推人么。”謝堯亭說。

    而且,謝堯亭說,下雨進水或者后代的澆灌等原因,豎穴土墓一般都有塌陷,之前,他一直以為,墓土就是從最上面一層一層塌下來,當時的地面會形成一個坑,但是通過做剖面才知道自己想當然了,墓葬填土的塌陷經常是從內部開始的,往往在墓內二層臺上形成一個一個懸空,如果不加注意,會使填土內的器物懸空掉落造成損壞,而且,一旦在發掘中發現有懸空,就可以推測要接近棺的蓋板了。

  發掘過程事無巨細不厭其煩

    墓葬填土采取半剖面或多剖面結合的發掘方法,逐層發掘,而且還要遵循圖、表、文字、照相、錄像相結合的原則,保證及時做好記錄、取樣以及現場文物保護工作。

    每發掘出一件文物,考古隊都要對發掘出的器物進行全程的圖紙、照片、錄像、編號等資料留存。

    在核對無誤后,他們還會專業地清洗每件出土文物,清洗過后,如果原本已經損壞,還需要對其修復;修復之后,再來一遍繪圖、照相、拓片及檢測分析等工作,陶器、玉器、青銅器的形狀、尺寸、紋飾、鑄造方法、產地等屬性都要進行全面描述,并據此制作專屬的卡片及詳細檔案。

    可謂不厭其煩。

    在這個聯合考古隊中,有5位干部來負責管理工地,并對墓地發掘中遇到的問題加以協調;有20位左右的專業技工負責對墓地發掘過程及出土器物進行全面記錄、繪圖、照相等技術工作。

    即使是聘用的農民來進行墓地發掘等體力工作,也經過嚴格的培訓。

  跨省整體搬遷墓葬是一大創舉

    20101217日,大河口墓地考古現場異常熱鬧,一臺大型吊裝起重機開到工地上,兩個包裹嚴實厚密的白色套箱被吊裝上了一輛平板卡車,緩緩駛出工地,逐漸走遠。不明就里的看到了紛紛猜測,難道是整整兩箱子寶貝?運到哪里去了?

    這兩個箱子確實是寶貝,它是本次發掘考古工作的一個創新之舉。運走的不是金銀玉器,而是兩座墓葬,它們被設法整個兒從原地搬走,運到了位于河南省安陽市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安陽工作站。

    為什么要這么做?費事又費錢啊。

    這是一個考古上的創舉。“我們現在的墓葬考古發掘就是一個逆程序。古人怎么埋下去的我們倒著來做。對于一個墓葬側面或者底部,除了破壞拆除幾乎看不到。這回我們和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文化遺產保護研究中心合作,做了一次實驗,把兩座保存較好、相對復雜的墓搬進室內,好處很多。進入實驗室我們可以從各個角度去端詳古墓葬了,任何一個角度都可以。”謝堯亭說:“當然,創新不是這樣一遍就是創新了。還有更多的考慮:一些不容易現場考古保存的器物比如漆木器、錫器在室內都有好的辦法保護。在野外考古,好多事情做不來,比如說,古人下葬的時候肯定都是穿著衣服的,不會光著身子,東周文獻就明確記載著墓主人不止穿一套衣服,多的甚至會穿19套衣服。應該還有被子褥子,即使年歲長久腐爛了,也會留下細微的跡象或者碎片,雖然我們現在只能看到墓主人的骨架,但其肌肉在腐朽的過程中,穿在身上的衣服也肯定粘附在了骨架上。從理論上講,利用現代化科技手段應該是能鑒別出衣服的材質,可是,這些東西野外都沒有條件保護,刮風下雨等等情況既不允許做太細的工作,也會形成破壞。現在搬到室內,想做多長時間都可以,各種儀器都在手邊,隨時可以取樣化驗。考古能不能發現是一回事,發現了能不能保護才是難題。”謝堯亭說。

    據了解,現在聯合考古所已成功地復原出了大河口墓地幾件衣服的絲織物,大河口人穿的衣服是什么材質,一定會有一個結論。錫器原本是古代墓葬陪葬品,但是因為年代久遠損壞嚴重,往往提取不了,進入實驗室考古后,古人用的錫器也有可能完整保留下來。

    為了達到最好的效果,大河口墓地聯合考古隊還有多種發明創造,他們自制了可以伸縮的正投影遙控照相設備,還利用氫氣球搞了航拍,效果都很好。

  科技考古人才還是缺乏

  “如果把考古的所有疑問都列成問題進行研究,我保證大河口的考古課題100個都不止。但是限于現在的條件,很多事情我們做不了。科技考古水平還是有限,科技考古的人才更是缺乏。”謝堯亭遺憾地說。

    他舉個例子,在本次考古中,他要求對每座墓葬中的每個器物內部的土樣取樣,外部土壤取樣,墓葬里面的、外面的、生土、熟土都取樣,密封好后標識出來要進行化驗。化驗可以解決好多問題,比如說一件器物,原本考古專家定論是酒器,可有沒有可能是水器呢?化驗一下器物內的土樣,如果有酒的殘留物就是了,如果沒有則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也可能化驗出來動物脂肪,證明它是食器。而且,還能知道在隨葬時里面是放了東西的還是空的。“放沒有放東西都是一種研究結果。考古就是一門實證科學,原則就是求實求真。”謝堯亭說。

    但是,謝堯亭遇到了難題。這么大批量的土樣化驗檢測,需要通過專業人員去搞,哪個研究機構愿意承擔這樣耗時費力的工程?不是考古人員不是考古研究機構,有人愿意去做么?可是沒有人做,取土樣又何必呢,“而且,如果要化驗,還需要及時,過一段時間變質了,即使化驗了,也達不到原來的效果啊”。

    考古是一個系統的工程,環境考古、植物考古、動物考古、體質人類學……幾乎都可以分列成為專門的學科,需要多學科綜合,但是恰恰缺乏這樣的人才和機制。“其實,所有的發掘都是破壞,無論是考古還是盜墓,尤其是在科學技術手段還解決不了很多考古發現疑問的時候。我非常贊成我們國家的現在的考古原則,保護為主,搶救第一。能不挖的盡量不挖,留給后人,等科學發達了,他們一定能夠研究出更多的成果,解答更多的疑問。”

    謝堯亭介紹,我國目前的考古工程分為三種情況,一是配合基礎建設工程的考古,二是搶救性的考古,最后才是為了解決一定的歷史問題小范圍地選擇組織的考古,很少主動發掘。

    大河口墓地考古就是搶救性的考古,盜墓者已經對其有了破壞而且還在尋找一切機會下手,所以不得不全面發掘了。

  考古究竟是為什么存在的

    在采訪的最后,記者問了謝堯亭一個根源性的問題:考古究竟是為什么而存在的?不會是僅僅是滿足人們的獵奇心理吧?

    謝堯亭拿著《考古不是挖寶》中自己勾畫過的一段文字給記者看:

    考古學是可以研究人類過去的99%的部分的惟一科學。只有考古學能夠告訴我們過去的真正具有根本意義的事件——人類是在何時何地以及如何出現的;藝術、技術和文字的發展;農業、復雜社會、城市化的起源和發展。這些還只是遍布全世界的研究者、殫精竭慮地加以研究的各種各樣的大量課題中的幾個,而在每個領域都有大量的工作仍然有待去做……如果我們要知道我們正在去向何處,那我們就需要追溯我們的軌跡,去看看我們來自何處……

    總結這段話的,是英國考古學家保羅·G·巴恩。記者 呂國俊 胡增春 


  考古,是一種文化搶救——對話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所長宋建忠
 

    在第6個中國文化遺產日到來之際,“2010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終評結果9日在京揭曉,我省申報的翼城大河口西周墓地成功入選。為此,本報記者對話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所長宋建忠,揭示它所蘊含的文化價值,回溯和展望山西考古。

  大河口西周墓地的價值

    山西晚報:首先對“翼城大河口西周墓地”入選“2010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表示祝賀。到目前為止,山西進入“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達到1112次,這在全國處于一個什么樣的位置?

    宋建忠:從1990年開始舉行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評選活動至今,我們山西共12次獲此殊榮。截至此次第21屆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的揭曉,山西在總數上位于全國第六位。由此可見,除地上豐富的古建筑遺存,山西地下埋藏的歷史文化遺產,在全國也處于比較重要的位置。

    山西晚報:翼城大河口西周墓地的發現,有著什么樣的意義?

    宋建忠:首先,它的發現使我們有機會認識文獻中沒有記載的西周時期“霸”國的歷史文化面貌。其次,由于該墓地的時代縱貫西周始終,出土大量珍貴文物,又有大量青銅器銘文發現,為我們研究西周提供了一批重要的實物資料。再次,該墓地出土了大量精美的青銅器、玉器、金器、骨器、漆器等器物,讓我們再一次領略到西周時期精湛的手工業技藝。

    山西晚報:近年來山西考古發掘成果豐碩,無論是史前考古、夏商周考古,還是北朝、隋唐、金元時期考古,都引起極大關注。那么山西考古的特色是什么?

    宋建忠:山西考古的特色主要是由山西的人文地理環境、歷史文化地位等方面因素綜合決定的,就山西60年來所做的考古工作來看,主要集中在四個方面:

    一是古人類文化遺存豐富。我省發現舊石器時代文化遺址300余處,數量居全國之首,以西侯度、丁村、柿子灘為代表的舊石器時代早、中、晚期遺存序列完整,在探索古人類的起源與發展、生存環境等領域都有著重要意義。

    二是文明起源研究優勢突出。新石器時代文化遺址遍布全省,陶寺遺址發現的等級分明的墓地、觀象臺遺存及宮殿建筑遺址等,是探索華夏文明起源與國家形成的重要地點,是“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工作的重點之一。

    三是晉文化研究特色鮮明。晉侯墓地和晉國遺址的發現與研究是兩周考古的重要內容,為我國“夏商周斷代工程”中西周紀年體系的建立提供了年代學標尺。近年來發現的橫水倗伯墓地、大河口霸國墓地等西周諸侯國墓葬,均不見于文獻記載,極大豐富了西周歷史的資料。

    四是中西文化交流研究位置獨特。大同與太原是北朝考古的重要領地,北魏平城宮殿基址及糧窖遺址等的一系列新發現,豐富了我們對北魏歷史的認識。北齊徐顯秀墓、隋代虞弘墓等的發現,為研究我國中古時期的中西文化交流增添了難得的資料。

  山西這塊寶地

    山西晚報:近代中國考古學的發端和建立,其實和山西是密不可分的。1926年,考古學家李濟主持了對山西夏縣西陰村遺址的發掘,標志著中國考古學的誕生。夏縣在晉南,晉侯早期墓地和晉國晚期都城遺址在晉南,這次入選“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的大河口西周墓地也在晉南,能否說晉南是山西考古的重地?

    宋建忠:從地理位置來看,晉南地處中原,土地平緩、靠近黃河,人口分布相對密集,從遠古時期就是人類活動較為頻繁的地區,從舊石器時代的西侯度、丁村、柿子灘遺址到新石器時代的陶寺、清涼寺、下靳墓地,再到商周時期的東下馮、橋北、晉侯墓地、晉國遺址,直到近年發現的絳縣橫水倗國墓地和翼城大河口西周墓地,這些重要考古發現都處于晉南區域。所以說,晉南不僅是山西考古的重地,也是中國考古的重要區域。

    山西晚報:這次翼城大河口的考古發掘,省考古所侯馬工作站是主要力量之一。在中國考古界,省考古所侯馬工作站似乎頗有些傳奇色彩。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曾經在侯馬搞過一次考古大會戰,影響深遠,不僅使晉文化考古取得重大突破,而且給全國考古界培養了一批人才。

    宋建忠:是的,1956年,為了配合侯馬建設,山西省文管會成立了侯馬工作站,開始了侯馬晉國遺址的考古發掘工作。國家文物局把侯馬作為全國考古發掘的重點地區,集中了當時國內考古界的眾多精英,展開了聲勢浩大的全國考古大會戰,發現了盟書遺址、鑄銅遺址等晉國晚期重要遺存,譜寫了新中國考古的重要一頁。

    從這個意義上說,侯馬工作站是新中國成立后第一代考古學家的搖籃。

    山西晚報:山西是當之無愧的文物大省,考古的貢獻有目共睹,下一步的考古重點和考古方向是什么?

    宋建忠:首先,配合山西省基本建設尤其是重點工程建設開展的考古發掘與文物保護工作仍是我們的重心之一。第二,搶救瀕臨破壞和盜掘的重要遺址和墓葬。第三,根據山西地下文化遺產分布的特點,開展對晉陽古城、天馬曲村遺址、蒲州故城等重要大遺址的整體規劃、保護、考古發掘與展示,推動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的建設。

  科技考古往往創造奇跡

    山西晚報:我們注意到,“翼城大河口西周墓地”發掘中使用了一些科技手段,出現了跨省、跨部門的合作攻關,這是否預示著考古發掘現場文物保護的一種發展趨勢?

    宋建忠:此次翼城大河口西周墓地的考古發掘嘗試和引進一些新的科技手段,比如邀請我國第一部車載文物保護移動實驗室對大河口墓地文物進行現場保護和信息提取,比如和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合作,整體搬遷墓地兩座中型墓葬開展實驗室考古發掘和保護工作。另外,在工地安全保衛上,也安裝監控設備全面監控考古發掘現場。

    多學科的合作一直以來是我國考古界秉承的科研習慣,翼城大河口西周墓地的發掘也本著盡可能全面地、科學地提取遺址本體的信息,通過其他科技手段彌補考古發掘過程中的不足與缺憾的態度,全面開展多學科合作。也就是說,在今后的考古發掘工作中,我們都會盡可能地邀請各個領域的專家,采取多種科技手段,互相印證分析出土文物帶來的歷史文化信息,能更好地保護文物,并更好地向公眾闡釋這些地下文化遺產的內涵。

  考古是一種對歷史的探尋

    山西晚報:考古是一種對歷史的探尋,可否也理解成是對文化的搶救?

    宋建忠:確實如此。由于考古發掘和研究的對象是古代人類遺存,毫無疑問考古就是一種對歷史的探尋。

    在經濟飛速發展、時代劇烈變革的今天,大批地下文化遺產面臨著或自然或人為的破壞,在這種嚴峻的情況下對這些珍貴遺址進行考古發掘和文物保護,無疑是對這些歷史文化遺產的一種搶救。

    山西晚報:普通民眾對考古的認識,一般都和 “神秘”“驚悚”等字眼聯系起來。就我所知,實際情況可能并不是這樣。事實是怎么樣的呢?

    宋建忠:因為考古所涉及的對象多是古遺址、古墓葬、古器物,它們都來自于遙遠的過去,所以人們才會有神秘之感。其實,考古是一門研究古代人類社會的學問,其目的是為總結人類的得失,進而為我們自身的發展提供借鑒。

    山西晚報:有一種說法,考古是考古工作者和盜墓者的賽跑。還有種說法,考古就是挖寶,如何理解這種說法?

    宋建忠:有人說考古是考古工作者和盜墓者的賽跑,那是因為確實有一些考古發掘是在被盜之后才開展考古搶救的,所以讓人產生一種錯覺。

    另外,“考古就是挖寶”的觀點,是因為許多公眾只看到考古出土珍貴文物背后的經濟價值,其實考古發掘更多的是眾多不起眼的殘器和殘跡,如石頭、瓦片、房基、道路等,但是這些破碎的遺存蘊含著豐富的信息,是我們研究古代人類社會的寶貴資料。

    山西晚報:這次大河口考古的保衛工作也有武警部隊的參與?

    宋建忠:是的,這次發掘我們得到武警山西總隊大力支持,臨汾支隊安排專門勤務分隊進駐考古工地,晝夜警戒,為考古發掘的順利進行和文物安全提供了有力保障。

    山西晚報:在一些省份,考古和建設開發經常發生矛盾和沖突。在山西的考古過程中,最大的難點是什么?

    宋建忠:國家對經濟建設中文物保護有著明確的規定,但部分建設單位在思想上只重視建設而忽視文物保護,這種情況比較普遍,由此引發的結果是:文物保護的工期不能保證,文物保護的費用也是一壓再壓,這是目前我們在文物保護工作中遇到的兩個最大難點。

  讓考古走向公眾

    山西晚報:我們知道省文物局、省考古所近年大力推進“公眾考古”,省考古所這方面的具體收獲有哪些?這次大河口考古中,有哪些公眾考古的做法?

    宋建忠:近年來,我們考古所積極開展各種類型的公眾考古活動,有公益講座、考古發掘現場觀摩、考古文化周、文化遺產日宣傳以及招募考古志愿者參與考古工作等多種公眾參與考古的形式。一方面,通過考古專家對考古發現的宣傳與解讀,使公眾更多地了解我們山西的歷史文化,了解人類的過去,了解考古的真實面貌,另一方面,帶動一批熱愛歷史熱愛考古的公眾與考古專家一起,探尋過去,并自覺自愿地加入到文化遺產保護的行列中來。

    這次大河口墓地發掘也選擇性地吸收一些高校學生參加到實際考古發掘工作中,并對媒體全面開放,希望借助大眾傳媒這個平臺,與公眾共享考古成果。

    山西晚報:公眾考古的受眾面下一步是否還將進一步拓寬?下一步還有哪些打算?

    宋建忠:由于考古與文物的特性,我們公眾考古的形式與模式目前仍處于探索階段,公眾考古的受眾面也還局限于有選擇的范圍之內,但我相信在保證文化遺產本體安全的前提下,我們會逐步拓寬公眾考古的受眾面,以恰當的方式與途徑向最廣泛的群體開放。下一步,我所的公眾考古工作也會借助我省大遺址保護現場和網絡等載體,進一步探索文化遺產保護全民化的途徑,實現我們開展公眾考古的終極目標。記者 呂國俊 特約記者 鄭媛


  
相關閱讀:翼城大河口西周墓地“霸國”完整現身

 

大河口西周墓葬中出土的兵器,木柄猶存,全國罕見

 

 

 

 

 

 

 

 

 

 

 

 

本文來源:山西晚報;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ctyu.icu ( 2011-06-14 )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尋找失落的山西古國系列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工作QQ:3786689   國際域名:http://www.tctyu.icu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晉商文化    山西紀實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滄桑    大同煙云    文化論壇

太 原 道 >> 山西紀實 ∣ 本站導航 ∣ 更新記錄 ∣ 版主介紹 ∣ 制作手記 ∣ 給我留言 ∣ 給我寫信 ∣ 加入收藏

大乐透后区和值走势图500期 江苏快三包胆投注方法 21点什么叫分牌 时时彩现场开奖直播 买彩票技巧 创富彩票导师 百人牛牛闲家稳赚攻略 怎样买竞彩足球稳赚 金牛彩票进不去 6狮娱乐 重庆时时彩技巧后一位